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只需十天便可終結中國網路審查」(組圖)


2013/11/30/20131130084133609.JPG

【看中國2013年11月30日訊】谷歌可以在10天內終結中國當局的網際網路審查?追求網路自由的活動人士堅信這是可能的。問題是,谷歌是否願意這樣做呢?DW專訪「自由微博」成員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

你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發表文章稱,谷歌可以在十天內終結中國的網際網路審查。這要怎樣才能做到呢?

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谷歌需要允許被禁網站使用形式為https//*.google.*/webcache的網址。這樣一來,政府再要想審查該網站,就不得不封鎖谷歌所有的域名。目前,谷歌通過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這個網址來提供網路緩存,而這個網址在中國是被封鎖的。他們已經擁有相應的基礎設施,改變網址需要的時間不到一分鐘。谷歌是全球範圍內最大的IT企業之一,他們已經擁有相應資源(網路緩存、HTTPS)。谷歌有一些伺服器和操作在中國運行,而該公司與中國當局也發生過直接公開的衝突。(如果這麼做的話,)將是谷歌走出的一步妙招,與微軟最近對中國版Skype做出的變動是類似的。如果更多企業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對抗審查,要求中國當局取消審查制度的壓力就會逐步上升。

你們建議谷歌突破網路審查的措施,其可行性是否得到過驗證?結果如何?

我們的方法稱為「抵押自由」(Collateral Freedom)。我們不是說「防火長城」(GFW)不能封殺我們(的方法)。我們的意思是,GFW不敢這麼做,因為會擔心產生嚴重的經濟損失。GitHub是一個很好的例子:GitHub網站在中國遭到全面封殺。但僅僅幾天之後,該網站就完全恢復。在此之前,發生了罕見的公開抗議行動,迫使當局重新審視他們的決定。很顯然,中國境內的許多軟體開發者都依賴Github來共享代碼。徹底封殺該網站影響到巨大的商機。GitHub也許就是因為太重要,以至於無法封殺(too important to block)。

中國擁有為數眾多的網民

我們也作了其他一些試驗。我們利用亞馬遜(Amazon)和谷歌的網路服務重新恢復了路透社和自由微博網站的訪問。我們認定GFW不敢徹底封殺亞馬遜和谷歌。到現在為止,GFW既沒有封殺(我們制做的)鏡像網站,也沒有封鎖(谷歌和亞馬遜的)網路服務。

從技術而言,中國當局是否可能封鎖谷歌的部分網路,而保證其餘部分不受影響?

如果谷歌採用HTTPS協議,並且將網路緩存放在次級路徑(subpath)下,從技術而言是無法對谷歌進行部分封鎖的。因為數據傳輸是加密的,選擇性地封鎖網站意味著中國當局首先要看到傳輸的內容。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必須先解密,而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但是,谷歌在中國迄今仍沒有使用加密的HTTPS協議,而是HTTP協議。如果谷歌採取我們所說的辦法,那麼只要谷歌本身不被封鎖,那些被禁網站也就能繼續訪問。

你在發表在《衛報》上的文章裡曾寫道,肯定有谷歌的員工曾經向管理層提出過,要採取你所建議的那些方法。但是並沒有證據顯示谷歌確實付諸實施,或者至少嘗試這麼做,儘管按照你的說法「只需要十天時間」。你認為,谷歌「不作為」的理由是什麼?

