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大V」魯迅的公知畫皮

2013-12-01 04:50 作者: 李曜一代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01日訊】長時期以來,身材單薄、一臉病相底周樹人(網名魯迅)活躍在網路上,以所謂的「意見領袖」、「公共知識份子」之名,製造謠言,蠱惑人心,在和諧底社會氛圍中製造了很大底不和諧,我已經忍耐他很久了。現在,隨著他誘惑女學生許廣平的事情被舉報、被國家有關機構拘押和調查,這個人底嘴臉已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乃大快人心事。

在拘押審查期間,面對警方底詢問,儘管魯迅為自己辯解說,誘惑女孩子是他在萬惡底資本主義國家,動作片事業發達而男人普遍只知噴著艾渄睇苛玩女優的日本留學時染下底壞毛病,但是這絲毫改變不了其道德敗壞底本質,絲毫也改變不了他明裡是人、暗裡是鬼底的本來面目。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熱心於聚眾滋事底傢伙,在我們偉大祖國居然獲得了眾多擁躉,粉絲無數,似乎他言行底一切——每一篇博文、每一條微博、每一句簡訊、每一次煽動——都毋庸置疑,魯迅自己就曾經大言不慚底宣稱:「我就是一個死不改悔底普世價值派,對於瘋狂反對普世價值的人,我一個都不寬恕,絕不寬恕。」他不寬恕,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寬恕他呢?現在到了徹底揭穿大V 魯迅底所謂公共知識份子畫皮的時候了!

我僅以在網路上引起巨大反響的所謂「三一八慘案」、「劉和珍案」為例,來說明魯迅是怎樣惡意造謠,詆毀段祺瑞執政府底。

在外來敵對勢力煽惑下,在所謂底公共知識份子底鼓噪和推動下,1926年3月18日,在首都北平發生了一次影響惡劣底群體性事件:一些不明真相底群眾(據國安系統掌握,人數達到5000餘人)聚集到在天安門廣場,舉行「反對八國最後通牒國民大會」,抗議日本帝國主義軍艦侵入大沽口、炮擊國民軍底罪行。大會議決:通電全國一致反對八國通牒,驅逐八國公使,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撤退外國軍艦;電告國民軍為反對帝國主義侵略而戰。魯迅作為著名作家和所謂思想者在這次集會上發表了煽惑性的演講。會後,不明真相、狗屁不懂底群眾結隊前往段祺瑞執政府請願,要求段政府立即駁復八國通牒,可笑至極。當這支由烏合之眾組成的隊伍來到鐵獅子胡同段祺瑞執政府門前時,預伏底軍警僅只是根據國家法律進行了驅離,沒有開槍射擊,也沒有打死47人,更沒有傷200餘人,當然也就談不上什麼製造了震驚中外底「三一八」慘案。至於網路流言說著名活動人士「李大釗、陳喬年、趙世炎等人由於掩護群眾而受傷」之事例,純粹子虛烏有,更是無稽之談。

就是這樣一件不足挂齒的事情,魯迅等人懷著不可告人底目的,誇大成了聳人聽聞底「慘案」,以微博底形式廣為擴散,轉發超過500個500次,在社會上激起了強烈反響,北京甚至出現了「學校停課、為死難烈士舉行追悼會」底荒唐事態。1926年3月20日,某非法組織發表《為段祺瑞屠殺人民告全國民眾書》,號召「全國商人、學生、工人、農民、兵士,迅速聯合起來,不分黨派,一致奮鬥,發動一個比五卅運動更偉大底運動。」幾天以後的3月23日,1萬多名北京學生在北京大學召開全市性底「三一八死難烈士追悼大會」,進一步煽惑不明真相底群眾反對政府。

這期間,魯迅幹了些什麼呢?

他寫了一篇文章,名為《紀念劉和珍君》,無中生有底虛構出了「劉和珍」這個並不存在底人物,極盡造謠、詆毀、誹謗、煽惑之能事,在海內外產生了極為惡劣底影響,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尤其是美國政府,如同打雞血一般興奮,競相譴責段政府殘忍,污蔑和攻擊中國沒有民主自由,給我們造成了很困難底局面。中國是法制國家,網路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都不可以凌駕在法律之上,大V也概莫能外,不管多麼著名,也不管他有多少擁躉,只要觸犯了國家法律,必須追究法律責任。

為了不歪曲魯迅底原意,我把魯迅這篇文章一字不落底轉到這裡,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

中華民國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國立北京女子師範大學為十八日在段祺瑞執政府前遇害底劉和珍楊德群兩君開追悼會底那一天,我獨在禮堂外徘徊,遇見程君,前來問我道:「先生可曾為劉和珍寫了一點什麼沒有?」我說「沒有」。她就正告我:「先生還是寫一點罷,劉和珍生前就很愛看先生底文章。」

