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有個「宰相村」


【看中國2013年12月11日訊】在中國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望世家族,這就是河東聞喜裴氏家族。這個世族的發祥地,就是現在的山西省聞喜縣禮元鎮裴柏村。

「裴氏家族」探源

裴氏家族自古為三晉望族,也是中國歷史上聲勢顯赫的名門巨族。「自秦漢以來,歷六朝而盛,至隋唐而盛極,五代以後,余芳猶存,在上下二千年間,豪傑俊邁,名卿賢相,摩肩接踵,輝耀前史,茂郁如林,代有偉人,彪炳史冊。」其家族人物之盛,德業文章之隆,在中外歷史上堪稱絕無僅有。

裴氏家族公侯一門,冠裳不絕。正史立傳與載列者,600餘人;名垂後世者,不下千餘人;七品以上官員,多達3000餘人。在上下兩千餘年間,先後出過宰相59人,大將軍59人,中書侍郎14人,尚書55人,侍郎44人,常侍11人,御史11人,刺史211人,太守77人,郡守以下不計其數。還多次與皇室聯姻,出過皇后3人,太子妃4人,王妃2人,附馬21人。

自漢、魏,歷南北朝,至隋唐、五代,在中華大地兩千多年的歷史進程中,裴氏家族在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諸方面,均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僅隋唐二代活躍於政治舞台上的名臣就不下數十人。其中著名的政治家有裴秀、裴楷、裴蘊、裴矩、裴他、裴讓之、裴政、裴寂、裴冑、裴度、斐樞等;軍事家有裴行儉、裴茂、裴潛、裴叔業、裴邃、裴駿、裴衍、裴寬、裴果、裴文舉、裴鏡民、裴濟等;法學家有裴政;外交家有裴矩、裴世清等。

隋代名臣裴政,是著名的法律學家。據《隋書》記載,裴政在斷獄時,「用法寬平,無有冤濫」,深得民心。又因敢於直言進諫,多所匡正,享譽朝堂內外。隋文帝繼位後,裴政等人受命制定隋朝新律《開皇律》。裴政博採魏、晉、齊、梁等南北朝時各家刑典,取其可用之處,廢除了前世的梟首、鞭笞等酷刑,把刑訊時慣用的大棒、毒杖、車輻壓踝等酷刑全部革除,並規定民有冤屈,縣不受理時,可依次上訴郡、州、省,仍不理者,可直接向刑部申訴。《開皇律》無論從內容到形式,比歷代任何律令都顯得格外開明,是一部劃時代的古代刑典,為後世立法奠定了規範格式。明代大思想家王夫之高度評價道:「今之律,其大略皆隋裴政之所也」,足見其影響深遠。

隋朝文林郎裴世清,是個九品小官,正史甚至沒有給他立傳,但他卻是在我國歷史上第一個代表國家,率領訪日友好使團出訪日本的外交大臣。隋大業三年(607年),日本國派遣使者小野妹子訪隋,次年3月到達長安。裴世清受隋煬帝詔命,率隋朝使團一行13人回訪日本,並晉見了日本天皇,獻上了文物及國書。他攜帶的這份國書在日本的《日本書記》太籍中被保存下來,成為永久的歷史見證,為發展中日睦鄰友好關係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名臣裴矩(547——627年),是供職於周、隋、唐的三朝元老,為政廉謹,頗負清名。他先後任民部侍郎、內史侍郎、尚書左丞、史部尚書等職。隋煬帝時,裴矩受命赴張掖(今甘肅)主管與西域各國開展貿易之事。在與各國商人接觸中,他獲得了有關西域各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等大量寳貴資料,編撰成《西域圖記》3卷。書中不但以大量的文字介紹了西域44國的國情,還繪製了許多地圖,標出了從敦煌到達地中海的3條大道,其中中道和南道,即為歷史上有名的「絲綢之路」。