谷歌管理層可能擔心,谷歌網站會被中斷訪問甚至被徹底封殺。他們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但這樣的想法恰恰讓情況更糟糕。當谷歌在2010年撤出中國市場時,它的市場份額是30%,而現在只有3%。正是因為中國當局有選擇性地封殺谷歌關鍵字,才會造成了這樣的嚴重下滑。比如,如果你搜索「胡蘿蔔」,你的搜索會被GFW封殺,因為有「胡」,雖然這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字,但卻和「胡錦濤」聯繫在一起。此外,與谷歌的網路連接會被中斷90秒。中國用戶可能根本不會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們只會指責谷歌提供了不可靠的服務。如果轉換到HTTPS協議,這樣的封殺便不再可行。如果在2010年,谷歌接受了我們提出的建議,他們在中國也許還能擁有30%的市場份額。因為沒有轉到HTTPS協議,谷歌聽任中國當局持續破壞中國用戶對於谷歌的使用體驗,並藉此削弱谷歌的重要性。中國當局正是利用了谷歌的恐懼心理。如果谷歌因為怕遭到全面封殺而瞻前顧後,那就等於給了中國當局大把時間逐步把它在中國的服務完全消滅。
封殺一個市場佔有率達到30%的網站是不可想像的,會導致大規模抗議。我之前提到中國曾被迫解禁Github,而這個網站的重要性遠不如谷歌。谷歌在2010年已經錯失黃金機會。他們目前3%的市場份額已經不足以成為對抗政府的有效槓桿。儘管如此,許多企業,尤其外國企業仍然依賴谷歌產品,比如Gmail和Google App。封殺谷歌會帶來嚴重的商業後果,因為人們會發現自己的工作因為無法獲取谷歌提供的服務而被迫中斷。

谷歌事件
2010年「谷歌事件」爆發

你在文章中提到中國當局曾試圖封殺谷歌服務,但最終失敗。但另一方面,谷歌也沒能贏得勝利,畢竟他們基本退出了中國網路搜索的市場。谷歌也許因為其重要性而令中國當局無法徹底封殺,但中國市場是否也因為其商業價值太重要,而令谷歌無法或不願與中國政府抗衡呢?你認為谷歌有什麼理由會採取你建議的行動?

中國當局在2012年11月9日封鎖谷歌,但一天之後就解禁了。我們從來沒說中國政府「封殺失敗」。但是因為那次封鎖發生在週五晚間,而且一天之內就解除了,這顯示中國政府擔心造成經濟損失。據我們猜測,那次封殺是想探試一下網民的反應。我們確信,有鑒於谷歌目前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對於中國政府而言,)封殺谷歌搜索導致的用戶不滿不會繼續成為一個威脅,但儘管如此,由此造成的負面經濟後果依然存在。

你是否從谷歌方面得到任何相關回應?

我們沒有從谷歌得到回應。實際上,我們也並沒有就此試圖與谷歌接觸。我們的計畫已經得到了廣泛報導,因此我認為谷歌內部的相關人等也許已經注意到這一點。我認為,谷歌以前可能就考慮過這麼做。我希望他們會關注到微軟結束接受中國對Skype審查的決定,也打定主意跟進並執行我們的計畫。如果有足夠的網際網路企業能夠同時採取必要步驟終結在線審查,中國當局會承受巨大壓力,必須拿出一些行動。但願,他們會做出正確的事情。

你對谷歌所作出的建議是否會違反法律?

首先我想明確無誤地指出:我大力支持終結中國審查制度。但是我並不同意一家企業可以被允許由他們自己來決定在哪個國家希望遵守哪些法律。

回到問題本身,這是完全合法的。因為谷歌已經在全世界都提供了網路緩存服務。這個網址只是在中國遭到封殺。我們要求谷歌所做的僅僅是:在中國提供他們在世界其他地方所提供的相同服務。為被封殺的網站提供緩存或主機服務並不違反中國法律。並沒有任何法庭判決認定類似Facebook、Twitter和紐約時報這樣的網站是非法的。它們都是在沒有法律審核的情況下被秘密封殺的。中國政府可以公開宣布這些網站非法,並取得法庭判決來支持他們的說法。這樣他們就可以把法庭判決發給谷歌,並要求谷歌限制針對特定網站的本地訪問。中國法律規定成人網站是非法的,我們對此完全尊重。但並沒有法律禁止使用Facebook或維基百科。中國憲法裡規定了言論自由。谷歌提供類似網站的訪問正是維護中國法律,而非觸犯。

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為網路自由活動人士。他與馬丁•約翰遜(Martin Johnson)和佩西•阿爾法(Percy Alpha)在2011年共同創辦了GreatFire網站,旨在結束中國封殺外部網站的行為。除此之外,他們還致力於結束中國內部的網際網路審查。同樣由他們創辦的「自由微博」(FreeWeibo)網站刊登在中國最大社交媒體平臺新浪微博上被封殺或遭到審查的內容。「自由微博」在2013年德國之聲國際博客大賽中獲得最佳技術革新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