富二代、貧二代和權二代(圖)

2013-11-20 22:42 作者: 張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富二代
(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3年11月20日訊】富二代的名聲近來很響。在大眾,是痛恨他們的張揚,輕裘肥馬(寳馬車),十步殺一人(斑馬線上撞人)。在富一代或者富二代,則是犯愁如何接班,能不能接班。

富二代的接班問題,是個古老的難題。自古以來,中國富商的事業,總是傳不下來。二世、三世即斬。因此,中國罕有像歐洲甚至日本那樣七八百年的企業。資本主義,總也長不起來,老是萌芽。近代以後,海外的華人企業,也面臨同樣的難題,在上個世紀70年代,海外中國學者就已經探討過。從晚清到民國成長起來受過良好西式教育的一代企業家,他們中有些人已經開始探索一條不同於傳統的企業傳承之路,但是隨著他們1956年因政治原因退出歷史舞臺,這一代人基本上被格式化了。因此,改革開放後先富起來的一代,依然要再一次面對傳承的難題,而且沒有任何前人的經驗可以汲取。

同時,由於先富一代人出身參差不齊,很多人是出身草根,沒有受過多少教育,而且忙於打拼,無暇顧及子女的教育。因此,富二代的教育狀況,有相當比例的人情況堪憂。惹人痛恨的飆車一族,也許還不算最糟的,吸毒嗑藥者,也不在少數。很多富一代,對於子女沒有什麼要求,只希望下一代不再像他們那樣吃苦奮鬥,能享福就享福,自以為已經掙夠了可以讓後代享福一輩子的錢。至於事業的傳遞,並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

所以,富二代之中,有相當比例的人,似乎注定要成為敗家子,重演多少輩子,父輩創業,子代敗家,崽賣爺田的悲劇。對於這樣的富二代,即使有關部門或者某些社會團體急來抱佛腳似的強化培訓,估計效果也不大。當然,富二代中,也有比較出息的。受過良好的教育,出國讀名牌大學。而且有些人也有志接班,把父輩事業發揚光大。但是,他們又碰到另外的難題。有些人雖然受的教育不錯,但志向卻不在企業經營,也許熱愛藝術或者別的什麼。有些有志於家族事業的,由於受過新式企業管理,對於父輩老一套的經營方式不以為然,但回國後卻水土不服,完全不能適應中國的社會和政治法律環境,不知道如何施展拳腳。同時,目前中國的生育制度,獨生子女的條件,給富一代的傳承問題,提出了更加嚴峻的課題,使得他們在選擇接班人的時候,面臨更大的難局。

比起富二代來,貧二代的問題,也許更加令人困擾。無可諱言。比起先富起來的第一代人來,現在白手起家的奇蹟,越來越少見了。從一個小販變成巨富的故事,現在似乎真的成了神話。現階段的中國社會,階層固化的現象已經出現。現在被視為弱勢群體的那一部分人,他們的第二代,即使少部分上了大學,改變身份地位可能性,也比從前小得多。在改革之初的那幾代人中,上大學是個命運的分水嶺,但是現在這種分水嶺已經不明顯了。也就是說,現在貧困的群體,他們的第二代,還有最大的可能依然是貧困的弱勢。

代表身份地位固化的群體,最明顯的是被稱為權二代的官員子弟。高幹子弟藉助父輩勢力經商的故事,還在延續,但另一種官宦世襲的苗頭卻已經出現。在很多地方,一定級別的官員子女,無論所上的大學優劣,甚至在國內上不了大學,花錢送出國,拿了不知什麼來頭的國外文憑,回國之後,進入仕途,在父輩的蔭庇下,就會官運亨通。在歷史上,官僚世襲,或者變相世襲,是歷史最糟的一種制度。比貴族封建制還要糟。貴族世襲制,至少貴族還會對自己所有的土地和人民負有責任。而世襲官僚制土地和人民是國家的,官職和特權是自己的。就像托克維爾所說的大革命前的法國貴族那樣,既享有特權,又不負責任。顯然,這樣的權二代,最為人們所痛恨。

富二代、貧二代和權二代的問題,實際上改革進程中,社會政治環境和制度滯後,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即便是改革的第一代人,對此也認識不足。以富一代為例,他們往往習慣於對於制度和法律的問題,通過給制度內的官員個人建立關係來解決。在轉型的某個階段,這種個人關係,甚至還可以給他們帶來某種特權,方便地分享國有資產的流失,便利地壓榨弱勢群體,不擔心有工會的干預,罷工的威脅。在身份階層固化的過程中,富一代的民營企業家,往往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一旦權一代和權二代起來吞噬和侵奪民營企業的時候,這些民營企業家往往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即使奔走呼號,也無法引起社會的同情。不考慮制度的變革和改進,只熱衷借用腐敗的潤滑劑,通過建立個人關係牟取利益。這樣的短視,勢必會付出代價。最大的代價是,富二代和權二代被民眾視為一丘之貉,喪失了作為精英階層的威信和地位。

富一代事業的傳承問題,只有靠現代企業經理人制度和資本社會化來解決。而這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只能是市場進一步規範,政治和法律制度的進步,才有可能。否則就只能守著家族企業的小攤子,一旦攤上不肖之子,家業就敗掉了。同樣,嚴重威脅社會穩定的貧二代問題,也是一個制度問題。存在貧富差距不要緊,如果社會制度不能保證窮小子經過奮鬥發跡,連一個都實現不了。那麼,問題就大了。接代的貧困,就會產生巨大的絕望,最後的結果就是玉石俱焚。當然,可以預計,權二代如果普遍地接了班,那麼他們會比他們的父輩更加瘋狂地吞噬財富,尤其是吞噬已經成為大魚的富二代。而為了避免被吞噬,富二代則會跟古代富商那樣,積極進入仕途,把自己變成權二代。這樣的話,也許到了某個時候,社會會出現這樣的局面:一邊是少數人上人的權二代,佔有壟斷所有的資源,一邊是貧窮傳代的貧二代,富二代極度萎縮,畸形的兩極分化。到了這個地步,社會離崩盤也就不遠了。

其實,儘管富二代、貧二代和權二代勢同水火,但從長遠看,他們實際上是在一條船上。對他們利益最大化的選擇,是共同奮鬥,改進我們的環境和制度,使得這三種人可以相互互換。只要個人奮鬥,有才能,就能改變命運。社會不會因週期的動盪而財富盡毀,重演中國歷史一次次從頭開始的悲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