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三中全會經改的軟肋(下)

2013-11-28 01:38 作者: 伍凡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27日訊】中共拒絕開放資本主場的5個原因

有人問我,為什麼中共不開放資本市場,不僅僅是對外不開放,對內也不開放,為什麼?這非常奇怪。而這個資本市場根據各個國家的經驗,根據歷史的經驗,它就是決定經濟發展成敗的最重要的因素,而中共又不敢開放。

原因在哪裡?我想原因有這幾項:第一,中共不願意放棄資本利潤獨佔、壟斷利潤。通過人民銀行發行鈔票,壟斷資本,它成不了市場,它就是用貸款,面子工程、首長工程,或者是溫家寳的4萬億緊急投資啊這些,完全是要把這個利潤獨佔,誰佔了?地方政府、中央政府、銀行佔這個利潤。

第二,中共害怕外國資本影響和控制中國的資本市場,如果把資本市場打開,也就是把股票完全打開,債券打開,投資到各個公司去,買它們的股份公司的股票,這樣的話中共害怕它控制不了這個資本市場。外來的資本比它經驗豐富,資本雄厚,它們來得快可以走得快,它來是賺錢的,這一點中共心裏很毛,它怕這個市場控制不了。

第三點,中共害怕外幣來了,外資來了,衝垮人民幣,人民幣變得不值錢。這個現像在1997年南亞金融風暴,索羅斯用美金去衝擊泰國的泰銖,把泰銖衝垮了,整個影響到東南亞以及韓國。所以中共它沒有一個強大的資本市場的資本以及經驗、操作人手等等,所以它不敢開放,深怕衝垮了人民幣。

再有一點,中共害怕中國本國的資本外流。這已經開始了,這一開始現在幾乎是不走回頭路,因為外國的市場對中國的資本非常歡迎,給予非常優厚的各種各樣的條件,包括移民的條件、居住的條件、很好的生活環境等等,這些人帶著資本、帶著人才往外流了。

最後一點,中共到現在為止還在抱著個夢想,10年或者20年之後,人民幣國際化,也就是說用人民幣在某些區域、某些領域、某些行業裡邊和美元對抗,希望建立一個人民幣國際市場。所以從現在開始,它要阻擋外來的外資大量的進入中國。

那麼建立資本市場這個概念,什麼時候開始在中國有的?我最近看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一篇他署名的文章,叫做《資本市場的多層次特性》,他根據了三中全會的決定,要在裡邊建立一個多層次資本市場,他特別寫了這篇文章做解釋。

裡邊有一段話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他說2003年10月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有一個決定,叫做《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10年之前做的決定和一個禮拜以前習近平、李克強他們所制訂的《決定》不說翻版吧,也非常相像。

10年前就明確的提出要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完善資本市場結構,豐富資本市場產品。10年前就提出來了,可是整整10年過去了,胡錦濤已經下臺了,白白浪費了10年,10年前三中全會的決定根本沒有執行。

那麼現在2013年的三中全會提出來要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這就變成炒冷飯了嘛!又把那個10年前的話又再炒一遍,不就是空話一場嗎?所以人們會問,還有沒有機會給中共第二個10年去建立一個資本市場的機會呢?我看是沒有了,機不再來,時不待人。這是我要談的中共三中全會的經改的第一個軟肋。

沒有「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就不會有廣大的國內消費市場

那麼第二個軟肋是什麼呢?土地制度改革。三中全會決定裡邊,規定農村土地以集體所有制的身份加入到市場交易,希望農民可以得到一些利益。那麼為什麼中共要改變這個,要制訂這麼一條政策?因為土地是歸國家所有,但它使用權是歸農民的,並且有的農民世世代代、生生世世住在那個土地上。

過去這20多年來地方政府為了獲得它的土地財政,拚命搶土地,賣土地給建築商蓋房子、蓋鐵路、蓋飛機場,農民不但沒得到好處,土地給拿走了,連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了。所以農民一直反抗,反抗了10幾年,到現在為止,到今天為止還在不斷的反抗,那麼中共要緩和這個矛盾,這是其一。

第二,希望農民得到一點好處能夠增加消費,所以就企圖用集體制這麼一個去進行交易。但是我想也可以看到很多勢力,中共地方官員是絕對會阻撓這樣的交易,或者變花樣,讓他們過去的土地財政最大的部分還保留,而農民獲得最少的部分,他們要保持對土地的絕對控制權,因為土地是屬於國家的,它可以用各種名目維持這個土地控制權。

所以儘管現在這個決定上寫了這麼多東西,下面非常難執行,關鍵在於什麼?這些中共官員為了他們自己本身的利益,他們不會放棄這個土地的。那麼從更大的範圍來看,佔全國1/2人口的農民不能夠從土地上獲得利潤,這個利潤怎麼產生的?土地價值升值了,土地買賣所升值的這部分利潤,佔人口的1/2的農民得不到這個利潤,一方面產生社會動盪,二方面中國也沒法建立一個內需消費市場,因為老百姓沒有錢嘛,你怎麼消費呢?

