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馬鐸奇遇兩婦人(圖)


馬鐸,長樂(今福建長樂縣)人士,永樂九年(1411年)他以歲貢生的資格入會試。有一天,他正趕路,見一女屍暴露在路邊,於心不忍,脫下自己的衣服將屍身蓋住,並將其移至一古墓安葬。這樣一來就耽誤了不少時間,眼見得曠野茫茫,夜幕四垂,正淒惶間,忽見遠處有一點微微的燈光。他走過去一看,原來是疏林中有間茅屋,就大著膽子叩門求宿。不料開門的卻是個素裝少婦。那少婦不卑不亢,詢知來意後,便答應借宿。這使馬鐸倒有些猶豫。他回頭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十分睏倦,只好硬著頭皮進裡屋歇息。他低著頭不敢看那少婦,也不多說話,放下行李,納頭便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及至醒來,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別那少婦打算趕路。那少婦不說別的,口佔一絕道 :

寒夜多蒙到妾家,爐中無火未烹茶。
郎君此去登金榜,雨打無聲鼓子花。

馬鐸一邊聽著一邊低頭向外走,覺得頭三句都好懂,唯末句難以理解,想問問清楚。一回頭,令他大吃一驚:哪裡有什麼茅屋?哪裡有什麼少婦?只見樹木扶疏,一杯黃土,睡處則是古塚旁邊的一塊大石頭!

又有一天,馬鐸穿行在一條田間小徑上,這條小徑僅能容一人行走。走著走著,突然一位農婦挑著一擔柴擋住了去路。馬鐸想退回去避讓,但要退半里多路,心下又有些遲疑。那農婦看出了他的心思,就主動搭話道:「先生大概是進京趕考的舉子吧!我出一句上聯,您能對得上,我寧願涉泥淌水讓路;對不上,您只得屈尊或下田或回頭了,怎麼樣?」馬鐸心想,被你一個農婦難住了,我還進京趕什麼考?便爽快答應了。那農婦抬起一隻腳對馬鐸:「我的女兒善於刺繡,並且特別喜歡繡菊花,我這雙鞋就是女兒做的。不過她自己鞋上繡的是菊花,而我鞋子上繡的是菊蕊。我問她為何這樣,她說:‘娘天天清晨出門,路草中多露水,蕊遇露水不就開了嗎?’但小婦人鞋上這菊蕊卻從來都不開放,因而戲成一句下聯:‘青鞋繡菊,朝朝踢露蕊難開’。可是上聯老想不好,先生是飽學之士,請以上聯賜教」。

乍一聽,馬鐸覺得並不難對,但認真推敲起來,確實還頗為難。這些時日急於趕路,形同腳夫,思路也枯澀不靈了。想了一會,覺得一時還對不了,又不想多耽誤時間,正打算脫鞋下水讓路,忽然一聲響,好像有什麼東西飛過。他一抬頭,農婦已經不見了,眼前阡陌縱橫,小徑筆直通向大道。原來是走的太急,誤入叉道而已。遂快步折入大道,一路上追憶當時的情景,玩味剛才的對句,心下好生驚詫。

總算到了京城,且順利的通過了考試。到殿試交卷的時候,主考見他兩鬢霜斑,長相跟永樂帝十分相似,心中暗暗稱奇。讀過他的文章之後,又覺得筆力雄健,火候純熟,便力薦此卷,擬選為狀元。不料當時的宰相白雲慶有個剛成年的愛女,欲選本科狀元為婿,他所屬意的是林志。林志是福州人,鄉試第一,會試又第一,且少年英俊,的確堪為佳婿。林志本人也覺得這科狀元穩拿,後來聽說已將馬鐸擬為狀元,心中怏怏不樂,很是不服。

白雲慶得知狀元擬選了年過半百的馬鐸,也十分氣惱,於是使盡千方百計,想為林志挽回,而主考卻一步也不肯退讓。

傳臚那天,永樂帝聽說在定狀元的問題上尚有爭議,便令人上殿面試。兩人上殿叩拜畢,站立一旁。永樂帝見馬鐸年齡雖大,但穩健非常,其貌又與自己相像,也暗暗稱奇。又見林志少年翩翩,氣宇軒昂,亦頗感有動人之處。當時永樂帝手中正持有一把繪有梅花的白扇,就指扇為題:

         白扇畫梅,日日迎風花不動;

林志一時答不上來,馬鐸立即對道:

         青鞋繡菊,朝朝踢露蕊難開。

永樂帝高興的點了點頭,又指殿外一盆鈴兒草,云:

         風吹不動鈴兒草,

馬鐸又隨口應道:
         雨打無聲鼓子花。

永樂帝見馬鐸對得既迅速又工穩,連聲讚道:「真狀元之才也!真狀元之才也!」階下百官同聲稱賀,林志亦表示佩服,馬鐸就這樣爭得了狀元。

(摘自《中國古代秘史》,白領整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