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稻對中國大學的失望(圖)

2014-12-29 21:29 作者: 米稻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4/12/29/20141229080509717.jpg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4年12月29日訊】大學,在念中學的時候,我總是對這個即將走進的地方充滿了期待。在應試教育裡活得太痛苦,大學裡沒太多束縛,可以自由的發展。現在想起來,這只是對擺脫不自由的現狀一種希冀,不切實際的幻想罷了。而實際的狀況是,在擺脫一種不自由之後,你會發現等待你的又是另一種不自由。實際情況是,這個國家里根本沒有自由這個說法。沒有話語權,道出真相時,你面臨著被捕,甚至被剝奪生命的危險。當然你也沒有選票,更沒有權力監督。公民權是自由的保障,沒有應得的公民權哪來的自由。

事實上我們失去的更多,因為我們沒有權力,所以也只能面臨被人剝削,當然也沒有尊嚴。

然而我們並沒有被教導要去追尋,擁有自由——甚至比生命更為重要的東西。大一大二的時候,每週星期三早上,我總要起一個大早,去上所謂的馬哲,近代史,毛概。這些課上,我總是被教導:我們目前的首要任務是經濟發展;社會主義社會民主是最優越的民主;美國的制度並不適合我們;好好學習,將來建設我們的社會主義現代化社會……我想說的是,教育不需要灌輸意識形態,而需要予青少年們以公民的思想,幫助其塑造普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中學教育做不到,大學教育在這方面同樣是失敗。

開政治課是我對大學教育失望的一個原因。既然在這種制度下苟活,接受洗腦也是必經的一道程序嘛。然而大學生活已經過去一半,竟從未有過任何課真正吸引了我。專業課上,老師基本是照本宣科,無非是把教材的意思敷演一遍而已。我很疑惑,難道大學的課堂不應該是很精彩,不應該處處是真知灼見,引發學生思考和探討的講堂嗎?這樣的課程,至少我從未有過。思維的辨搏,思想的交融,智慧的啟迪,這是我所想的大學課堂上應有的東西。且不論專業水準,我想在心智的啟迪上,這些課程,算是失敗了吧。

教師的水平也實在堪憂。川大教師周鼎前日發微博稱自己將不再在川大開課。在他悲壯的告白中,我們也看清一個事實,就是現在大學教師的職稱評選只注重科研項目的數量和質量,而卻不注重教學的質量。科研帶來科研經費,高校互相攀比的就是科研經費,成果。然而,高校卻普遍忽略了學校最重要的,就是教書育人。科研搞得好,並不代表你的課也精彩。周鼎老師每上三節課卻要準備三週。我雖不是川大人,但聽說他的課確是最受歡迎的。我想他肯定能在所授的中華文化課上給學生展現一個古老卻富有活力的中華文明,字字珠璣,把自己的智慧和學術的沉澱傳授給學生。我畢生所遇的老師,教給我的是知識,但絕非智慧。

大學,其實也算半個社會。所以呢,這其中還是要被各種領導來管教,被各種開會所煩惱。當然也對上行下效的輔導員們,班委們的種種行為司空見慣。對學霸的歧視也表示淡然。——畢竟這個大環境就是這個尿性,但今天我要表達我小小的不滿。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