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家長和師生怎麼看「一字馬」事件(圖)

2013-12-01 02:10 作者: 心路獨舞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01日訊】今天是美國的感恩節,按傳統這一天我不應該接任何約稿,而是看梅西遊行、烹調感恩節大餐和陪孩子玩,但接到這個題目我還是想了半天,因為這是一個讓我覺得比節日更重要的話題,連丫丫都建議說:媽咪我幫你準備晚餐吧,你一定要寫這篇文章。

這兩天,一篇題為《體育課幼兒當肉墊》(點擊題目可以進入)的文章在各大媒體和網路上瘋傳,在文章所配的照片裡,一群四、五歲的孩子們組成了上下三排,之間用墊子隔開,最上面壓著一位女老師,秀著一字馬,擺著舞蹈姿勢,還帶著滿臉的笑容(見上圖)。據長沙師範學院附屬第一幼兒園解釋這是一項培訓課程,旨在鍛練孩子們抗壓和團隊協作能力。

丫丫看到這張照片時的第一反應是:「這都是一些學前班(preschool,四歲左右)年紀的孩子啊,要是發生在我們學校該有家長抗議或起訴了」。丫丫的話給了我啟發,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把這張照片發到了我常做義工的老師家長聯合會(parent teacher organization)的郵件發布圈裡,看看能得到什麼樣的反應,我說試試看的原因是這段時間是節日,對是否能得到很多反饋我並沒有多少信心。

但我錯了,很快我便得到了很多家長和老師的郵件反饋。

我不反對孩子參加有益的訓練項目,但是是誰批准的這樣的鍛練項目?誰做的安全性評估?事先知會家長了嗎?都是四、五歲的孩子,心智和身體發育都還處於很脆弱的階段,一個孩子放棄了的話連鎖反應怎麼辦?出了事情誰負責?

這麼小的孩子沒有判斷和同意參與這樣活動的法律能力,我只想問一句,小孩子參與這樣的活動事先得到家長的書面允許了嗎?若是沒有的話應起訴那個不負責任的老師和學校,這是法律上典型意義的「將孩子置於危險境地」(Child Endangerment)的定義。

我並不反對孩子們進行團隊或抗壓訓練,但有很多比這更科學和安全的活動,最典型的如美國童子軍(scout)的小分隊野營求生訓練等,這些活動都經歷了周密的策劃,最重要的是每組都有領隊監督和幾個家長(甚至隱藏在暗處)以保證安全。從這張照片看這麼多的小孩子,只有一個老師在孩子們的上面,另一個在拍片吧,若是小孩子們突然連鎖放棄了,底層孩子的安全怎麼保證?沒有周密的計畫和監督這樣的活動讓人很擔心。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上面「一字馬」的那個老師,是個孩子還相對好接受一點,若是我孩子的老師這樣做的話我會馬上打電話給校長、郡教育委員會和政府兒童福利機構請求調查,我覺得這有「虐待」幼童的嫌疑。

孩子在上面我也不能接受,我送孩子去學校是學習的,不是暴露在這種危險活動中的,這和學校舉行的很多落在州教育規範之外的活動一樣,家長至少有權事先知情、並有給出書面同意或拒絕的選擇,我很肯定地說我是不會同意的。

而這個郵件回覆顯示了美國南方人典型的暴烈性格:

