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巨變時代無恥的投機者(圖)

2014-11-19 12:11 作者: 冉雲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投機

【看中國2014年11月19日訊】冉按:最近《遼寧日報》等看上去義正辭嚴的樣子,其實說白了,其實就是想引領社會風向,以為自己在網際網路時代還有這個能力。不特如此,它還以為這樣的做法是自己的獨得之秘,其實早年他們玩這樣一看即讓人反感的做法,並不少。只是比他們現在玩得更加純熟隱秘,不像現在這般赤裸裸地沒有水準。從投機者(靠攏分子)之大搞議題設置,玩弄傳播技巧,欺騙民眾的想法上,的確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是無法分開的。大家看看六十年前劉昌齡所揭示的《靠攏分子的違言論》是怎麼回事。圖片是借用一本關於房地產的書名,但書名能代表我的意思。

所謂靠攏份子,當然是指五十年代初因諸種原因靠攏官府,曲意為其粉飾太平的人。靠攏的原因當然很多,有看到一點新氣象便衷心擁護者、有懾於高壓不得不如此者、有鐵幕一拉便無法自由出入者,當然還有能夠自由出入海內外的說客。這樣的說客如身居港地卻能自由出入大陸的曹聚仁等,受共產黨之邀來為他們裝點門面,向外粉飾,以致誤導海外民眾,給共產黨搞統戰工作。共產黨的統戰工作是搞得很好的,搞得很實際的,實際到冷酷的程度,實際到像我們小時候常說的一句土話:要人就要人,不要人就屙尿淋。他們所用的方法並不高明,但常常湊效,因為看上去很實際,實則就是不容分說的庸俗的實用主義。正如東方學家拉鐵摩爾的夫人告知其夫君,要小心中國學家魏特夫一樣:「此人正拍你的馬屁,以便在美國發跡。他是這樣一種人,要麼舔你的靴子,要麼用他的靴子踩你。」

曹聚仁為了謀得自己在港生存之資,不惜以自己所謂「公正」的面目出現,報導中共五十年代所取得的成就,同時說反右並沒有人們所想像的那般殘酷。事實上,曹聚仁的書讀得也不算壞,缺的確實就是品行。他自以為是能幹的人,交往廣泛,曾有意勸胡適先生返回大陸。大陸一些人請他代話,他們所說的是我們雖然批評胡適,我們只是批評胡先生的學說與思想,我們對胡先生的人格是尊重的。胡適先生當然不會這樣小兒科,對專制及獨裁的本質沒有認識。他看了此信後問道:沒有思想,何來人格?所以他對曹聚仁的評價是「妄人」,可謂中的。需知溫婉和靄的胡先生,從來很少對哪個人這樣說狠話的,這只能說明曹聚仁的確太過明目張膽地以「中立」自居,卻幹著巧拿盧布的格外勾當了。

四九鼎革後,很多著名人士滯留港臺,飄零海外,實乃迫不得已,誰想離開父母之邦?但留在狼窩裡,還不如到雖不是祖國卻是相對自由之地,甚至直接到西方民主國家去奮鬥。但國內的宣傳便把這些人視作漢奸或者白華,這實在是誅心之論。這樣的誅心之論,不獨中共的官方主流說法如此,就是為中共當說客,勸那些逃到海外的人士,或者滯留海外的留學生回來的人,也都喜歡用這樣的說法。從陳垣先生寫給胡適先生的一封公開信開始,這樣看似私人的說客方式,便常用不衰。其實這是私信而公用,實在是受命之勸誡,為了讓更多的人投入專制的羅網而已。這樣回國後,腸子都悔青的人,恐怕不在少數。至於六十年代回國的一些學者或名人,如吳世昌、郭有守(民國四川省教育廳廳長)、瞿同祖等,可能更有難言之隱。瞿是在海外學界研究中國法律史、社會學等方面的著名學者,1965年回來,讓其閑置十幾年,快到八十年代初了才能正規做學問,耽誤了他的大好時光,這裡面的委屈,外人哪裡能得與聞?如他像何炳棣、楊聯陞諸先生一樣留在美國,那麼瞿先生的成就無疑會更大。當然,因為家人在國內,為了團聚,迫不得已,哪知回來卻是此等局面?

1950年8月25日諶小岑(與周恩來同屬覺悟社成員,《周恩來統一戰線文選》裡收有寫給他的信)於香港《大公報》(大公報是拿納稅人的錢辦的紅色報紙,搞意識形態滲透,中共是全世界一等一的高手)發表了一系列「勸說信」——《給海外朋友們的幾封信:(一)——「走上了光明大道的祖國」》,為粉飾中共的鐵幕,並且為他們招那些還沒入狼窩,一同回來與他共同生活在狼窩。對此香港自由出版社1951年1月出版了一冊劉昌臨所著的《靠攏份子的違心論》,就是關於諶小岑此事的。胡適先生說,中共的厲害,不僅在於你沒有說話的自由,你連不說話的自由都沒有了。

現抄一段劉氏此書的「前言」,以證胡適先生所言不虛:「‘悲莫痛於吞聲’,‘哀莫大於心死’。這是古來的成語:形容一個人或一群人到了極度失望,而又莫可奈何的神情,可謂至矣盡矣!但當前中共治下的一般民主人士,其處境猶有甚於此者,那真是人間世(似應為「人世間」——冉注)的莫大悲劇了!原來‘吞聲’的悲痛,那只是說不出,或者不敢說,不肯說而已。‘心死’的哀傷,那只是窮途末路,此生已休,不復再有任何希望而已。然而沉默,既可表示消極;無言,有時亦即等於反抗,而行屍走肉,槁木死灰,不過甘於沉淪,自了一生,有時‘醇酒婦人’,故肆摧殘,更寓有牢騷萬種,‘自壞長城’的報復之意。但遇著了共產黨,這種種手法,都無所施其技,它要你說,你就不能不說,它要你作,你就不能不作。無所謂願意不願意,只是看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什麼方式而已。尤其所謂民主人士,為要表示前進,表示革命,表示心悅誠服,表示‘思想搞通了’起見,更絕無不說話的自由,‘鬧情緒’的自由,或者‘自顧自’的自由;更厲害,是你想說的不能說,不想說的偏要你說,想作的不能作,不想作的偏要你作,這種違心、悖志的言行,除了逼著令人恍惚、麻木以外,那只有一味地裝瘋、做傻了。」

為了讓大家更能概略地瞭解此書的意義,現將目錄附於後:

(一)前言

(二)諶小岑的公開信

一、諶小岑這個人

二、人變成了打字機

三、朋友.孫中山的像片

四、屈原,蘇武,到底是否中國人?

五、北伐到底是誰領導的?

六、假借名義,人民在哪裡?

七、誰是漢奸,誰願作白華?

八、「是許多人採取決策的時候了」?

九、好一段「動」的解放八股!

十、朋友!你又將怎樣呢?

(三)乾坤一擲,同歸於盡!

一、中共被蘇俄驅策參加韓戰

二、龐大的財政收支——空前的人民負擔

三、效率與浪費、最強與毀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