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2015,外企上演中國大潰敗(四)

2015-02-09 11:33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2月08日訊】(接前文)

四 中國外儲看起來很美

2014年二季度末,中國外儲接近4萬億美元。如此巨大規模的外儲數字,讓世界都認為中國是大財主。各國希望通過與中國的經濟交往,從4萬億美元中分得一杯羹。實際上,中國的4萬億外儲是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遮羞布,也是外企大潰敗關鍵原因。

外儲表面上是中國財富,實際上是中國政府的外匯債務。早期外資很少進入中國時,中國主要是賤賣資源以及本土血汗工廠的出口創匯。中國政府將外匯拿到自己手中,以人民幣給出口創匯的單位。中國政府擁有對整個國家的所有權,不存在對本國單位欠債的問題,外儲屬於政府。

問題是,當外資進入中國時,通過中國的外儲制度,將美元給中國外管局,外企手中拿著是人民幣在中國國內從事經濟活動。同時中國政府承諾,外資離開中國時,外管局以美元換取外資手中的人民幣。這種投資活動屬於資本項目資金,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外儲就成為負債。在中國積極對外資實施招商引資的背景下,外資進入中國的數額越大,換給中國政府的外匯越多,中國的外儲也規模越大,意味著中國政府對於外資的負債也越多。

隨著債務持續增大,外儲出現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問題。首先,外企對外儲擁有所有權,但是由中國政府經營。如果外儲主要是本土血汗工廠出口創匯獲得的資金時,中國政府擁有外儲的所有權。由於本土血汗工廠出口創匯能力有限,外儲金額少,中國政府對外儲極為珍惜,儘可能節約外匯,減少外匯消耗。但是,隨著外企進入持續增加,外儲主要變成對外企的負債,中國政府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轉變。隨著進入中國的外匯資金越多,中國政府的表面實力也越強大。中國政府花費外儲,等於花外企的錢,辦自己的事。所以,中國政府肆無忌憚在國際上揮霍,財大氣粗,形成貌似很強的勢力。

其次,外企手拿人民幣,在中國市場從事經營活動。對於外企來說,持有人民幣僅僅是中間手段,獲得利潤後,外企是以人民幣匯率折合成美元計算手裡的財富。如果外企認為中國市場不理想,會將手中的人民幣換成美元離開中國。在中國市場中,外企的市場份額日益擴大,獲得的利潤持續增加,潛在兌換人民幣的數量數額也在持續增加。或者說,外企由於持有越來越多的人民幣,對於外儲的所有權也在持續增加。

而中國擁有對外儲的經營權,便在全世界撒錢,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中國政府運營外匯儲備的方式,主要包括幾個方面:

1、大量購買各種礦產資源,支持高能耗、高資源消耗、高污染的中國經濟。隨著中國的採購胃口持續擴大,推動世界能源和資源的價格暴漲,扭曲整個世界經濟,削弱歐美國家的經濟基礎,加劇歐美金融和經濟危機的深度和廣度。而且,中國在落後國家和地區大規模資金投入,包括大量借錢給非洲國家,進而減免非洲國家的債務。這些資金的作用是支持中國企業在非洲擴張,瘋狂破壞性開採非洲資源,破壞了非洲的自然環境。

2、收買歐美等各國政府債券,並且大量購入歐洲資產,緩解歐美各國政府對中國的態度。中國外儲中有上萬億的美國政府債券,另有數千億美元兩房債券,還有大量歐洲政府債券。通過買債的方式,歐美各國政府緩解對中國的限制,甚至支持中國拯救世界的言論,烘托出中國經濟持續向好的輿論環境,吸引更多外資進入中國。其中,雖然美國政府債券的價值有一定保證,但是數千億兩房債券和大量未透露金額的歐洲政府債券基本已經血本無歸。而且,中國外儲在美元指數處於80以下的時候,大量將美元換為歐元和日元,搞所謂的分散化投資。當美元持續上漲、日元和歐元顯著貶值後,這些資產的價值也大幅縮水。

3、放貸給俄國和委內瑞拉等反西方的國家,高價簽訂石油天然氣的供貨合同,將大量利益輸送給這些國家。例如,中國對俄國的大量利益輸送,讓俄國入侵烏克蘭的行為可以堅持更久。這樣就形成一個利益機制,就是通過中國這個中轉站,來自西方國家的錢,被用來支持反西方國家的行動。由於歐美等政府被中國收買,對這種行為視而不見。

4、支持中國企業亂投資。隨著中國外儲快速增加,中國國企大規模到國外購買資產。一般來說,中國企業購買資產後,這些資產都嚴重貶值,也就是投資嚴重虧損。在這些虧損中,既有企業的戰略錯誤,也有利益輸送的因素。利益輸送的是指某個權貴在海外以很小的代價購買某塊地,然後宣稱這塊地擁有豐富的資源,進而翻數倍以極高的價格賣給國企,權貴獲取相應的利益。

