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加平兒子:父親要親眼看到清算江澤民(圖)

2015-02-18 13:10 作者: 常春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5/18/20120518165707306.jpg
著名自由撰稿人呂加平先生(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02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常春採訪報導)2月17日,中國大年除夕的前一天,因言獲罪的著名自由撰稿人呂加平老先生因在獄中健康狀況惡化,在家人的努力和外界輿論的大力呼籲下終於獲得保外就醫。《看中國》記者第一時間採訪了一直參與營救父親的呂加平的兒子於浩宸先生。

記者:於浩宸先生您好,恭喜您,經過多方努力呂加平老先生終於獲得了保外就醫,請問目前呂先生的身體狀況如何?

於浩宸:目前我父親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但暫時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他就是高血壓好像非常嚴重。這次不是在監獄一開始心臟病發作摔倒在地。後來被送到邵陽一個民用的醫院待了3、4天,後來邵陽監獄又決定給他送到長沙的一個叫長康醫院,那是一個監獄醫院,送到那裡待了大概有個10天吧。最後也是病情比較重,當局決定讓他保外就醫出來。

目前,我和父親通過電話了,我覺得父親目前的精神狀態還是不錯的,但是他就說他那個高血壓現在很嚴重,他說那個表都快爆表了。

記者:2010年8月《關於江澤民的假中共地下黨員問題的最新證據》一文在網路上公開後,引起中共朝野震動。同時呂加平老先生失蹤。您能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嗎?

於浩宸:2009年的12月5號,我父親發表一篇文章叫「二姦二假」文章,裡面仔細描述了江澤民的身世,包括他是假地下黨員,假烈士子弟,日姦、俄姦,這篇文章當時影響很大。我父親又順著脈絡又去追查,好像是在2010年的8月份,他寫了一篇江澤民假地下黨員的新證據。

這篇文章裡面就找到了3個80多歲的老人,能夠證明江澤民的入黨時間不是在49年之前,而是在49年之後。找到證人以後,我估計他們就很著急了,最後就找到他。

2010年的9月4號,我父親秘密消失了,因為我在北京,不在湖南,我們都不知道他去哪裡了。過了3個月,我們才知道呂加平和他的夫人被關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已經被拘禁起來了。

2011年的1月17號,我收到了北京市檢察院的逮捕通知書,大概是這麼回事。

記者:現在網路上有不少被抓進監獄的人都會受到一些刑訊逼供,那麼以您父親的身體狀況,您父親在裡頭有沒有可能也遇到了?

於浩宸:那種直接的刑訊逼供、毆打這些應該是沒有。但是那種折磨肯定是少不了。比如他們住的,一開始還沒有被檢察院批捕的時候,住在一個好像是十平米的那樣一個封閉式的一個房間,燈24小時亮著,門口站著一個人,這個人在24小時跟那裡站著,他也不跟你說話,是3班的倒。

對他們的審訊應該是持續不斷的,具體的內容,因為我母親的待遇跟我父親不是很相同。我也沒有見到我父親,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到底他在裡面受到了什麼樣的方式的對待,反正他在裡面承受壓力應該是很大的。

我母親昨天說過一件事,2011年的1月5號,我母親要過70歲生日,那時候就關在我剛才說的那個小房間裡,我母親說要過生日,讓他們送一個蛋糕,他們不給,然後還嘲笑她。她那個房間呢也沒有窗戶,就是一個在屋頂側面有那麼一個很小的窗戶,我母親晚上看一下外面的天他們都要斥責她,後來我母親就在裡面絕食,如果你們不給我送蛋糕的話,我就不吃飯了。絕食了一個星期,在她生日的前一天,關押他們的那個地方才給她送了一個蛋糕,就這麼一個小插曲。這些事都能說明他們在裡面對待他們的各種方式來這樣的從你的心智,各方面的一種摧殘吧。

記者:您說的關押的那個地方具體是哪?

於浩宸:這個地方是一個秘密的地方,我們也不知道,據艾未未說,因為艾未未後來發了一個推特,他說他跟呂加平關的是同一間屋。但是是不同的時間,是呂加平走了以後他也被關到了同一間屋,那個地方據說是在懷柔,一個秘密的一個關押基地。具體這個地方是幹什麼的,我到現在我也不知道。

記者:呂加平入獄後,您們家人一直呼籲營救。有媒體報導稱,您在為父親呼籲期間接觸了一些太子黨,其中包括胡耀邦之子胡德華、趙紫陽之子趙伍軍等人,聽說還有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和智囊姚監復也對呂加平稱讚有加。你覺得這次成功獲得保外就醫,是否與這方面的努力有關係?

於浩宸:我覺得這個應該是多方面的,當然也缺不了他們這一塊,因為他們的渠道可能更加直接,我把資料也給了他們,我相信就是傳遞到他們那個層面以後,會傳到更多能夠直接起到作用的一些人。但是其實最重要的還是網友持續不斷的呼籲。

記者:您作為呂加平的兒子,您覺得民眾為何如此關注您父親的事情呢?

