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看」高官和高管比薪酬(圖)

2013-11-25 00:30 作者: 黎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高官和高管的區別在哪裡?
這是中共的高官還是高管?(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11月25日訊】音樂作品或樂章的旋律主題叫「主旋律」,符合掌權方面利益的文學藝術以及學術、新聞作品,更叫「主旋律」。而今這個詞有了新用法,媒體有報導稱,「國企高管降薪成為主旋律」。

近日,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牽頭進行的針對央企和國企高管收入的調研已基本結束。調研發現央企和國企高管收入存在較大不平衡狀況,也存在極個別國企高管領取近千萬元薪酬的現狀。有關主管部門正在準備採取多項手段控制規範央企、國企高管薪酬。

國企高管降薪(的主張)「成為主旋律」,也就是說以往不是主旋律,過去這主意處在下風,或者兩派意見僵持不下,而如今,風向有變,並且「東風壓倒西風」,這意味著對央企、國企高管將出臺降薪動作。

民間和國企底層員工,一直抨擊國企高管的天價薪酬現象,對其生成機制更是滿腔怨恨,降高管們自定、自肥的薪酬,公眾輿論對此自然會一邊倒地支持。那些國企高管實在太不像話,他們不和國內工薪階層比薪酬,也不比市場化條件下的經理人招聘,又不管自身所在國企與別國企業的不同,卻偏要和發達國家大型私企的高管比薪酬額度,講什麼和世界接軌,接他爹的鬼啊!

國企高管有多大本事,一較真還真讓人糊塗。反正誰上去幹都幹得了,誰幹了也都會宣傳出個碩果纍纍。壟斷的行業和技術,無需英明領導也玩得轉;納稅人不斷割肉沖壞賬的銀行裡,一隻狗坐在行長交椅上,那肯定就是一傑出金融家。

在國際市場有競爭對手情況下,賺不了錢也沒關係,高管薪酬和利潤掛鉤的理由擺不出來,那就講另一番道理。中遠集團「一家虧損抵行業四大龍頭」,巨虧104億元而公司各方面花銷仍然不菲,人工成本35.2億元,業務招待費為2.36億元。23名關鍵管理人員年度報酬總額為1547.05萬元。董事長魏家福說:「黨中央、國務院瞭解中遠,我就足夠了。」這人一著急,把央企高管的看家本事都亮出來了。

「這是可恥的!」這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上任後不久說的,他指的是這種現象:在數以萬計的美國人丟了工作的時候,企業的管理者卻正在享受著自己奢侈的生活;當銀行系統正接受納稅人數十億美元救助金的時候,紐約的金融機構高管卻拿走了184億美元的獎金。而副總統約瑟夫•拜登得知這一情況後說的是:「我想把這些傢伙關禁閉!」2009年2月4日,歐巴馬宣布了一組高管薪酬限制令,主要針對在「不良資產救助計畫」下接受聯邦政府救助的機構,這組薪酬限制令為高管薪金設定了50萬美元的上限。

國家發改委早規定過,國企高級管理層最高年薪不得超過職工年收入8倍,說了白說。2008年7月,中央紀委曾稱國企老總違規自定薪酬、兼職取酬、濫發補貼和獎金,情節嚴重的將被開除黨籍。國企高管是黨員,紀委也插手似乎也說得過去,但即便紀委插手也沒奏效。2009年9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六部門聯合出臺《關於進一步規範中央企業負責人薪酬管理的指導意見》,被看做中國政府首次對所有行業央企發出的高管「限薪令」。此限令,顯然被限了。

2012年12月,中國新聞週刊報導過「知情人稱人社部規範央企高管薪酬遭強烈反對」。現在,媒體再度暴露「內部矛盾」,比如「人社部與國資委和央企的討論中,曾出現過一次尷尬的局面。國資委目前為央企高管制定的平均年薪為70萬元」。

呵呵,「反對派」很強大,一直都是他們耽誤大事。扭轉局面不容易,這回不給他們個樣兒瞧瞧立不了威,出不了應該應時而出的新氣象。

高管和高管比開了薪水。「現在各部委部長的年薪也只有十幾萬元,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央企高管其實又是官員、又是黨員,與政府部門的領導形成了鮮明的薪酬對比」。這就有點過分了,中國公僕,和中國勞工比就可以了,公僕和外國老闆比,公僕中的部長和高管比,都沒道理。

難道政府高官不是老闆嗎?作為「政治家」,作為改革開放的「分設計師」、「小設計師」,不僅通過制定法規政策指導、管理行業與企業,他們還直接決定設置企業,決定或影響國企高官的上下挪移。更有甚者,在國家部委背後,依附著一大堆企事業單位,形成了完整的權力產業鏈並左右無數各類企業。歷年的「審計結果」,透露出一些信息,諸如鐵道部信息技術中心的個別領導「一人兼任18家所屬企業董事長」之類,讓公眾得知了高官才是「總董事」兼「集團總裁」的實情。

部長嫌掙錢少,要求干央企老總並不難,央企高官也樂於轉行當大官。近年央企高管調任政府要職的現象屢見不鮮,那是「人往高處走」,要說我國的高官、高管是為了拼搶吃苦受累的機會而不擇手段,誰也不信。

好處都佔完,無利全避開,責任往外推。論高官與高管身份,似乎什麼東西都是,又什麼東西都不是,這就沒法論理,說誰誰該拿多少薪酬,老百姓實在操不上這個心。其實,不管誰吧,講什麼薪酬啊,這根本是排不上、提不著的事。

萬象更新,總得體現在利益格局上,「調整分配」不是說著玩。體制內撒嬌,受委屈表白,以及適度的亮肌肉,均正其時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富翁之意不在薪,不信走著瞧,而後一段時間,主旋律必定會「動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