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經濟逼近懸崖(圖)

2015-02-16 08:05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2月16日訊】2014年中國貨幣發行大放水,貨幣供應量達122.84萬億元,與2013年末的110.7萬億元相比,淨增11%,明顯高於經濟增長。2014年新增的12.14萬億貨幣80%以上用於貸款,全年新增貸款達9.78萬億元,不僅比2013年增加8900億元,更比2009年創下的9.59萬億元最高記錄還高了1900億。增發了這麼多鈔票,究竟流到哪裡去了?有一個事實是公認的,即大部分貸款並未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了非生產領域,即金融市場。

大量印鈔支撐了2014年中國股市

今年1月24日,中國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發布《2014年A股市值年度報告》,告訴中國人民兩大利好消息,一是去年A股市場市值總規模達37.11萬億元,超過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證券市場;二是中國證券化率達到58.3%(A股股票市值37.11萬億元/GDP總量63.65萬億元),遠超2013年的證券化率40.1%,離美國的證券化率距離又拉近一步。

但我得潑兩盆冷水。中國證券業界人士喜歡用證券化率低來說明中國股市規模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目標是趕超美國的證券化率。這種比較忽視了兩個因素:一,美國股市是全球股市,股市市值由全球資本承托;中國的A股市場資金來源主要是國內,再加上假外資,即國內通過各種管道流出去的資金再回流。二、美國股市奠基於健全的信用制度之上,中國的信用制度相比缺陷太多,各種欺詐行為不斷,懲治乏力。《2014年A股市值管理行為年度報告》中就談到,2014年股市操縱行為出現了三類新變化、新特點,其中之一即為:出現以「市值管理」名義內外勾結、通過上市公司發布選擇性信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縱股價的案件。在國內股市封閉運轉且欺詐行為普遍存在的情況下,證券化率高往往意味著股市泡沫大、投機性強——這是第一盆冷水。

第二盆冷水是,散戶又被誘導做了一回冤大頭。據《市值年度報告》資料,2014年滬深兩市1284家公司重要股東和高管合計減持2218億元,其中高管合計減持套現641億元,創歷史之最。這種急切套現,完全是為了應對中紀委即將開始的國企反腐而採取的金蟬脫殼之計。十餘年前在國企改革之時,不少國企高管(其中不少是李小琳等「紅後」)通過經理人持股(MBO)方式取得國企股份,為了不讓自己巧取豪奪來的錢財在反腐敗過程當中化為烏有,他們想方設法在股市上抓緊套現。

大量貨幣進入債務循環圈

2009年那4萬億刺激經濟之後,幾十萬億新增貨幣嘩嘩從印鈔機裡吐出,地方政府花錢暢快,官員群體摟錢痛快,只愁藏錢找不到合適之地。美中不足的是從此地方政府債務纏身,但地方政府深知,天塌下來有高個頂,中央政府絕對不會讓地方政府關張。

地方政府果然押中寳了。中央政府終於又發揮社會主義特有的「父愛主義」精神,準備為地方政府債務拆彈。2014年9月21日,《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下發(稱「43號文」),該意見規定,截至2014年底的存量債務餘額應在2015年1月5日前上報;將存量債務分類納入預算管理;統籌財政資金優先償還到期債務。說得通俗點,就是中央準備拿出錢來,為地方償還部分債務。財政部緊跟著於10月下達了《地方政府存量債務納入預算管理清理甄別辦法》,文件條款這裡就不一一列舉,要點是:親愛的各級地方政府,中央知道你們這些年欠了一身債。現在你們趕緊把數字報給我,讓中央來想辦法。子債父還,誰叫咱中央政府是地方政府的「爹」呢。

地方政府原來要政績,擔心頭上烏紗不穩,對債務盡量瞞報少報。據發改委官員李鐵所言,地方債務上報的18萬億,其實不及實際債務的一半,約在30%-40%左右。如今看到中央政府這麼體恤下情,喜極之下,「誠實」上報,結果是地方債務瞬間爆髮式增長,看得財政部長官心驚肉跳:就算是嫡親兒子,也沒有這麼訛老爹錢財的呀。憤怒之下,財政部於2015年1月29日印發了《關於開展地方政府存量債務初步清理甄別結果自查工作的通知》,內容概括而言就是:上報不合格,現打回重報,少報一點免得給中央添堵!

