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三峽被腰斬 兩岸生靈遭塗炭(圖)

2014-05-22 08:09 作者: 董林杉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大壩的建成給中華民族留下了無窮的隱患。(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4年05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董林杉綜合報導)中國古人是非常講究地理風水學的,長江三峽是世界最大的一條龍脈,它造福並養育了中華民族數千年。中共建政前長江還是「一張白紙」, 建政後六十多年來,在長江的干流和支流上修建了五萬多座大壩水庫,根本地改變了長江的自然河流生態。特別是三峽大壩的建設,將長江腰斬,中華龍脈就此重傷,將中華民族的巴山蜀水風流之地盡毀其中,給子孫萬代帶來的後患難以估量。景觀古蹟被毀,珍稀物種滅絕,酆都淹沒,鄱陽湖和洞庭湖枯竭,四川、青海、西藏強烈地震,西南大旱,氣候異常…..然而,這只是剛剛開始。

長江三峽流域 生態急劇惡化

近年來頻繁發生的天災都是中共政黨一意孤行、破壞環境所導致的惡果。片面的不顧後果的發展經濟,導致自然環境和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由於長江三峽大壩截流,導致長江水位常年低於正常水位。位於江西省北部、長江南岸部的中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現在已經瀕臨死亡!近3000多平方公里碧波蕩漾的湖面現在已經基本消失,原本需要划船才能抵達的湖心塔樓現在步行就可以了!而中國的魚米之鄉洞庭湖也面臨同樣的命運。鄱陽湖和洞庭湖的乾涸不僅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了巨大影響,也造成附近多個城鎮上千萬人飲用水緊張,而傳統漁業更是遭受了毀滅性打擊!

近幾年兩大湖泊乾涸見底,空氣中水蒸氣含量進一步降低,地表乾燥無法形成降雨,導致梅雨季節縮短。而梅雨季節幾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嚴重的高溫乾旱。超過40度的高溫長時間烘烤江南大地,持續下去,江南水鄉有可能變成中東沙漠般的高溫煉獄。

三峽大壩的蓄水造成山體滑坡,大壩的阻擋,長江通航水路的總長度萎縮;大成庫,水流變緩,河流自淨能力大減,河流兩岸大量高污染工廠向河流排放的幾百萬噸工業污水以及兩岸農田使用的化肥和殺蟲劑,長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溝;

地上地下資源都被挖光了,空氣和水都被污染了,那片富饒的土地已經徹底被糟蹋,不適合人類居住了,迄今為止已經造成一百多萬人口世紀大遷移,很多人遷移後生活處於「三無」(無土地、無工作、無出路)和「三低」(低於過去,低於平均水平,低於貧困線)狀態,導致民怨沸騰。

長江流域自古是中國人口最稠密,影響生存在附近的高達7億人口。而資源毀滅式開發耗乾了中國的資源和生存基礎,讓接下來幾代中國人承受苦果。如果中國老百姓跑不出去,就會一直忍受環境污染,旱澇災害,地震塌方等一系列的自然災害。急功近利的開發不僅摧毀了長江生態環境,更讓長江變成污染嚴重的「毒水」,數據顯示,全國大約四成廢水和污水直接排入了長江,使之淪為中國最大的排污渠。長江上游數十種珍稀特有魚類瀕臨滅絕,長江生物種群和數量驟減,過去長江有一百四十三種魚類,如今僅剩下十七種。

三峽最大隱憂  齊岳山斷裂

2013年新年伊始,海外媒體再次聚焦,三峽水庫的蓄水放水對周圍地質的衝擊已經造成了齊岳山、寒池山等山體裂縫。據大陸媒體描述,寒池山的山體裂縫是從山頂向下裂開,寬不到幾十米,深度卻達上千米。這是繼2008年底《三峽晚報》披露位於西陵峽上段長江南岸的秭歸縣的仙女山出現裂縫後,媒體的再次「示警」。

三峽及大三峽地區,本身是地質版塊活動劇烈的地方,有多條斷裂帶貫穿庫區。最危險的地段莫過於齊岳山東北和建始北延斷裂,若儲水太多引發建始斷裂帶破裂進而促發齊岳山東北斷裂活動,洪水透過清江扑向兩湖,後果跟潰壩一樣。