於浩宸:我覺得首先他是無罪的,呂加平寫的文章,他按照中共現在的法律,他也沒有搞組織,去用這些東西,他就寫了一些文章而已。

寫了這些文章裡面最主要的就是江澤民的這些文章影響特別大,我覺得關注呂加平案,就是大家為他的冤屈,這是第一。然後他寫的這些文章,是跟江澤民有關係。

很多朋友,我覺得就是,趙紫陽的兒子見到我,他說了一句話這個形容,我覺得是很到位的,他說你父親是一個壯士,所以大家都關心呂加平的命運,跟他研究江澤民的歷史是分不開的。

記者:您父親出來之後,有人分析,說您父親的這次出來,跟江澤民失勢有關,您對此持什麼態度?

於浩宸:我想這個是有最直接關係的,我原來就說過,要不就是有最高層的人直接下令,要不就是江派的勢力基本被打垮,呂加平才能出來。這次我父親能出來,我覺得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標誌著江系整個是土崩瓦解的,我們說他是蛤蟆王。

我昨天發布消息以後,在微信、微博,整個就沸騰了。因為關注我父親的網友特別多,而且很多也是我這些年在奔波中認識的,他們都非常的關注,有一些經常為我父親呼籲的朋友,激動的都哭了。

記者:您說您父親調查江澤民很多年,那時候江澤民比較有權力,現在很多媒體都報導江澤民的負面消息,由此看來,您父親比較先知先覺的,什麼原因致使您父親做這個呢?

於浩宸:我父親對國家的這種腐敗是非常反感的,所以他是從這個方面開始入手。後來就發現,江澤民是現今如此嚴重腐敗的一個總根子。於是,他就開始研究江澤民這個人。

其實那個時候是非常困難的,包括我父親他是一個非常有技巧的這樣的一個人,他寫的文章都非常的大膽,同時又對他能起到保護作用,而且包括現在披露出來,包括大家所知道的江澤民的歷史,很多都是從我父親第一手披露出來的,後來才經過大家更多的考證。

記者:很多媒體都報導,清算江澤民罪行的日子快了,也有人大膽的分析,您父親出來這件事情,可能預示著江澤民的罪行開始或者已經加速清算了。您對此持什麼態度?

於浩宸:我覺得,他們如果有罪行的話就應該清算,應該去追究他們的,這個有中國的法律。他們貪污受賄,行賄或者是殺人放火,這些有問題就調查嘛,我覺得這個應該對他們這些罪行應該進行徹底的清查。是什麼罪就應該對他們採取什麼樣的處罰。

但是,我也有內部的朋友,前幾天我還見到了,他也跟我說,蛤蟆現在反撲的很厲害。他說你父親,因為前幾天已經傳出過,我父親就是病重的消息以後,他說你們也要注意,不要讓蛤蟆的人下黑手,就是怕他在裡面也好,或者是出來也好,怕蛤蟆的人下黑手。所以,雖然人已經出來了,我們是高興,但是依然不能掉以輕心啊,對我父親的安全,包括我們全家人的安全都不能掉以輕心。

記者:您父親那時候也是差不多70高齡,他調查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會經歷很多阻力和艱難吧,最後又因此被判了10年,他後悔嗎?

於浩宸:我父親他應該不會後悔,我沒有跟他就這個問題交流過,他因為發現了江澤民的問題以後,從15年以前就開始研究江澤民,大概是2000年吧,應該那時候就開始研究江澤民的歷史。後來越研究就越發現他的問題越來越多。

我父親他做這些事無怨無悔,包括我這幾年所為他呼籲,造成的方方面面的困難,我也無怨無悔。今天他能出來我們就是特別,我昨天接到我父親電話我就特別激動,我父親他第一句話就跟我說,「出來了出來了,我們成功了」,說了這麼一句。

記者:能否代表您的父親對關心他的媒體以及海內外的人士說點什麼?

於浩宸:我昨天發了一條微博,我父親呂加平終於能夠保外就醫出獄,在2015年的2月17日,六點半左右,回到了湖南邵陽的家中,感謝所有一直以來冒著隨時被喝茶的危險,為他呼籲、轉帖、發帖、舉牌的朋友們,需要感謝的名字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我都羅列不過來,但是我非常激動,從三年以前,我開始公開為我父親呂加平呼籲以來,所有人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我特別感謝,感謝所有的朋友,感謝海內外所有的關注呂加平案的朋友們,他今天能夠出來,是我們所有人一起的努力。

我父親一定要親眼看到清算蛤蟆。

記者:我代表《看中國》所有同仁祝呂加平老先生和您一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希望呂先生身體早日恢復健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