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拔釘驚煞人 學者哀嘆國之哀(圖)

2015-02-13 09:31 作者: 齊之豐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師範大學校門,習近平2014年9月9日到北師大參觀訪問(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看中國2015年02月12日訊】中國教育部長袁貴仁1月底高聲強調,高等學校要將意識形態控制當作當務之急。這番言論在中國國內外引起普遍的注意,在中國國內則引起激烈的爭議和批評。

儘管中國官方媒體對有關的爭議報導盡力低調,即使是有報導,也只是盡量報導力挺袁貴仁的一面之詞,但官方權威通訊機構新華網幾天前的一則報導還是透露出有關爭議不是茶杯裡的風波,而是真爭議。那則報導的頭一句說:

「近期,教育部部長袁貴仁火了,因為‘西方教材引進’的一番講話上了頭條。不過,這件事有點兒耐人尋味。」

袁貴仁究竟是何意

中國官方至少現在立場依然是「改革開放」,要「學習和吸收人類文明的一切優秀成果。」作為中國的教育部長,袁貴仁1月底發出的言論是:

「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決不允許各種攻擊誹謗黨的領導、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在大學課堂出現;決不允許各種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言論在大學課堂蔓延;決不允許教師在課堂上發牢騷、泄怨氣,把各種不良情緒傳導給學生。」

袁貴仁作這番驚人之言一發出,立即在中國引起一片驚訝,還引起不少中國人的哀嘆——現代科學思想也可以說是西方價值觀的一部分,今後中國高校該怎麼辦?要把現代科學也禁掉嗎?

中國工人權利活動家、在北京高校擔任兼職講師的嚴元章說,就中國教育而言,從基本的數學、幾何學概念的定義,到文史哲、經濟學等人文學科、社會科學的基本概念,到所有的科學理論幾乎都浸潤著西方價值觀;然而,袁貴仁部長對這一切基本事實似乎全然無知。

嚴元章說:「教育部長說這個話反映了他沒受過教育,沒有教育思想,完全是一種政客的行為。他這種語言甚至還比不上政客,而像一個打手。這實在是一種悲哀。你聽他講話,簡直沒有受過什麼教育。這種人怎麼領導教育?」

博弈與假博弈 

袁貴仁有關西方價值觀和高校應當如何把好政治關的講話被眾多中外觀察家認為是太「雷人」,太離譜。他的講話一發表,立即受到一串質疑。

眾多的質疑包括:中共依然表示堅決信奉的共產主義和馬克思主義顯然來自西方,如何清晰劃出「西方價值」和「中國價值」的分界線?如何區別抹黑與誹謗與講歷史經驗?如何判定以及由誰判定所謂的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言論?如何定義發牢騷、泄怨氣?

面對來自社會上的強烈質疑,官方媒體堅持說對袁貴仁的這種質疑是「故意通過混淆‘西方價值觀念’這個本來有明確而又具體含義的概念等手段來故意曲解、歪解甚至攻擊」。但官方媒體始終沒有回答批評者提出的一系列問題。

從許多角度來看,袁貴仁引起爭議的那番話太令人匪夷所思,以至於一些中國問題觀察家禁不住猜測,袁貴仁的言論或許是中國教育界的保守派勢力跟大力推行反腐敗運動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領導班子進行的一場博弈的一部分。

北京中國學中心(The Beijing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的教務長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就是一位持有這種「博弈論」的觀察家。

墨儒思2月5日在《華爾街日報》網站發表博文,認為中國官方先前已經發出信號,要在教育界展開反腐運動,而中國高校在基本建設和招生方面是貪污舞弊的重災區,於是,在教育界利用權力貪污受賄的中共保守派便發動意識形態論戰攻勢,以轉移視線,扭轉反腐敗運動的方向,保障自己的平安與既得利益。

但是,在中國評論家田奇莊看來,當今中國教育界官場,或者說當今中國整個官場整體利益是一致的,因此並不存在這樣的一個博弈。他說:

「我覺得的現在基本上所有掌握權力的人,包括教育系統,包括基層地方政府,他們是極力維護權利,維護所謂的穩定,維護所謂的官方的意識形態,維護過去的一些極左的觀念。他們一方面要反腐,一方面要維護政權。他們的反腐,抓的都是極其個別的人,沒有對腐敗的勢力,腐敗的根基作出比較有效的措施,遠遠沒有開始採取所謂的讓腐敗分子不敢腐、不能腐的措施。」

田奇莊還指出,從中國的大環境和歷史來看,袁貴仁所發表的在許多中國人聽起來「左」得刺耳、在許多外國人聽來莫名其妙的言論,以及官方媒體隨後發表的力挺袁貴仁的那些「左」的言論都是其來有自,毫不奇怪的:

「這麼多年來,自從共產黨執政以後,就形成了一種‘寧左勿右’的慣性,維護權力。在維護權力,維護統治方面是‘寧左勿右’。在中國官場上的人多年來都有一個深刻的體會,這就是,左的人最終得到好處,誰要是站在民眾立場上誰就要倒霉。」

「拔釘子」一語驚人

假如說,袁貴仁部長的講話令許多中國人擔心中國當局在開歷史倒車,那麼,中國官方媒體隨後發表的中國社科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朱繼東力挺袁貴仁的文章則讓許多批評者感到中國歷史又倒退了50年或60年,倒退到1966年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或倒退到1957年「反右運動」時期。

批評者認為,朱繼東文章所提出的「抓好高校意識形態工作要敢於拔釘子」的說法令人不寒而慄。北京高校兼職講師嚴元章說:「要我說,(‘拔釘子’的說法)這是‘文革’前五十天的語言。當時主持‘文革’的是劉少奇,鄧小平。尤其是劉少奇公開說,那就是另一場‘反右’運動。用現在的語言說就是‘反右’升級版。他打擊的就是知識份子。五十多天裡,在北京地區大中小學教師被打倒了上千。學生上萬。」

嚴元章說,無論是劉少奇還是毛澤東都喜歡拿知識份子開刀;現在中國還有人喜歡這麼做,令人有一種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覺:

「要說‘拔釘子’,就我所知,中國幾乎所有的懂知識、懂文化的人都是‘釘子’。提出批評意見的人就是釘子,就是要拔掉嗎?這是哪裡來的道理呢?  哪條法律有這樣的規定?你不是高喊‘依法治國’嗎?到底要是以什麼治國呢?」

與此同時,在評論家田奇莊看來,

「許許多多這樣的人掌握了各級權力之後,他們所做的事情就是維護權力,生怕有人質疑他們權力的合法性、正當性。在有人傳播了社會大眾認同的普世價值觀之後,他們就坐立不安,生怕他們的真實面目給暴露出來,所以就要千方百計打壓,以此來維護他們為所欲為的權力。」

爭議走向詭異

眼下,由袁貴仁的講話所引發的爭議還在繼續。

天津南開大學校長龔克2月9日做客中共官方的人民網,表示「最近我在網上看有人講要全面清理、純潔、整頓教師隊伍,這個我不能同意,這是1957年的思維或者1966年的思維。」

人民網的報導說:「南開大學校長龔克今天(2月9日)在人民網訪談時表示,我們在加強意識形態工作時不能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不能重蹈歷史上對待知識份子的‘左’的錯誤。」

龔克的這番話被許多中國公眾認為是難得的大膽直言,是當今中國所需要的大實話。但中國的新浪微博轉載龔克上述講話的鏈接失效。

現在外界還不清楚這種鏈接失效是技術故障還是官方言論控制的一部分,也不清楚中國有關高校意識形態問題的兩種聲音到底哪個將佔上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