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民主抗爭(圖)

——用腳闖出一條路來

2014-10-25 07:21 作者: 譚競嫦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10月25日訊】從9月下旬開始,一場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運動在香港再度出現,引發全球關注,北京的中國領導人也在嚴密監視之中。這場起初被稱作「佔領中環」的運動後因抗議者使用雨傘抵禦胡椒噴霧、催淚彈以及天氣而被稱為「雨傘革命」。藉助這場「無中心」運動的平臺,香港市民爭取《香港基本法》所承諾的真正意義上的、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權。

抗議者的另一項訴求是被他們稱作「狼」的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辭職,因為他們堅稱梁振英不能代表香港人民多元的民意。上週揭露的梁振英於2011年底秘密收受澳洲公司614萬美元巨額款項的醜聞,引發了對他各種腐敗的指控,使局勢火上澆油。

這場針對香港民主未來的大衛與歌利亞之戰,對香港的民主前途、大陸對香港的政策乃至與中國政治經濟發展利益攸關的全世界會有哪些影響呢?一些背景知識有助於理解這一歷史性事件的發生。

歷經150年的英國殖民統治後,香港於1997年7月1日回歸中國。根據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將享有高度自治,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將保持50年不變。1990年由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全國人大」)頒布有「小憲法」之稱的《香港基本法》也同樣承諾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香港人民享有包括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新聞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在內的基本的權利與自由。

根據《基本法》的規定,「最終目標」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行政長官。2007年,中國最高立法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了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可由「普選」產生。但後來在2014年8月31日發布的決定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又規定「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而且普選必須在獲得由北京操控的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支持的二至三名候選人之間進行。

正是這一決定引發了抗議。

到目前為止,北京對香港公民抗命運動的反應很符合其獨裁專制的一貫作風:他們封殺有關消息流入大陸,而只允許那些親北京、反對示威的網路帖子。就連「雨傘」這樣的詞也因此而被屏蔽。北京還透過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等官方宣傳工具以強硬語調評論示威遊行。中國政府聲稱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絕不更改,並將香港人的公民抗命貼上「動亂」的標籤。這令人聯想起北京對中東茉莉花革命和臺灣太陽花運動的類似處理方式。

北京還重複其一貫論調,指責美國和西方國家政府等反中國勢力干涉「內政」、暗中煽動運動或為其提供資金。

然而,北京對抗議活動的處理方式並非僅限於言辭。與三合會等犯罪團夥組織有聯繫的暴徒和肇事者試圖對抗議人士發起暴力衝突。這一現象雖然令人恐怖,但並不意外。運動的組織者很快要求調查並追究這些團夥的威脅、恐嚇以及針對女性示威者的性騷擾。雖然有一些香港人因為遊行所造成的交通或其他日常生活上的不便而反對示威,但社交媒體上曝光一群經常戴著面具的反佔中團體乘載安排好的巴士抵達和離開示威現場並安排就餐。這群人所享有的優厚資源令人起疑他們的背後有一個反民主政權在撐腰和提供資金。

組織抗議活動的三個團體——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由大學生組成)、學民思潮(由高中生組成)和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都已發表聲明否認北京的指控,並對香港政府對遊行的不當處理做出了策略明確的回應。一個抗議標語這樣要求道:「不要盡信你所聽到的。擦亮雙眼,認清事實,釐清謊言。」在堆放水、食物、膠帶和線的街旁有一個標語寫道:「我是境外勢力。」如國際媒體所廣泛報導的一樣,香港示威者組織良好並擅用高科技。他們設立了受害者熱線、學生自習區,甚至政治電影之夜。他們還建立了傳統的關公壇(關公是三國時期一名象徵忠勇、正直和仁義的將軍),並在臨時搭建的禮拜堂舉行宗教儀式。

隨著事件的持續發酵,遊行吸引了社會各界越來越多的支持,如教師、記者、工會,其中包括竹子腳手架能手在內的普通工人。在警方拆掉第一組竹子路障後,建築工人則幫助示威者建立起新的路障。這場鬥爭的結果還不明朗,但有一點應該記住:這不是香港人第一次站出來向試圖剝奪他們權利和自由的行為說「不」。2003年,5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由北京支持的23條安全法立法,拒絕給當局提供壓制言論自由、獨立媒體、隱私和不同意見的有力工具。在香港的年輕人、老年人,以及包括商界、學術界和法律界在內的社會各界的團結一致的努力下,這項提案最終被擱置。當時的行政長官董建華雖然堅稱不會下臺,但不得不於2005年辭職。

就在兩年前,即2012年的9月,當時年僅16歲的黃之鋒和其他人共同創建了「學民思潮」——一個在這次普選示威中扮演重要核心角色的中學生團體。他們組織靜坐、絕食和舉行大規模運動反對強制推行國民教育科提議。學生們批判新科目的「宣傳目的」是政府的洗腦行為,並表示強烈反對。他們要保護以自由提問、真相、選擇以及獨立思考為本的教育方式。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他們收集了十萬簽名。黃之鋒在一大群示威者前宣布:「我們在創造歷史。我相信奇蹟會出現。這裡就是轉折點。」國民教育科後來由硬性規定變為選擇性實行。當被問到他從過程中學習到了什麼時,黃之鋒回答道:「堅持的意義。每個人都可以關心社會,成為社會的真正公民。」

這種公民的堅持、對中國及國際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的要求、以及社會各界的聯合,是北京所懼怕的未來,也是北京無法避免的未來。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上的軍隊暴力鎮壓後,100萬香港人,也就是每六個香港人之中就有一人走上街頭進行抗議。在過去的25年間,每年六四紀念日,香港是中國乃至全世界唯一的城市一直堅持舉行十萬人以上的集會,公開紀念六四,要求正義和真相。香港人不會放棄他們得以享受個人自由的環境。他們要得到北京所承諾的普選,而不是「一國一制」。香港現在發生的事情是中國大陸未來局勢不可避免的預演。一切只是時間問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