中國在2001年參加了世貿組織,但是有一個秘密協議,因為中國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體,前幾年無論是胡錦濤、溫家寳到外國訪問,一直給人家去磕頭,希望外國承認中國是個自由經濟體,因為中國是個第二經濟大國了嘛,生產了那麼多東西,你應該看在中國的面子,給中國自由市場經濟體這麼一個條件,幾乎所有的國家,除了一兩個國家同意以外,絕大多數的國家都說No,不給你。

這個條約訂到2016年就結束,這個秘密條約是15年,2016年結束,中國要進入自由市場經濟體。自由經濟體有其基本條件,如果你沒有這個基本條件,你是達不到的。其中,第一、你的經濟企業體大部分應該是私人企業體,而國民經濟的主要的產出應該從私人企業裡面產出;第二、工人有組織工會的權利;第三、農民「耕者有其田」,土地要私有化。
所以也就是到了2016年中國如果還改變不了自由市場經濟體,人家還是不歡迎你,因為你沒有「耕者有其田」,你是用非常不公平的,用國家的力量,用國家壟斷企業的力量,跟外國私人資本去做生意,人家不接受。

正因為如此,所以為什麼現在亞太地區正在討論要建立一個TPP自由貿易協定、亞太夥伴關係、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是在2005年5月份,文萊、智利、紐西蘭、新加坡4個國家發起的,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國家了。美國現在牽頭,那這裡邊他們訂的條件要比WTO高,超過WTO的一些條件,那這就很明顯的或者暗示不讓中國參加。

這裡邊包括要承諾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知識產權和投資以及匯率等等,都比WTO的條件要高。它的核心內容是關稅幾乎全免,90%的貨物關稅立即免除,他們今年年底要通過這個TPP,而中國現在是沒有條件參加,因為你不是自由市場經濟體,關鍵就在這裡。這是我談的中共三中全會經改的第二個軟肋。

國營企業拒絕改革是中共官員不願放棄暴利和權力

那麼第三個軟肋是什麼呢?第三個是軟肋就是國營企業拒絕改革。國營企業目前的狀況是,產能過剩,壟斷資源,壟斷市場,壟斷價格,不願意退出壟斷,也就是不願意放棄「國進民退」的特權地位。中共對國營企業在政策上支持,在利潤上要取得價格的絕對優勢,但這些央企也好、國企也好,在這種狀況下,它們還一直高喊虧損,那虧損以後誰來補?中央財政補貼。拿著納稅人的資本,納稅人的資金,去操辦央企和國企,賺的利潤不交給國家,賠了錢就要國家補貼,這就是「國進民退」的結果,這就是中共運用資本這樣一個結果。

最近這個《決定》提出來要對國企開刀,也就是從2020年要拿30%的利潤上交給國家,這個明文規定了。我上次評論裡邊,我就懷疑這條能不能執行,我一直持懷疑態度,現在這個懷疑已經開始慢慢證實了。因為就在這幾天,中共的央企也好,國企也好,它們大肆的把資產變動,資產買賣也好,轉手也好,縮小也好,轉移到海外也好,都在走,有的大公司下面成立子公司,把一部分資產轉移過去,20天之後,把這個子公司賣掉。

也就是說把國營企業的資產把它變小,表面上變小,而資本轉移到另外一個形式,把它轉移到國外,或者轉移到一個你看不見的地方。那麼這個資產你再怎麼改,訂多少條約進去,沒有用,因為這些老闆是誰?太子黨、元老、高官。高官在這裡邊所佔的位置,無論是總裁也好,或者總經理也好,年薪是幾百萬、上千萬,他們願意放棄這塊大肥肉嗎?絕對不願意。

所以你現在做的這個《決定》,剛剛才做出來一個禮拜,這些高官們,掌握資本的大財團們,國企的領導人,他們在做手腳,7年之後,恐怕你一分錢都拿不到,根據30%的利潤,恐怕有的公司已經消失了,根本不見了,你還拿什麼利潤,這是中共這批大小老鼠正在做的事情。

習李最大的軟肋是「政令不出中南海」

最後一點我要講,習近平、李克強最大的軟肋在哪裡?儘管你寫出很漂亮的兩萬多字的一個《決定》,可你最大的軟肋就是跟胡溫時代一樣,「政令不出中南海」。國企的變賣,國企的變動,這幾天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你寫得再漂亮,下面馬上變動,根本就不按照你的思路走。

這個軟肋是因為你不進行政治改革,你控制不了這批掌握資本,掌握國家的企業、中央企業的大資本財團,你控制不了他們。他們有資本的力量,還有政治的能量,甚至還有極左派、極右派做為他們的後臺等等,來抵抗你習近平、李克強的所有的措施。

儘管李克強最近這幾天開了一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固定資產、國家統一、統計這麼一個條例,我相信地方政府是完全不會採納,軟硬兼施的給你抵抗。「政令不出中南海」到目前為止已經成為中共一個常態了,無論任何一個人到了中南海,從胡錦濤開始到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常態了。

這是我上面講的基本的軟肋,那麼最後我要再講幾句,中國經濟未來還沒有爆炸的炸彈有哪幾項呢?一個是樓市、一個地方債務、一個退休養老金的短缺,這些都會引起全國老百姓的憤怒,是引起暴動的一個依據。

好吧,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謝謝各位,再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