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政猛於虎,而路政猛於毒藥。

2013-12-03 20:24 作者: 紙上建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03日訊】——《經濟半小時》重磅出擊,曝光河南永城貨車女車主,因不堪忍受多部門輪番巨額罰款,當場服劇毒農藥自殺,揭開了公路上三亂猖獗的黑幕。

【以罰代管】

超限超載是違法行為,危害公共安全,理應執法。而任何執法的首要步驟應是「中止違法」,罰款等追加懲罰都是後話。

但我們的公路執法,不僅本末倒置,上來就罰,而且罰完之後把車輛放跑,「首要步驟」被隨意取消。這哪裡是「執法」,分明是「放水養魚」,發買路財。

記者隨車暗訪某檢測站,親見超限車輛被一一攔下,繳納罰款後即放行上路,繼續超載運行。當然,即使央視不重複記錄,此等「規則」也早已盡人皆知。長期以來,他們就是如此「治超」,到最後越治越超,把大橋都壓塌了。

這是以罰代管的必然後果,如此「執法」等於在鼓勵違法,並誘導更加嚴重的違法——既然買路錢已交,當然要超載到極限,才能賺回罰款。於是形成惡性循環,很多車輛在出廠之前,已被改裝為可超載百噸以上的「悍馬」,橋都塌了,車輪不炸。

如此「執法者」不是在保護公共安全,而是在為害社會,作為規則的操縱者,他們是主謀和主犯,應當為每一起與超載有關的事故和死亡負責。 

【以罰牟利】

那些披著公務制服的「執法者」,並非為了維護法律與公義,而是致力於一小撮人的私利。

記者採訪永州市公路局得知,這個縣級市擁有40餘名「路政執法」人員,這還只是局領導的謙虛說法,據知情人透露,實際人數近100人——這也並不是全部,在公路上執法的還包括「運管局」的「運政執法」,也有一支差不多規模的隊伍。在現實中染指公路運輸執法的部門還有交警、城管、環境、衛生、林業、鹽業、質檢、工商等等。

九龍不治水,九龍會先於百姓把水喝乾——這些規模龐大的隊伍,既拿國家財政的供養,又靠公路上的貨車來發財,為了維持這不合理的存續,為了滿足迫不及待的貪慾,他們已近瘋狂。

【以亂罰猛罰牟暴利】

他們發明出了各種匪夷所思的奇招,比如超載「年票」和「月票」,從每輛貨車固定壓榨數萬金錢;而又隨時出爾反爾,有時候掏出已經繳納的「月票」,仍要繼續罰款。

那位喝下農藥的女車主,就是迫於這樣無止境的訛詐。她們兄妹半年前合夥購買兩輛貨車,總價60萬,首付20,每月還貸2萬。而營運半年來錢沒賺到幾個,已遭罰款20萬,相當於又一筆首付,罰得她們無以為繼,連貸款都無法償還,才引出這慘烈的一幕……女車主至今還躺在醫院搶救,這醫療費不知又是幾輛卡車。

她們合夥買入的貨車,未能把一家人載上勤勞致富的康莊大道,卻先把自己送入了黃泉。

【黑心者必冷血】

只有秉承公義者才會不畏犧牲、熱心助人——這本是成為「執法者」的基本資質。而瘋狂斂財者早已昧掉良心、踐踏人間道德與法律,卑怯與冷血必為其伴生特徵。

央視報導,在女車主以命相搏的最後一刻,「路政執法」人員絲毫不為所動,只回應冷冷一句:「你死,你死跟我們沒關係」——或成為女事主人生最後的記憶。

而在農藥下肚之後,聞訊趕來的兄長請求「執法者」救人,這些身披制服的人「莊嚴」不再,匆匆撂下一句「跟我沒關係,有事找領導去」,便棄車倉惶逃竄——在公路上代表國家「執法」的,就是這樣的一群。

他們比劇毒的農藥更加可怖,他們才是這個社會的真正毒瘤。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