其實呢,中央政府代替地方政府操還債的心還真是白操了。地方政府早就想辦法用借新債還舊債的辦法,既維持地方銀行的運轉,又保證政府手裡有錢花。

銀行為什麼必須聽地方政府的話?只因銀行業競爭激烈,在兩方面必須依靠政府,一、拿到政府財政存款等於有了大客戶,政府手裡有項目,可以決定項目資金存在哪家銀行。二是拿到社區銀行牌照。這是稀缺資源,也是銀行業爭奪焦點。因此,地方政府借新債還舊債這套把戲,銀行只得陪著玩,否則銀行也辦不下去,於是銀行業與地方政府榮損與共,結果是銀行壞帳大量增加,破產風險增高。 

「資本淨輸出國」桂冠難掩「資本外逃」之尷尬

自2013年以來,中國的對外投資猛增,中國商務部帶頭歡慶中國成為資本淨輸出國,中國資本遍佈全球,認為這標誌中國在國際經濟中的地位增強。但全球卻在擔憂中國的資本外逃日益加劇。

先展示那頂「資本淨輸出國」桂冠。從2012年開始,中國位列全球三大對外投資國,2013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創下1078.4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同比增長22.8%。2014年中國對外投資規模約為1400億美元左右,高於利用外資200億美元。因此,中國商務部驕傲地宣稱,中國已經成為資本淨輸出國,美國已經成為中國資本的第一接收大國。這一成就並非虛假,2015年1月22日《華爾街日報》在《中國廉價資本或將湧向全球》中證明,目前中國投資在全球投資中的佔比高達26%,而1995年時佔比僅為4%。相比之下,美國投資在全球投資中的佔比曾在1985年達到35%的峰值,如今佔比還不到20%。

商務部對成為「資本淨輸出國」歡欣鼓舞,但央行卻對資金源源外流感到不妙,於2015年2月5日宣布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希望釋放流動性(約6000億元規模)。

過於專業性的問題就不向讀者解釋了,只介紹此番降准後國際國內金融界人士的反應。美國主流財經傳媒Market Watch日前發表分析文章,稱中國人民銀行意外全面降准,並未有效遏制資本流出勢頭,熱錢出逃的速度超過了新增資金入場,擔心中國將出現大規模資金外逃。

這種擔心自有根據,種種跡象表明中國境內國際資本正在加速流出,高盛分析師MK Tang及Maggie Wei在1月13日發布的報告中分析,自2010年至今,中國累計近兩萬億收支誤差,可能反映資本隱秘外流。國家外匯管理局2月3日公布,去年第四季度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912億美元,創下自1998年以來最大的季度赤字。余豐慧在《中國須謹防最大規模資本外逃釀成金融危機》一文中寫道,人民幣近段時間大幅度貶值,或導致今年第一季度資本外逃更加嚴重:「首先,如果人民幣匯率貶值呈現出不可扭轉的趨勢性演變,那麼,將會使得國際資本雪崩般流出,並且持久性出逃,這時,再多的外匯儲備也會被耗乾,整體性金融風險必然爆發。其次,國際資本外逃可能刺破中國的經濟泡沫,從而引發風險」,作者特別擔心,國際資本恐慌性的出逃將引爆中國的房地產、股市、地方債和產能過剩行業的金融風險。

當一國頻頻使用發行貨幣刺激經濟時,其目的是希望促進企業加大生產投入,增加就業與消費,最終以通脹換來經濟繁榮。但中國近兩年的印鈔數量不比2009年政府投入4萬億刺激經濟時少,錢卻根本未進入生產領域,分別進了股市、債務循環圈,並流出中國。這種情況下,中國再開動印鈔機也無濟於事,因為這貨幣三大流向,沒一條通往繁榮,而是通向懸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