三峽大壩阻礙長江航運問題突出

大陸媒體報導,今年4月28日,李克強在十八大後首次到訪重慶,實地考察重慶長江水道建設、長江通航和沿岸生態保護等情況。李克強在聽到黃金水道面臨交通能力不足、網路結構不完善、綜合交通樞紐落後等問題的匯報時,感概頗多,連嘆「可惜」。

1985年原交通部副部長、政協委員彭德曾旗幟鮮明地站出來,在政協大會上發言,反對建設三峽工程,彭德指出,據初步估算,長江水運能力抵得上十四條鐵路,因此長江的開發和利用,應該以航運為主,而不是以發電為主。彭德問:斬斷了黃金水道,你還能再挖一條長江嗎?

自從三峽大壩2006年竣工以來,就一直問題叢生,其中包括污染物和泥沙不再能夠被江水沖走。大壩竣工以來,上游因為水位提高,航運功能減弱了,下游因為沒水,航運功能更弱了。有些地方某些時段全部停航,特別是枯水期,船就只好擱淺了。重慶市一位資深航運人士表示,目前三峽大壩阻礙航運的問題日益突出,船只要想過三峽大壩,等一兩天是正常現象。如果遇上船閘檢修,就可能等上7至10天,甚至更長時間。

雅信達英語網路有限公司董事長鄧良平表示,長江是黃金水道,問題是三峽大壩把長江給結紮了,不把三峽大壩廢了,黃金水道如何發展?

三峽高層人事變動 腐敗醜聞頻發

2014年3月24日,長江三峽集團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曹廣晶,總經理陳飛被雙雙免去職務。由國務院三峽辦公室副主任盧純擔任董事長,大唐集團副總經理王琳擔任三峽集團總經理。隨後,大陸媒體上對於三峽工程的腐敗質疑之聲不絕於耳。

一名多次參與三峽工程招標的投標人2月份向《時代週報》說:「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分都沒有經過正規招標,說暗箱操作是客氣了,實際上全是‘明箱操作’」。三峽工程是目前為止中國最大規模的工程項目。近日媒體報導稱,20多年來,全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隨著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牟暴利的機器。

根據巡視組和審計署的報告,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李鵬推托三峽責任 牽出江澤民

今年3月,海外江派媒體開足馬力揭露李鵬家族貪腐,國內媒體紛紛跟風報導。但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博鰲論壇與近期醜聞纏身的李鵬之女李小琳高調會面,或許向外界釋放了一個明確信號,即中共高層打大老虎的目標不是李鵬,或是被李鵬在三峽問題上拋出的江澤民。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在三峽大壩擬議建設之初多次上書中共當局,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不可上馬之緣由。三峽大壩開工前,黃萬里曾致江澤民等人三封信。

然而,江澤民李鵬等既得利益集團對此錚錚忠言置若罔聞,不惜置人民於水火。三峽工程數千億投資,即便僅「雁過拔毛」似地剝一層皮,百分之一中飽私囊,也是幾十億!利益如此之大,當然要強行上馬。至於對國計民生有多大危害,甚至最終建成之後因為危害太大而不得不炸掉,只要私囊已滿,他們並不關心。
1989年,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臺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其地位,在一片爭議聲中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李鵬在回憶錄中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主持制定。近期爆出的周永康案中,周的兒子周濱家拿到了大渡河水電站的項目,據稱年收入高達9億。而此項目原本應該屬於陳飛當時所在的國電集團所有。其中的利益交換可見一斑,江澤民集團在此中的利益也不斷遭到曝光。

專家預言 大壩終將被迫炸掉

三峽水利工程逐漸變成了「水害工程」,被外界稱之為全世界最大的爛尾工程。王維洛博士預言,三峽工程運行三十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他還表示,越早炸掉三峽大壩越好。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預警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90歲高齡的黃萬里晚年病重昏迷中仍喃喃呼出:「三峽!三峽,三峽千萬不能上!」2001年8月27日,他帶著無盡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