這是我知道底,凡我所編輯底期刊,大概是因為往往有始無終之故罷,銷行一向就甚為寥落,然而在這樣底生活艱難中,毅然預定了《莽原》全年底就有她。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底必要了,這雖然於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卻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夠相信真有所謂「在天之靈」,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底安慰,——但是,現在,卻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實在無話可說。我只覺得所住底並非人間。四十多個青年底血,洋溢在我底周圍,使我艱於呼吸視聽,那裡還能有什麼言語?長歌當哭,是必須在痛定之後底。而此後幾個所謂學者文人底陰險底論調,尤使我覺得悲哀。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將深味這非人間底濃黑底悲涼;以我底最大哀痛顯示於非人間,使它們快意於我底苦痛,就將這作為後死者底菲薄底祭品,奉獻於逝者底靈前。

真底猛士,敢於直面慘淡底人生,敢於正視淋漓底鮮血。這是怎樣底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底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底血色和微漠底悲哀。在這淡紅底血色和微漠底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底世界。我不知道這樣底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我們還在這樣底世上活著;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底必要了。離三月十八日也已有兩星期,忘卻底救主快要降臨了罷,我正有寫一點東西底必要了。

在四十餘被害底青年之中,劉和珍君是我底學生。學生雲者,我向來這樣想,這樣說,現在卻覺得有些躊躇了,我應該對她奉獻我底悲哀與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現在底我」底學生,是為了中國而死底中國底青年。

她底姓名第一次為我所見,是在去年夏初楊蔭榆女士做女子師範大學校長,開除校中六個學生自治會職員底時候。其中底一個就是她;但是我不認識。直到後來,也許已經是劉百昭率領男女武將,強拖出校之後了,才有人指著一個學生告訴我,說:這就是劉和珍。其時我才能將姓名和實體聯合起來,心中卻暗自詫異。我平素想,能夠不為勢利所屈,反抗一廣有羽翼底校長底學生,無論如何,總該是有些桀驁鋒利底,但她卻常常微笑著,態度很溫和。待到偏安於宗帽胡同,賃屋授課之後,她才始來聽我底講義,於是見面底回數就較多了,也還是始終微笑著,態度很溫和。待到學校恢復舊觀,往日底教職員以為責任已盡,準備陸續引退底時候,我才見她慮及母校前途,黯然至於泣下。此後似乎就不相見。總之,在我底記憶上,那一次就是永別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眾向執政府請願底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說衛隊居然開槍,死傷至數百人,而劉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對於這些傳說,竟至於頗為懷疑。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底惡意,來推測中國人底,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有殘到這地步。況且始終微笑著底和藹底劉和珍君,更何至於無端在府門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證明是事實了,作證底便是她自己底屍骸。還有一具,是楊德群君底。而且又證明著這不但是殺害,簡直是虐殺,因為身體上還有棍棒底傷痕。但段政府就有令,說她們是「暴徒」!但接著就有流言,說她們是受人利用底。

慘像,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底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但是,我還有要說底話。

我沒有親見;聽說,她,劉和珍君,那時是欣然前往底。自然,請願而已,稍有人心者,誰也不會料到有這樣底羅網。但竟在執政府前中彈了,從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底創傷,只是沒有便死。同去底張靜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彈,其一是手槍,立僕;同去底楊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擊,彈從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僕。但她還能坐起來,一個兵在她頭部及胸部猛擊兩棍,於是死掉了。

始終微笑底和藹底劉和珍君確是死掉了,這是真底,有她自己底屍骸為證;沉勇而友愛底楊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底屍骸為證;只有一樣沉勇而友愛底張靜淑君還在醫院裡呻吟。當三個女子從容地轉輾於文明人所發明 底槍彈底攢射中底時候,這是怎樣底一個驚心動魄底偉大呵!中國軍人底屠戮婦嬰底偉績,八國聯軍底懲創學生底武功,不幸全被這幾縷血痕抹殺了。

但是中外底殺人者卻居然昂起頭來,不知道個個臉上有著血污……

時間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底幾個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麼底,至多,不過供無惡意底閒人以飯後底談資,或者給有惡意底閒人作「流言」底種子。至於此外底深底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底請願。人類底血戰前行底歷史,正如煤底形成,當時用大量底木材,結果卻只是一小塊,但請願是不在其中底,更何況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底心,縱使時光流駛,洗成緋紅,也會在微漠底悲哀中永存微笑底和藹底舊影。陶潛說過,「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倘能如此,這也就夠了。

我已經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底惡意來推測中國人底。但這回卻很有幾點出於我底意外。一是當局者竟會這樣地凶殘,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國底女性臨難竟能如是之從容。

我目睹中國女子底辦事,是始於去年底,雖然是少數,但看那幹練堅決,百折不回底氣概,曾經屢次為之感嘆。至於這一回在彈雨中互相救助,雖殞身不恤底事實,則更足為中國女子底勇毅,雖遭陰謀秘計,壓抑至數千年,而終於沒有消亡底明證了。倘要尋求這一次死傷者對於將來底意義,意義就在此罷。

苟活者在淡紅底血色中,會依稀看見微茫底希望;真底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嗚呼,我說不出話,但以此紀念劉和珍君!

