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共特務的自省(圖)

2013-12-06 05:34 作者: 葉佳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揭秘鮮為人知的中共網路監控系統 3

【看中國2013年12月06日訊】(看中國記者葉佳君報導)大家對特務的認識,可能大都來自於電影。而真正的特務,其遭遇及內心的想法,從外表上很難洞悉。近期,一名曾潛伏在法輪功學員中的中共特務投書海外媒體,講述了幾年來他做特務後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事。

中共培養大量特務

中國的特務可追溯至明代太監錦衣衛、東廠及西廠。要知道中共花多少預算來養特務,很難查到,但是從數量上,從歷史的比較上不難窺出。明朝末年特務加總起來已有幾十萬人,英國《每日電訊報》曾報導表示「Chinese police admit enormous number of spies (中國政府養了大批密探)」。

出於恐懼失去政權,中共在鎮壓法輪功前後安插了大量特務進入法輪功這個鬆散的民間煉功群體。

原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曾提到:「(中共國安)99年4.25之前早都瞭解好了。99年就已經統計得很清楚了。通過那個居委會和警察早就在鎮壓之前把各個煉功點的名單和個人情況全都掌握了。所以當我2000年剛到他們(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那兒的時候,就在610那裡看到了天津3萬多人的名單,每個人的細節都有,包括地址,工作、家庭成員等等。」

一名曾潛伏在法輪功學員之間做「轉化工作」的中共特務投書《明慧網》,講述了幾年來他作為一名中共特務所做的事和所產生的不可思議的事件。這些接踵而來的事件,最後讓他有了深刻的省思。

在洗腦班

他奉命冒充法輪功學員潛伏在了這群煉功人之間。上面要他帶頭轉化、揭批、誣蔑法輪功,還要造成聲勢,目的就是要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九九年八月份,他被安排在了洗腦班。他說我第一個轉化,並引誘他人轉化。「在我的蠱惑及強大的壓力下,有人陸續轉化了。我和三名轉化的人,分別上臺宣講,矇騙他們(不轉化的)。台下的觀眾有500-600人。」

他說,之後周圍的同事對他產生不信任感。他的腰部長出「蛇盤瘡」,異痒難忍。老婆也出狀況,在產前10天竟食物中毒,沒有了胎動,胎兒差點不保。

「做壞事就有惡報」嗎?他思考的結果是「為了生活、為了養家,我沒有辦法。」

在看守所

他又被安排到某市看守所,所內關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他又第一個寫誣蔑法輪功的發言材料,帶頭「轉化」。在他的帶動下,先後有5-6個人去廣播室念出了所謂「轉化」材料。

壞事又來了。他說,我的免疫力下降,還出現掉頭髮、失眠等,並夢到自己被手銬腳鐐押往監獄,那麼真切,令人恐懼。老婆得了怪病,渾身莫名疼痛難忍,夜不能寐。兒子也鬧,長皰疹,夜啼無法進食。

他在看守所看到轉化後的人,連犯人都瞧不起,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反而受到尊重。「這真是讓我思考,跟著上級做‘轉化法輪功學員’這樣的事,可能是違背了天理。」

在勞教所

他從看守所出來休息了幾天,上級又說有新安排,他聽了很反感,但擺脫不了上面的命令。「幾天後,我還是被安排到某省勞教所去冒充法輪功學員。我故伎重演的走了轉化、揭批、寫「三書」的過程,上百個人上了我們的圈套。」

「緊接著,我病了一個月,常咳血,掉頭髮,智力、精力大不如前。」

在病中,他思考:「這種迫害法輪功的‘工作’真是見不得人,盡幹一些下三濫的勾當,既不為國家謀利益,又不為經濟發展。只為了那個人小心眼式的妒嫉、狹隘的喜好,而去殘酷鎮壓善良的普通老百姓。」

這位前中共特務最後選擇了離開勞教所。他說:「離開勞教所後,心中稍存正義,不再協同干迫害法輪功的壞事,我調整自己,週旋於邪惡與正義之間。」

終於,他調走了。他說我不想再從事這種卑鄙下賤的職業。

當回憶起「潛伏在法輪功學員之間學法煉功」的那段時光,他說「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充滿了祥和。」

這位前中共特務還提到前幾年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種中共特務非常多,有些明白真相後已經洗手不幹了,有些目前還沒有從中共騙子的魔爪下擺脫,他希望他的經歷能喚醒他們的良知,寫出來也算是虔誠的悔過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