雖然是開玩笑,但這是我看到照片馬上的反應,我要是收到孩子的老師發給我這樣的照片,估計會馬上提著槍去當面要求給個說法的。

我最感激的是丫丫學校的一個PE(Physical Education,相當中國的體育課)老師給了我以下這個詳細的郵件回覆——

首先我很肯定地說,這樣的事情在美國學校是不會發生的。

美國學校的PE教育內容受各郡縣教育機構頒發的法規條款約束,這些教育項目是孩子必須參加的,若是孩子因健康的原因不能參加某些活動的話,譬如孩子對花粉過敏或哮喘不能參加戶外活動,家長可以書面通知學校,學校必須隨之做出調整和免除這樣的孩子參加相關PE教育內容的決定,而不影響孩子的課程分數。若是屬於州郡規定的PE教育內容之外的活動,學校必須事先書面通知家長,詳細說明活動的內容和可能的危險性(哪怕危險性很小),家長有權選擇讓自己的孩子參加或不參加,同意和不同意的都要書面簽字,最典型的就是橄欖球和棒球活動,雖然危險性很小但是有,我們發給家長的書面通知都是郡律師起草的,丫丫的爸爸是律師你應該知道這是為什麼。

這張照片令我很震驚,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參加這樣活動的孩子們年齡看起來很小,也就是我們學前班四、五歲的孩子吧;另一個是孩子們的父母事先不知情。造成我驚訝的第一個原因是,這種對孩子的抗力訓練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一直被兒科醫生和兒童訓練專家們詬病,主要認為幼兒處於生長發育期,骨骼、關節、韌帶等都很脆弱,這類抗力訓練不僅有安全隱患,而且不利兒童的生長發育。近些年來,以德國科隆體育大學訓練學專家們領銜的研究開始挑戰這種觀念,他們的研究結果發表在了美國的《兒科學》月刊上,認為安全的抗力訓練對青少年和兒童的健康也會很有益,尤其在增強他們的肌肉力量方面,但研究結果同時也表明抗力訓練在年齡超過10歲的孩子身上效果更明顯,與此同時,專家還一再地強調進行這類訓練的必要前提是專業監督,要專業到能足夠保障孩子做抗力訓練時的安全。

我驚訝的第二個因素來自你懂的法律原因,在美國不管是誰都是很怕有法律糾紛的,就是在法律條款傾向於政府和體制的弗吉尼亞州也不例外,雖然起訴公立學校(當然起訴私立學校沒什麼障礙)就像起訴政府,法律障礙不小,但你一定知道一旦孩子受傷了,哪怕就是簡單的胳臂骨折,會有很多迂迴途徑來起訴相關的責任人並連帶學校責任的。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事情政府和學校也不願意被輿論搞得沸沸揚揚,與社區形象和公共關係都不利,一般都會和家長私下和解,所以每個學校在舉辦哪怕是有很小危險性的項目之前都會論證再三,走必須的審批途徑,然後知會家長,取得家長同意和免責的書面簽字,到了執行時更是小心再三,這種家長看到照片才知道孩子們參加了有爭議活動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最後作為一個老師,就是家長們同意,讓我「一字馬」高興地坐在孩子們的肉墊上我也不會去做,感覺很不舒服的,因為這可能會有一些很不好的暗示,我相信你懂,我就不展開了。

感恩節快樂!

獨舞點評

我原本打算歸納完所有的回覆之後為這個事件寫一個點評,但翻譯完了這位老師的郵件之後我覺得沒必要了,就像我在以前的《美國是這樣對待兒童安全的》一文中強調的那樣,在對幼兒的教育內容上不僅家長應該有知情權和否決權,而且任何的教育內容都不能凌駕在孩子們的安全之上,只要涉及到安全相關的因素,寧願保護過度也不要有遺憾,因為有些忽略了的安全因素可能會導致孩子或家長終生的痛苦和遺憾。

今天是感恩節,讓我藉此感恩所有的讀者,不論是支持和反對我的觀點,你們的存在都給了我一直寫下去的動力;感恩所有的編輯,你們的信任托舉著我從一個默默無名的網路作者走到了今天;感恩所有的朋友,你們的支持一直溫暖著我每一個枯燥爬格子的瞬間;感恩那些愛我和我愛的人,你們無條件的愛容忍了我因追夢不得不忍痛放棄的很多瞬間。感謝丫丫,我寫過的很多題材得益於你的建議和啟發,還有那些與你一起經歷美國教育的成長瞬間。

遙祝歲月靜好,遙祝感恩節快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