唐開國元勛裴寂,在隋末群雄並起、天下大亂之際,高瞻遠矚,順天順人,鼎助李淵起兵晉陽,建立了李唐王朝。

唐宰相裴耀卿(681——743年),致力於整頓漕運,保證了南糧北調的水道暢通,解決了唐王朝沿續了幾十年的關口糧荒問題,開元年間傳為佳話。

一代賢相裴度,更是世代傳頌,名垂青史。在唐代政治家中,裴度的名字完全可以與唐初的名相魏徵等人相提並論。他從青年時代便胸懷壯志,正氣凜然。其一生的最大功績就是竭盡畢生精力去一次次地削平藩鎮割據勢力,特別是在平定淮西藩鎮吳元濟叛亂中,立場堅定,力挽狂瀾,功績卓著,使唐朝又一度取得了統一,出現了「元和中興」的政治局面。淮西之亂平定之後,唐憲宗封裴度為上國柱並晉國公。後來由於奸臣構陷,裴度三起三落,幾度入相,幾度出藩。裴度為相歷憲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詩文大家韓愈、柳宗元、白居易、劉禹錫等都曾撰寫詩文頌揚他的功德。他的一些事跡,甚至被編成傳奇小說,在民間廣為流傳。

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明明是59位宰相,何來六十位呢?原來,裴柏村對面的村子阜底村,是南宋名相趙鼎故里。趙鼎因推薦岳飛,反對投降,主張抗金,最後絕食而亡。兩村近在咫尺,幾乎連為一村,故有此說。

在各個學術領域中,裴氏家族卓有成就者更是朗若群星,閃耀古今,不勝枚舉。

西晉地圖學家裴秀(224—271年),總結我國古代地圖繪製的經驗,創造性地制定出「製圖六體」的原則,即分率(比例尺)、准望(方位)、道裡(距離)、高下(地勢起伏)、方邪(傾斜角度)、迂直(河流、道路的曲直),為編製地圖奠定了科學的基礎,為地圖學的發展作出了劃時代的貢獻。他所著《禹貢地域圖》18篇,是我國第一部關於地圖學說的專著。他被譽為「中國製圖學之父」。

南北朝時期的「史學三裴」——裴松之、裴馬因、裴子野,皆以治史享有盛譽。裴松之為陳壽《三國誌》作注65卷、博採群書,史料翔實,流傳千古,開注史之先河。宋文帝稱讚他「裴世期為不朽矣!」他的兒子裴馬因為司馬遷《史記》作注,寫成《史記集解》80卷,流傳於世。他的孫子、裴馬因之子裴子野撰寫編年體《宋略》20卷,其敘事、評論都超出了沈約所著《宋史》水準。二著均影響非凡,永垂後世。

唐代小說家裴鉶著《傳奇》一書,首先提出的「傳奇」這個專有名詞,以後發展成為一種新興的小說文體,且愈來愈富有生命力,深得世人喜愛。

裴氏家族千餘年來,將相接武,代有偉人,確實是中外歷史上的一大奇觀。所以,在我國的歷史劇中,表現裴家的戲劇就有好幾個,像《游西湖》、《李惠娘》、《裴恆遇仙記》、《白蛇傳》等,演的都是與裴家有關的事。名劇《白蛇傳》裡的法海,是唐初政治家、書法家裴休的兒子。歷史上的法海,本來是正麵人物,可明清小說出世後,法海便成為反麵人物了,這其實這是中華民族古老的文化被破壞了。

作為一種獨特的歷史文化現象,兩千餘年來,裴氏家族的興隆與輝煌,引發著人們的深思。

追溯裴氏家族經久興隆的原因,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總結了三條,即聯姻、世襲與自強不息。裴氏家族歷史上共出過附馬、皇后、太子妃、王妃、公主、蔭襲95人。由聯姻、世襲所結成的封建裙帶關係,這無疑是促成裴氏人物顯露頭角的優越條件,但並不是主要原因。對於公侯將相數以千計的裴氏家族來說,起決定作用的原因在於他們重視教育,自強不息,頑強拚搏。「重教守訓,崇文尚武,德業並舉,廉潔自律」是裴氏家風的主要特徵。裴氏曾有家規,子孫考不中秀才者,不准進入宗祠大門,謹遵「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教,不知義」。裴柏村至今仍保留著重視教育的傳統,幾乎家家門樓上都有「耕讀傳家」的大字,初中以下沒有不上學的孩子。改革開放以來,村裡考上大學的有30多人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