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對中國勇士下毒令「殺無赦」(組圖)


【看中國2013年12月06日訊】2002年3月5日晚八時左右,在長春市有線電視網路的八個頻道全都插播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數十萬電視觀眾觀看後瞭解到了中共栽贓法輪功的真相。此事影響巨大,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人們如夢方醒,整個城市沸沸揚揚。3月7日,英國廣播公司、路透社、法新社也相繼報導,路透社報導特別稱此插播事件為「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而與此同時,被揭穿謊言的江澤民一夥十分恐懼,下毒令「殺無赦」,在極短時間內,非法抓捕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

有評論認為,法輪功學員們冒著生命危險的插播行動,付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的鮮血並沒有白流,還使很多人因此得到重生。一些人當瞭解到法輪功真相後,毅然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從心底不再與邪惡為伍,有的幫助傳遞法輪大法真實訊息,有的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曾經擔任中共吉林省省二級期刊副總編的法輪功學員張忠余,曾親眼目睹當年參與插播學員的巨大付出。他回想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時,作為法輪功發源地的吉林省長春市,擁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學煉的盛況,當時在省級機關宅院中,中午時許多幹部處長也參與煉功。


國家體委主任伍紹祖來長春調查法輪功情況(攝影:明慧網照片/大紀元)

1999年7月20日之前,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畫面。(大紀元資料室)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全國範圍內,掀起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張忠余本人經歷了十多次抓捕、關押、酷刑折磨,還親眼見證參與策劃「3.5長春電視插播」的學員劉海波、梁振興、劉成軍等人,在插播後遭受中共的瘋狂報復、迫害致死。

親歷這場殘酷的迫害,在張忠余心中,自始至終認為揭露中共謊言的插播行動,是令人稱讚的舉動,「就如同,當年的希特勒、史達林、齊奧塞斯庫、薩達姆等暴君對人民的殺戮,任何對其暴政的揭露與顛覆都被視為可歌可泣的英雄壯舉,更何況法輪大法學員所採取的僅僅是散發真相資料和插播電視等非暴力的抗爭。」

以非暴力喚醒被毒害的世人

張忠余表示,中共鋪天蓋地的誣陷打壓,使很多人對法輪功學員的看法被扭曲,人們很難得到法輪功的真實訊息,被中共電視、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學員誣蔑的宣傳報導所迷惑,一些人被帶動仇視法輪功學員,有的甚至助紂為虐。

在謊言和恐怖下,一些人的良知被扭曲,甚至連小學生的課本都被添加進了誣蔑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自殺」、「殺人」、「自焚」等內容。面對中共的惡毒卑鄙手段,為了澄清事實真相,為了更多人良知的回歸。法輪功學員冒著風險採取了多種形式的講真相。可是被剝奪了話語權的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活動,相比中共的電視、報紙宣傳,真是太微弱了。
由此,法輪功學員想到了,如果能在電視上傳播出法輪功真相,那樣在很短的時間內,會有更多的人,通過真實的視頻節目,看明白事實真相。從而認清中共的本來面目,使更多的人能在「真善忍」的行為準則中,明辨是非,並從中獲益。
他認為,參與插播的學員們深知中共的殘暴,知道可能因此付出的代價。「他們不是想做英雄,但是為了真理,為了喚醒被謊言毒害的世人,他們全然不顧個人的安危。很多人也因此付出了鮮血和生命。但是,正因為法輪功學員的持續講真相,特別是電視插播,使很多人從中得到了喚醒和震撼。」

那晚法輪功真相傳遍長春

時間回到2002年3月5日晚8時許,夜幕低垂之際,當時因堅持信仰被迫流離失所的張忠余,來到位於長春市亞泰大街交三道街的一家食品雜貨店。

「當我跨入店門的時候,驚奇地發現,店主和三、五位顧客正在看電視,他們議論著,顯得很驚奇,我抬頭往電視一看,電視正在播放法輪功真相節目,其中有自焚真相,法輪大法洪傳世界,還有李洪志師父,還有法輪大法受到各國政府,團體褒獎的一些鏡頭等等。」

當播放著《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店主調了幾個頻道,可是幾個頻道都在播放相同的法輪大法真相節目。「當時我意識到,這是法輪功學員梁振興等已籌劃多時電視插播,他們成功了!」


2001年1月23日江氏集團導演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其中涉及謀殺和多起命案。在慢放的錄相中,可以發現劉春玲被身著草綠軍大衣的彪形軍警特務當場擊殺。劉春玲的女兒、年僅12歲的劉思影半年後也突然死亡。周永康接手政法委後,罪惡之一就是協助掩蓋羅干炮製法輪功自焚偽案中涉及的暗殺和人命。(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為了打消店主的顧慮,張忠余當場說:「看這個節目吧,挺好的。」這樣,大家靜靜的站在那裡又看了20多分鐘,直至電視節目傳輸信號中斷。