5、 權貴和富豪跑路。由於外儲資金巨大,同時外資還在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兌換外匯容易便捷。權貴和富豪瞭解中國的形勢,擔心中國隨時發生動盪,所以大規模出逃。權貴和富豪出逃後,在相應的居住區買房炒房,購買奢侈品,推動當地房價的持續走高,刺激當地的奢侈品銷售。

在全世界撒錢的背後是中國政府根本政策的轉變。2008年次貸危機後,中國正式從出口導向經濟模式逐漸過渡到外資依賴經濟模式。這個過渡的關鍵在於,中國政府看到,中國在世界上消費花錢撒錢越多,中國經濟在世界上顯得也越強,外資也越青睞中國經濟,進入中國資金也越多。所以,中國開始實施外資依賴的經濟政策,也就是主要依靠外資的力量支持中國經濟的運轉。這個轉變,在2008年後的世界和中國經濟的演變後發生。

2008年次貸危機後,美國實施第一輪QE印鈔,中國隨之配合更大規模的刺激政策。由於次貸危機從美國發源,美國經濟極度悲觀,美聯儲印鈔僅僅是暫時穩住局勢。而中國的經濟狀況主要受世界經濟變冷的影響,雖然中國經濟受影響較小,但是大量在沿海血汗工廠工作的農村勞動力返鄉,對中國統治造成嚴重威脅,中國為了消化數億勞動力就業,推出比美國更激進的經濟刺激計畫,而且聚焦於鐵公基和房地產等行業。當中國推出大規模刺激計畫後,中國的房價從恢復到暴漲,帶動經濟表現出繁榮景象。中國的建築和汽車行業極為火熱,引發大量建築工程方面的進口,進而引起大量的中高檔以上消費。中國奢侈品消費急劇增加,到歐美香港等旅遊的中國人瘋狂購買奢侈品,讓西方對中國的消費能力刮目相看,甚至希望中國拯救世界經濟。國際游資看到中國的火熱經濟,大量進入中國,希望從中國經濟增長中分杯羹。隨後,美國推出巨量QE2,隨後天量QE3,以繼續穩定經濟。天量廉價資金被印出後,壓低美國利率到接近0,同時加劇美國社會的通貨膨脹。看到美國經濟低迷,中國經濟火爆,大量資金湧入中國,希望從中國獲得資產增值,推動中國的政策轉變。

中國政府的政策轉變,關鍵在於外匯收入的對比。血汗工廠時代,中國政府採取各種措施,實施全國性動員,外匯收入和外匯儲備都相對較少。當外資陸續進入中國,帶來急劇的外儲增長。1990年代開始,中國政府急迫需要獲得美元,以達到購買國外技術和產品維持統治的目的。1994年開始,中國通過人民幣大幅貶值、大力推廣血汗工廠模式,實現出口創匯。

從中國外儲的數字對比可以看出,1993年末,中國外儲是212億美元,1994年血汗工廠實施後,外儲迅速增長到516億美元,說明血汗工廠效果立竿見影。隨著中國血汗工廠的出口規模持續擴大,中國外儲規模快速增長,到2003年底超過4000億美元。隨著中國吸引外資的力度加大,外企在中國的投資規模急劇擴大,進入中國的資金也急劇增加。另外,外企規模大、出口產品價值較高,對於中國出口創匯起到顯著作用。在本土工廠和外企湧入的兩方面共同作用下,到2006年達到10663億美元,是2003年底的2.5倍,並且到2008年底再跳升至接近2萬億美元。從上述外儲增加的速度變化可以看出,中國政府日益依賴外企的力量,推動中國出口和外儲增長。

從2009年開始,中國政府出口相對衰退,同時大規模在世界範圍撒錢。但是隨著外資依賴的模式轉型,通過造勢吸引的外資日益增多,所以外儲還在繼續增長。2011年達到3.2萬億,到2014年二季度接近4萬億美元。

在中國政策的導向下,中國逐漸形成外資輸血、內部自我消耗型經濟模式。外資依賴的重點在於,積極吸引資本進入中國,而出口創匯的作用日益降低。在中國經濟刺激後,規模巨大的資金進入社會,加上外資流入造成的印鈔效應,中國形成顯著通脹,房價和其它產品價格持續上漲,導致中國的生產成本持續增加。從2010年開始,中國政府積極實施外資依賴政策,引導人民幣開始新的升值階段,吸引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套利。

在雙重成本的壓力下,中國本土的血汗出口工廠競爭力較弱,倒閉的越來越多,對出口創匯的貢獻越來越少。中國只能依靠外企出口獲得貿易外匯。不過,由於中國通脹持續加劇,加上人民幣升值,外企出口工廠也越來越難以承受,開始退出中國。