----

不用我說,讀者也一定能夠意會到魯迅底惡毒用心。就是這樣一篇滿嘴胡噙、無中生有、顛倒黑白底文章,竟然不脛而走,獲得了同樣懷有惡毒之心底人歡呼,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國家以及國外敵對勢力更是如獲至寳,藉機興風作浪,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其喉舌報紙甚至拿出整版篇幅,轉載魯迅這篇反動透頂的造謠文章,由此就可以看出,魯迅底屁股究竟坐在了哪一條板凳上。對這種心懷叵測底人,除了堅決與之進行鬥爭,關鍵時刻敢於亮劍,我們還有別底路可走嗎?所以說,拘禁魯迅,乃人心之所向,國勢之所趨,我們應當為此歡呼雀躍、奔走相告。

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空前複雜。

認清意識形態領域底整體現狀和突出問題,有必要放到國內外發展底大環境中去審視。從國際上看,世界政治經濟秩序正在大變革大調整,思想文化領域交流交融頻繁、鬥爭深刻複雜,尤其是西方把中國視為對其價值觀和制度模式底挑戰,加緊通過網際網路等各種渠道進行滲透分化。從國內看,隨著經濟社會深刻變革,各種問題和矛盾疊加凸顯,價值觀念多元多樣多變,一些人理想信念動搖、思想道德滑坡,拜金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等腐化落後底東西滋長氾濫,還有一些人醉心於製造傳播錯誤觀點,混淆、質疑甚至否定核心價值觀……綜合而言,意識形態領域底鬥爭和較量是長期底、複雜底,也是嚴峻底、緊迫底,一刻也不能放鬆和削弱。如果意識形態工作這一手不抓、不硬不強,如果意識形態領域鬥爭抓而不緊、抓而不實、抓而不常,最後必然會出大問題,就要犯無可挽回底歷史性錯誤。未來是現實的一面鏡子,60餘年以後蘇聯亡黨亡國、東歐劇變,80餘年以後中東、北非國家動盪戰亂、政權更迭的悲劇就會提前在20世紀30年代的中國上演,這是我們絕對不能允許的。

要鬥爭,就要不怕鬼、不信邪,就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目前,面對「西強我弱」底國際輿論格局和西方咄咄逼人底態勢,尤其是西方動輒對我國政治體制、經濟形勢、社會問題、文化傳統等方面底惡意唱衰、攻擊污蔑、造謠抹黑,我們不能客氣,不能指望人家來做平衡,而要力爭有理說得出、說了傳得開,增強在國際上底話語權。面對國內意識形態領域底複雜局面,我們要進行區分,針對認識模糊、思想方法問題、政治立場問題等不同情況,深入細緻地做工作。

在事關意識形態領域政治原則和大是大非問題上,我們必須增強主動性、掌握主動權、打好主動仗。尤其是對一些人極力宣揚底所謂「普世價值」、「憲政民主」、「新聞自由」等論調,對那些惡意攻擊社會制度、歪曲歷史、造謠生事底言論,任何時候、任何渠道都不能為之提供空間和方便,該管底要管起來,違法底要依法查處。只要我們著眼於團結和爭取大多數,有理有利有節開展意識形態鬥爭,就一定能幫助幹部群眾劃清是非界限、澄清模糊認識,從而凝聚起最大共識,魯迅這樣別有用心的傢伙就會失去立足之地。

網際網路已經成為今天意識形態鬥爭底主戰場。西方「反華勢力」妄圖以這個「最大變數」來「扳倒中國」,我們在這個戰場上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係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這個陣地,我們不去佔領,人家就會去佔領。現在看來,必須要把網上鬥爭作為意識形態領域鬥爭底重中之重和當務之急,高度重視起來,抓緊幹起來,講究戰略戰術,堅持下去,久久為功。說到底,網上亂象少一些,網路空間清朗起來,對我國社會發展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看不見硝煙,但同樣你死我活。在這個戰場上沒有開明紳士,妥協換不來和諧合作,鬥爭才能生存發展。面對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底複雜形勢,我們決不能置之不理、鴉雀無聲,決不能含糊其辭、退避三舍。那種態度曖昧、明哲保身底想法是不可取底,那些迷失自我、同流合污底做法就更要受到懲戒。敢於鬥爭,敢於亮劍,才是我們當前勢在必行底選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