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東政大教師揭中共篡權 不被續聘(圖)



張雪忠:上圖中,與我合影的是劉喜珍女士,她是劉萍女士的好友。自劉案發生後,她已多次被新余警方軟禁、關押和毆打。這次開庭的第一天上午,她又被警察搶奪手機,並拖離現場。我當時極力阻止警方野蠻和非法的暴行,卻未能成功。希望她現在一切都好!照片來源:張雪忠本人

【看中國2013年12月09日訊】今天(12月9日),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負責人代表學校約談了該校教師張雪忠。這位負責人告知張,由於他寫作《新常識》一書,及發表《2013反憲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險》等文章,在學校作出停課處理後,仍一直不能認識自己的「錯誤」,因此他將不再被續聘為學校教師,學校的最終決定將於近日作出。

張雪忠對外界透露。,當時,他當場表示,一所大學因為教師的思想和觀點而對其進行政治迫害,這不但將成為一起嚴重的公共事件,而且還可能成為一樁截入史冊的醜行。他希望,華政校方和學校領導能秉承法學教授的公正精神和專業良知,不要淪為政治權力的幫凶,更不要做出讓華政蒙羞的決定。

張雪忠的《新常識》一書,全文六萬多字,是張雪忠寫作併發表的電子書。他在該書的序言寫道,寫作這本小書的目的,是為了考查中國目前的一黨專政制度的性質與後果,並檢討這種政制是否正當與合理。為了實現這一目的,作者以最基本,因而也是最簡單的原理,作為全部論述的出發點。

張雪忠寫道,中國共產黨一直聲稱,只有它才有執政的資格,全體中國人應當無限期地服從它的領導。他的《新常識》從國家主權的歸屬出發,並以委託-代理關係的原理為基礎。

他認為,這種不容挑戰的無限期的執政權,已經構成對國家主權的篡奪;這種不正當的篡權行為,必然會在整個國家的政治、軍事、立法、行政、司法、教育和社會文化等領域,造成各種荒唐和不公正的後果。

書中,張雪忠表示,他也能預料,這本書的內容將會觸怒中國目前的當權者。不管怎樣,我仍將會在一個適當的時候,將這本書公開發表,並將坦然面對由此帶來的各種後果。

他說,這樣做並不是因為勇敢,而是因為他相信:一個政權若是容易被直率的言論所觸怒,那只能說明這一政權本身是不正當的,而為革除不正當的事物而付出,是一個人所能得到的最有價值的收穫。

今年5月,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被俗稱為「七個不要講」的九號文件之後,《紅旗文稿》等官方媒體連續刊發以反憲政和批判普世價值為主體的評論文章。六月初,張雪忠寫就長文《2013反憲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險》,對其提出「深入和直率」的的批評。

文章寫道,那些極力反對憲政的人,顯然希望新的領導人走上與權貴結盟、與人民為敵的固守專政體制的道路。這些人反對憲政中的權利制衡,是為了繼續剝奪國民的政治權利,維護少數人對權力的壟斷;他們反對新聞自由,是為了繼續在不受監督的情況下,對國民進行壓榨和掠奪;他們反對司法獨立,是為了繼續高居於法律之上,成為不受法律約束的法外之徒;他們反對公民社會,是希望讓一直受侮辱和受損害的廣大民眾,繼續處於一盤散沙和軟弱無力的狀態…

新的領導人究竟將選擇哪一條道路,人們仍然無法完全確定,但習近平先生「鞋合不合腳只有腳知道」和「空談誤國」的表態,卻透露出一絲不祥的預兆。前者代表著一種拒絕變革的立場,後者則表現出對公共輿論的敵視。

另外,習先生「竟無一人是男兒」的說法,似乎表明他把戈爾巴喬夫的改革,視為一種必須避免的前車之鑒。實際上,可見,中國的現任領導人從戈氏身上應當吸取的教訓,不是拒絕改革,而是如何把改革做得更好。

此前,張雪忠曾公開信形式致信中國教育部長袁貴仁,呼籲取消中國大學及研究生入學考試「政治」科目以及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等課程從大學公共必修課程中去除。

張雪忠質疑,在教育領域用強制或變相強制的方式,迫使人們接受並表達特定的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侵犯了公民的思想和言論自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