在這個階段,中國外儲還在持續增加,反映出中國日益依賴外資進入,尤其是非生產性的游資進入。2014下半年開始,隨著美聯儲退出QE3,廉價美元供應持續減少。隨後,美元開啟升值之路,美元指數從2014年中的81左右的水平,升值到2015年1月的95水平,半年多升值將近20%。由於外資依賴的政策因素,中國必須維持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以防外資大規模逃離。在中國內部通脹嚴重的情況下,人民幣匯率還被迫跟隨美元,對其它主要貨幣實現相應的升值。這樣的結果導致大多數本土血汗工廠基本沒有出口訂單,隨時倒閉。外企出口工廠也越來越承受不住壓力,開始往其它國家搬遷。

在中國出口急劇減少的過程中,中國的各種產品進口還在消耗大量外匯,而且中國政府還在繼續向世界撒錢。因此,中國經濟已經形成無法自身創造外匯,只能靠外資流入而維持外匯、供經濟消耗的狀況。一旦外資開始大規模撤離,已經基本消滅工廠生產的中國經濟,將面臨整體崩潰。

中國外儲實際上已經弱不禁風,隨時被資金湧出而衝垮。在中國外儲的經營權和所有權分離的同時,外儲資產分配基本是暗箱操作,很少有人知道真實有效的外儲數字。從歷史軌跡上,中國的傳統是想法宣傳製造出美好的前景吸引或者掠奪資金進入,供自己揮霍。當資金揮霍一空,不僅導致經濟崩潰,還進一步發生大飢荒和逃亡。中國外儲暗箱操作看作歷史的重演。

從數字上,中國的外儲將近4萬億美元,看上去很龐大。但是,如果把金額分解,就會發現其中的關鍵問題。大的方面,關鍵問題可以分為三部分:

1、歐洲和日本資產配置:中國從2011-2012年開始大規模實施所謂多元化投資,尤其做歐元和日元的資產配置。隨著美元QE結束,美元從流出美國變成回流美國,進入中國的美元資金逐漸枯竭。而且美元匯率上漲,日元對美元貶值一半左右,歐元在2014年下半年貶值接近20%,都意味著中國以美元計價的外儲大幅減少。根據中國外儲數據,中國外儲在2014年底為3.84萬億美元,比2014年中僅減少1500億美元左右。這個數據裡,還不考慮中國外貿數據造假形成的所謂貿易順差。歐債的資產配置中,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錢投入了高負債國家的垃圾債券,而這些錢基本都拿不回來。

2、亞非拉等落後國家資產配置:從2011年開始,中國的相關研究單位認為,美聯儲QE導致美元走弱而且收益低,不如其它國家的資產收入高,中國應該利用外儲加強資源收購,也就是用錢加強亞、非、拉和俄羅斯等國的關係,確保中國能源、礦產和糧食等能源和大宗原材料的供應;另外,中國也應該加強對新興市場的投資,以獲得更高更靈活的收益。現在,隨著美元升值,這些國家的投資更是很難拿回來。例如,中國借給委內瑞拉500億美元,這個數字按規矩計入外儲,但是委內瑞拉已經對中國違約,也就是既不還錢,也不給中國石油產品。而且,委內瑞拉領導人還造訪中國,要求再借200億美元。這500億美元對委內瑞拉的債權,已經明確違約,但是中國外儲不會考慮沖銷。而且,中國還大量借給非洲和其它拉美國家貸款,明知道這些錢也不可能拿回來,只等著找合適的時機做債務減免——在債務減免之前,這些數額仍然反映在外儲賬上。隨著美元上漲,亞非拉的落後國家已經逐步陷入困境,其它國家也將紛紛效仿委內瑞拉,對中國違約,導致外儲實際損失——只是仍然掛在外儲賬上。

3、美國資產配置和限制:在美國,中國外儲擁有上萬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和數千億美元的兩房債券。對於中國人來說,兩房債券已經成謎,不知道是否已經違約,不知道以後能否拿到錢,可能早已成為壞賬。在上萬億的美國政府債券上,中國外儲只能少量拋售。因為美政府債券是標桿,一旦大量拋售,意味著中國外儲已經枯竭,只能通過拋售債券應急,隨後可能會引發外資恐慌性逃離,加速外儲枯竭。有理由相信,一旦中國外儲枯竭、政府違約,無法償還美國公司的美元資金,美國政府會毫不猶豫地介入,保全美國公司的利益。保全的一個方式是,美國政府可能採取措施,限制或者禁止中國外儲拋售債券,並且凍結中國外儲在美國的其它資產,對美國跨國公司追回一定補償。所以,一旦中國外儲遭到大規模擠兌,外儲在美國的資產也將難以大規模動用。

從上述的分析可以清楚看出,中國的外儲表面很多,但是真實有效的外儲金額存在很大的疑問,再考慮到流動性,當資金加速流出中國時,中國政府具有較高流動性、應對提款的外儲估計只有區區數千億美元而已。(待續) 

(供稿單位: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