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知江南好,誰知江南不見了(圖)

2013-12-10 11:07 作者: 袁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霧霾

【看中國2013年12月10日訊】江南自古以山清水秀著稱,但今年以來大規模霧霾天氣的頻繁出現,尤其是最近一週當地遭遇的「史上最重霧霾」,卻使山清水秀的江南完全變成了灰濛昏暗的江南。不怪有網友感嘆:「人人都知江南好,誰知江南不見了。」

說到江南,自然不能不說到杭州,尤其是杭州的西湖。「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這是古人筆下如西施一般美麗的西湖。然而因為霧霾籠罩,連日來西湖美景已消失匿跡,站在雷鋒塔上,不見白堤,也不見蘇堤,眼裡只有一片灰暗。

說到江南,同樣不能不說到六朝古都南京,尤其是南京的秦淮河。據媒體報導,12月4日傍晚,南京將空氣污染預警由橙色升級為紅色。5日中午12時,記者在南京市中心的一棟大樓上看到,霧霾仍未散去,整個城市霧茫茫一片,能見度不足百米,原本清晰可見的幾處標誌性大樓也不見蹤影,久負盛名的秦淮河也籠罩在一片朦朦朧朧中。

若要說今日的江南,當然也不能不說到被譽為「東方明珠」的上海。媒體報導說,12月5日上海出現五級重度陰霾污染。該市中心氣象臺當日零時15分發布大霧橙色預警信號。早晨7時許,全市已經陰霾籠罩。當日,上海北部、西部和南部出現能見度小於200米的陰霾,部分區縣能見度不足100米。根據上海市氣象局數據,崇明島的大霧預警信號升級到最高等級紅色預警,能見度僅50公尺。一些路上亮起了危險信號燈,自行車電瓶車行駛都很緩慢,口罩成為街頭的新「頭飾」。黃浦江兩岸高樓艱難的衝出陰霾阻擾,中低層可見大量粉塵在湧動,如魔幻大片一般,讓人震驚。

一位上海市民在微博裡如是描述當天的上海:「懸浮顆粒們密集環繞,無休無止,以難以形容的柔軟潮濕堅韌黏貼上所有的犄角旮旯,不由分說膩膩沉沉悶住了這座城。街面上人語寥落,高低房屋門窗緊閉,車子開過路口,找不到紅綠燈,辨不清方向,慌不擇路,卻連喇叭聲都不聞。飄落的梧桐葉因被要求不能清掃,髒兮兮伏了一地,彷彿一個說了半截的黯然而憂傷的笑話。腥咸鏽蝕的氣味四下湧動,一顆心急忙忙要逃奔,卻無處可去,只余灰濛蒙一片慘淡蕭瑟。惶急無措中抬頭問蒼天,哪裡還有天?!」

有網友編段子調侃道:「一打開窗簾,我以為我瞎了。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在上海街頭牽著你的手,卻看不見你的臉……」更絕的是下面這個段子:「男孩女孩鬧矛盾,約定背對背各走100步,回頭時如果還能看見彼此就不分手,結果他們走了兩步就都回了頭,卻沒有看見彼此,於是他們分手了。故事發生於2013年12月6日的上海。」

今天筆者在騰訊上看到一篇題為《霧霾裡下的江南》的博文,作者是中國營養健康網董事長、陽光森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海峰。6日晚上21:00,他和下屬駕車從寧波出發前往上海松江,全程約200公里,因為霧霾瀰漫,本來只需2小時的車程居然開了近10小時。這篇博文寫的就是他一路的所見所感。

文中說:「這就是霧霾,你必須親自經歷了之後,才知道文字的真意。江南,原本代表天堂,代表那種清秀與美麗!這種詞語以後,或許再也跟江南沒有瓜葛了,到了江南,你不會再想著寫詩了,只想,堵住鼻子!

空氣裡,如同一個免費得化學博物館,你在裡面暢遊。最初是肥皂味,然後開始有些香精,那種你覺得香,也覺得臭的香精,毫無顧忌的,擠入你的鼻腔,無法驅趕,就這樣,塞進你的胃裡。吐不出來,嚥不下去,一口接一口。
剛熟悉了這種混合化學作品的氣息,接著,就是那種化肥氣味,很像農村的廁所裡才有的獨特,無處可躲。好在很快就進入下一個空間,裡面有燒焦了的塑膠味,有稻草燒成化肥的煙味,有糖漿,有醬油,有酸氣,有悶了很久的霉。感謝政府如此關心這一代、下一代,讓我們可以如此深刻地補習化學課程。

大霧,不僅帶給我們豐富的化學體驗,同時,漸漸地,看不清路面,然後,杭州灣跨海大橋封路,卻沒有沿途的明確指引,究竟該從哪個路口出去,才能夠去往上海?無數的車子,迷茫地在找,路標上指示,改為嘉興到紹興的大橋,好容易終於開到那裡,卻說,也封閉了。所有的車堵在那裡,逼著你從一個叫做濱海收費站的出去,收你45元。

路封了,路費沒有封,還是一樣厚著臉皮,卡在那裡收!這就是政府給我們的美好福利。他們不為霧霾道歉,不為漫天的化學品賠你的健康損失,即便高速公路已經變成低速擁堵,一樣,如同土匪一樣攔在那裡對你說:‘此路是我開,若要從此過,留下買路財!’可憐無數大貨車司機,堵在那裡,東西亂轉,不停交錢,滿臉疲憊。

不過,還沒完。經過濱海轉到上虞,哇,真的嚇到了,霧霾的程度,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完全看不清楚路面,連兩邊的欄杆都看不到,車燈幾乎毫無作用!路燈,卻沒有!偉大的進步的不停建設的中國啊,請給我一盞路燈,請給我一個道路安全的螢光指示,請為著連續的、漫天的霧霾,負起責任,如果有司機在這種日子出車禍,政府是否應該買單,應該負責?又或者,沒人負責,誰挨著,算誰倒楣?

早晨7:00終於到家,用了約10個小時,通宵達旦呢!其實很難得的經歷,因為,我們學會了笑看人生。

唯獨,想問,這連續的霧霾,為何沒有人下臺?沒有人負責?為何高速封路,還敢收費?為何擁堵成低速,也照樣收費?為何我們沒有話語權?我們該去哪投訴?誰理我們?將來這一兩年,有多少人,會因為今日的霧霾而得癌症?以及各種慢性炎症?該誰承擔?誰付出代價?」

在某種意義上,這篇博文不就是當代版的《哀江南賦》嗎!

有報導說,環保部環評常聘專家庫成員彭應登認為,中國接下來將進入霧霾高發期,這種局面在中國至少還會持續10-20年。這樣的消息不免讓人鬱悶甚至憤懣。《中國週刊》總編輯朱學東禁不住在微博裡吐槽說:「悲劇的是,剛在江南故鄉買了套小房,以為將來能逃過帝都霧霾,還沒去住,霧霾已經襲擊故鄉了。據說未來才是霧霾高發期。我又能往何處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