透過放慢後的電視鏡頭畫面,長春乃至吉林省的很多地區民眾清楚的看到,央視所謂的法輪功自焚的諸多疑點,人們明白了中共利用造假的「自焚」新聞節目,意圖詆毀法輪功學員,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視,是為進一步打壓法輪功群體造聲勢。

長達五十分鐘的電視影片,讓吉林長春一帶上百萬居民們,在一夕間瞭解了法輪功真相,國際媒體也紛紛報導這起事件,稱此為「法輪功最為大無畏的行動之一」,中共宣傳的謊言一下被大面積揭穿,驚恐萬分的江澤民下令「殺無赦」。當時正在北京開「兩會」的中共吉林省省委書記王雲坤,急急帶著這道密令趕回長春,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肆抓捕迫害,恐怖籠罩了長春市和吉林省各地。

劉海波2小時被折磨致死


劉海波和妻子侯艷傑的合影(明慧網)

連續幾天,長春到處是警車,3月11日晚,張忠余試圖聯繫多位法輪功學員的傳呼,但是都連繫不上,他到了大馬路夾4馬路著名老店鼎豐真後新開發的社區,去見一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人稱「大海」的劉海波住處,當時劉的妻子正在床上哄孩子睡覺。

交談十多分鐘,房門突然被打開,衝進七、八個人來,為首的手裡還拿著手槍說:「誰也不許動,叫什麼名?」兩人沒回答,對方便凶狠地施以一陣毒打、試圖用繩子勒住兩人的手腳及嘴,當時劉的孩子受驚嚇大聲哭叫,劉海波呼求著說:「別嚇著孩子!別嚇著孩子!」

但是父親對孩子的憐憫,以及孩子的哭叫聲都沒能使這夥惡人絲毫的停手,直到將兩人打得失去掙扎的力氣、張忠余在暴打中頭部被槍托撞擊鮮血如注,兩人被拉入車子,拖到寬城區公安分局,被關進不同的房間,惡警用強大電流的電棍、棍棒齊打,期間隔壁還傳出另一位女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的聲音。

當張忠余被暴打地逐漸失去掙扎的力氣時,聽到一個聲音在打電話說:「......劉海波已經沒有心跳了。」「市醫院嗎?趕緊來一輛120救護車,到寬城分局來,這兒有一個叫劉海波的已經沒有心跳了。」參與電視插播的劉海波,就這樣在被惡警抓捕後,酷刑折磨不到2個小時,活活被迫害致死。

而張忠余隨後被送往長春市公安局一處,又被蒙上眼罩帶往長春市郊淨月潭山上的交通賓館,那是秘密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幾乎一整層每個房間都有一個鐵椅子和數根電棍等刑具。在此他被嚴重的電擊陰部,雙腿被棒擊地像是被刀剜出一個個血肉模糊的坑痕,直到被迫害地奄奄一息,最後被送往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興業街的「吉林省監獄管理中心醫院」。當時,他看到入院日期寫著2002年3月15日。

劉成軍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2002年4月1日的圖片顯示:關押的房間內血跡斑斑,劉成軍已無力保持自然坐姿。(明慧網)

在這個醫院中,他遇到了同被關押於此參與插播的梁振興和劉成軍。還有曾接受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採訪的王玉環、孫淑香等。當時,長春市及吉林省其它市縣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許多都是被酷刑折磨後,被送到這裡進行「治療」。可是,很多人都沒能在這裡活下來。

這裡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四肢被多天固定在床上,只有在「檢查身體」和有「採訪」者來時,才被將手銬摘下來。在這裡,法輪功學員們都經歷了被強行注射藥物、抽血、吊瓶輸液等,還有很多因此而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灌食等迫害。
當時,劉成軍沒有絕食,在腿上還有槍傷、手上還有燒傷都未癒的情況下,雙腳戴著腳鐐,雙手戴著手銬銬在床上,四肢被長時間固定在床上。

在3.5長春電視插播前,張忠余曾經和劉成軍見過幾次面。「開始時早有耳聞一個非常能大量傳遞法輪功真相資料往來於長春、農安、松原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人稱‘大客車’。後來得知‘大客車’就是劉成軍。」

劉成軍當時也是30多歲,身高大約1.78米,顯得很魁梧忠厚的樣子;大大的眼睛放射著堅毅的目光。他在農安是管糧庫的幹部,在當地被人認為是一個「肥差」。據說,劉成軍修煉前,是很有「霸氣」的,很多人都不敢惹他。修煉後,他變得為人處事既講道理又非常和善。

