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苟延殘喘在「有毒的GDP」裡

2013-12-12 20:10 作者: 楊連寧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12日訊】隨著PM2·5爆表至600以上的灰霾從由北到南擴張,上海也繼北京滿街戴口罩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樓高車堵的」有毒的GDP」裡開始了苟延殘喘!。

一個人之所以能夠裝睡叫不醒,是因為屋里拉著厚厚的窗簾。如今一旦拉開窗簾「我以為我眼睛瞎了」(網友語);其實,是我們看到國內「人富了,空氣毒了,怪病多了甚至怪胎多了」的「高排碳指數」一路攀升,「河兩岸的人富了,而河水變臭了甚至乾涸了」的「全民總污染指數」的一路攀升。我國每天有近萬人患癌,每7個人中就有1人死於癌症。國內不但新生兒缺陷越來越多,而且,死於食品、水、空氣、藥物污染的患者也越來越多了。這些災禍,不都是中國人被「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黑色魔咒擊中了嗎?

經濟增長本身不能成為目標,而應該把人的福利、人的尊嚴、人的完善作為最終的目標」(加爾佈雷斯語)。但中國「社會也是個起鬨的場所,幹什麼事都要別人說好,贏得喝采聲,會導致人自激。什麼叫自激?就是話筒和喇叭串了,音樂放大N倍成嘯叫,人就受不了」(王小波語)。多年唯物主義的「GDP至上」跑偏了,變成了「見物不見人」,把人自己當成了物,自己把自己當成了賺錢工具。 

說到底,世間最寳貴的財富,不是別的,不就是人自身嗎?假如我們信奉了「40歲以前拿命換錢,40歲以後拿錢買命」,賺錢賺到昏天黑地,不見天日又污水遍地,喪失了陽光、空氣與水這三樣基本消費的話,那麼,這種要錢不要命的生活方式,不是通往地獄的捷徑嗎?

中國人發明瞭醉蝦。醉蝦的特點是,腦子被酒灌昏後,身子仍舊狂躁地彈跳。當政府把「印錢、賣地、挖礦」當成脫貧致富短平快的三件法寳,用「沾血的煤炭」「抽血的汽油」「注水的人民幣」「謀財的房子」「帶毒的GDP」把我國變成為全球最大的泡沫經濟體之後,中國人倏然回頭,卻發現自己身陷險境,不得不在漫天毒氣裡苟延殘喘,可怕不?

正如鐘南山所言,「管你什麼和諧社會,管你什麼綱領的,人最關鍵的一個是呼吸的空氣,一個是吃的食物,一個是喝的水。這些都不安全,什麼幸福感都沒有!」反躬自省,如今連陽光、空氣與水都匱乏起來了,享用不上了,我們是不是真的步入了一個「錢多了、人窮了」的弔詭境界?「人淪為物的奴隸」(馬爾庫塞語)的現代病,曾經把西方人引入歧途。如今它又煙囪裡招手,把中國人往「卡奴、房奴、車奴、妻奴、孩奴」的黑路上引領了。試問,假如一個人的生命與健康危在旦夕,活在世上來日無多,他賺到再多的錢還有什麼用呢?

你走遍世界各國,根本看不到國內每天滿大街送桶裝水的景象。為什麼?因為清潔並可以飲用的自來水,是現代政府公共服務的基本供給。國內做不到潔淨水管道入戶,大家只好高價買水喝了。試想,難道國內今後還要出現滿大街運送桶裝新鮮空氣的風景嗎?難道國內大城市最終要弄成中國人為保命而四散逃離的人去樓空的廢墟嗎?

以往我們對待生態環境的態度,像對待廁所一樣,需要的時候上一下,方便完了就完了,這也是國內的廁所大多很髒的原因。這個態度,表明我們只追求樓高車多的現代化,卻不追求人的福祉的現代性;表明我們只艷羨物質文明的外殼,不懂得精神文明、制度文明與生態文明的內核——我們吃杏子只吃果肉,不吃杏仁,不夠傻嗎?

刺耳的「人口飼養場」,是劍橋經濟學家形容中國、印度人口爆炸、生態退化的用語。他們認為,藉助工業化與城市化,中國、印度也能養活巨量人口,但生態環境退化得像個「人口飼養場」,人喪失了生活在自然中的樂趣。其實,樂趣還在其次,僅空氣、水、土壤與食物的污染,早已使我國成為地球上不大適宜人類居住的一方水土了。

正如克魯格曼所說的,「從某種程度上說,中國的「低消費高投資」像是一種龐氏騙局。」樓越建越高,車越開越堵,國內表面上一派繁榮富裕景象,但實質上,泡沫化的中國經濟,根本不具備富裕繁榮的本質特徵。亞當·斯密、馬歇爾與劉易斯,共同發現了經濟史的無情法則:真正的富裕繁榮時期,必需品的真實價格是下降的,貨幣的幣值是上升的,否則就稱不上是真正的繁榮富裕。只有在衰退蕭條時期,必需品的真實價格才是上升的,貨幣的幣值才是下降的。這個歷史法則的發現,給賺錢賺暈了頭的同胞們頭上兜頭澆了一瓢冷水,讓我們打了個冷丁:30年以來,國內的必需品一直是漲價的,人民幣則一直是貶值的——我國經濟其實一直是在抗擊衰退與抗擊蕭條的!

劣幣多了,劣貨也多了;良幣少了,良品也少了,表現為人民幣購買力與商品品質的同步降低:肉價菜價高了,肉食蔬菜的品質卻降低了,消費也萎縮了;水電油氣貴了,水電油氣的品質卻低了。總之,中國人離錢近了,離低廉充裕的真實財富反倒更遠了。由此可見,賺錢賺到小命不保,不過是我們遭到了自然法則的懲罰罷了!

拼爹是近親退化,恃強凌弱是返祖。道德越低牟利越多,其實是道德越低成本越高;良知越少災禍越多,其實是中國人在自己拉屎自己吃。人道關懷的稀缺,人際競爭的劣質化,都是中國社會生存法則的弱肉強食的結果。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動物性屈從」與「集體性蠢行」(羅素語),也是賺錢法則的劣質化、暴力化、野蠻化的表現。所以說,不得不在「有毒的GDP」裡苟延殘喘,貌似天災,其實是中國人的人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