據一法輪功學員講,劉成軍一次在被關押的勞教所裡,好像施展出來「障眼法」似的,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幾道大鐵門及有人嚴密把守的勞教所。張忠余曾經在2001年年底的冬季,和梁振興、劉成軍等人一同下載網路上的消息、曝光當地惡人,當時他們累了就朗讀《轉法輪》並煉功。

「再見到劉成軍時,是在3.05插播後,我們都被抓捕並被酷刑折磨至生命垂危時,被關進了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張忠余說。那時的劉成軍已經不是以前非常健壯魁梧的身材,雖然遭受了這麼多的迫害,可他對法輪大法的信念絲毫未見動搖。

在吉林監獄中,劉成軍因不放棄信仰,多次被打的很重,牙都被打掉了。在2003年12月中旬左右的一天,張忠余在吉林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二樓「病房」裡,聽到樓下外邊有「犯護」高聲喊說:「劉成軍又回來了!」

劉成軍才剛「出院」被送回吉林監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內,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被抬回到了監獄醫院。張忠余急忙趴著窗戶向外看,劉成軍由一個非常魁梧的人,變成了瘦瘦的一個人了,被兩個「犯護」用擔架抬著,快速的向傳染科方向走去。「這就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的劉成軍。」

據當時去看望劉成軍回來的「犯護」說:「劉成軍的血管都憋得找不到了,輸液也輸不進去。」劉成軍又被送往長春市的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第二日,就聽說劉成軍離開了人世。

常夜審提審 梁振興被迫害離世


因插播被迫害慘死的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大紀元資料室)

而插播的策劃者、聯繫人梁振興,張忠余認識得很早,大約在1996、1997年間。當時梁振興30多歲,中等的身材,顯得堅實有力的樣子,有點企業家的風度;眼睛略小,透射出善的光芒;說起話來,語速不快,但顯得很有自信感。在當地煉功點,附近多是中共吉林省直機關的家屬宿舍,來學法的也多是省級機關幹部及家屬,梁振興常與他們一同分享修煉的心得。

1999年7.20後,中共開始瘋狂的打壓迫害法輪功,梁振興就傳出被非法勞教,釋放後和一些學員們向民眾講述受迫害真相,還記得一次,他和一些法輪功學員利用氫氣球把掛著的條幅升得老高,一時間,長春市的許多街路,人們見到許多高高飄舞的法輪功真相條幅,驚嘆不已,有的說:「法輪功真神了,這條幅是咋掛上這麼高的呀?」

大約是2001年的冬季,梁振興與幾位法輪功學員開始籌劃利用電視插播技術,向更廣泛的民眾公布法輪功真相。梁振興也就此事和張忠余討論過,希望找到更多的合適人選,張忠余當時因協助聯繫、印發、傳遞資料而沒有參與。直到3.5插播成功後,再見到梁振興時,就是在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

當時雙腳被戴著腳鐐的梁振興,由於被關押和遭受酷刑折磨,已經明顯的瘦了下來,體重只剩下百餘斤,體型與1999年前比,簡直判若兩人了。兩人在監獄醫院裡偶然地碰面,梁振興簡短而快速地問,他被非法綁架迫害的事,是否在明慧網上曝光出來了?他們兩人都表示要繼續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後來,張忠余被轉到長春第一看守所後,聽曾與梁振興關在一個監號裡的刑事犯講,長春市公安局一處的惡警們常常夜間將梁振興提出去「夜審」,回來時是抬著回來,梁振興被惡警用電棍電的一個乳頭都電糊了。梁振興一直被關押到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

盼鐘鼎邦獲得國際聲援

張忠余強調,這裡所披露的劉海波、劉成軍、梁振興被迫害的情形,只是他所知道的一小部分。中共對法輪大法學員長達十二年的酷刑折磨、虐殺甚至活體摘取器官,目前被公諸於世的也僅僅是冰山之一角。

在長春事件發生前後,大陸各省還有多起電視插播。近日,臺灣學員鐘鼎邦被江西國安秘密逮捕,被控參與提供大陸電視插播器材,張忠余表示,並不清楚鐘鼎邦是否參與插播,「但是針對一個摧殘、屠殺民眾的政權,對其惡行的揭露與曝光採取的任何方式,都是令人稱讚的勇敢舉動。」


〈劉成軍〉(堅忍不屈的精神),Kathleen Gillis,油畫,32×58英吋,2004年。

去年2月王立軍出走、薄熙來下臺扯出的政變陰謀,環繞著法輪功問題引發的高層搏擊,以周永康為首的國安系統策劃的這起綁架行動,張忠余說:「這是中共為了維持其搖搖欲墜的暴政、為其繼續殺戮民眾、迫害法輪功學員所採取的進一步犯罪的行為。」

他懇切地呼籲國際社會,共同關注臺灣學員鐘鼎邦被捕事件,「勒令中共停止對法輪大法及民眾的所有迫害,終結中共暴政。」

(本文略有刪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