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兩重天 胡適赴臺 兒子胡思杜留大陸(圖)



胡適夫婦與兩個兒子,左為胡祖望,右為胡思杜

1948年11月29日,共產黨所屬東北野戰軍會同華北軍區主力共100萬人,在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聯合發起平津戰役,與國民黨軍傅作義部60萬人展開決戰。12月12日,北平城被共軍包圍,南苑機場失守,國民黨軍氣脈已竭,力不能支,平津即將陷落。13日,北平西效炮聲隆隆,共軍發射的彈片從清華園上空「嗖嗖」掠過,校內師生及家屬大為驚恐,紛紛逃跑躲避,清華陷入混亂。鑒於此情,校方只好宣布停課,師生員工自尋出路。

在國民政府風雨飄搖、大廈將傾的危急時刻,朱家驊、傅斯年、杭立武、蔣經國、陳雪屏等在蔣介石授意下,於南京緊急磋商謀劃「平津學術教育界知名人士搶救計畫」細節辦法,很快擬定了「搶救人員」名單。名單包括四類:

(一)各院校館所行政負責人;
(二)因政治關係必離者;
(三)中央研究院院士;
(四)在學術上有貢獻並自願南來者。

計畫既定,立即實施。南京方面急電北大秘書長鄭天挺,令其迅速組織胡適等重量級知識份子火速南下,共商圖存大計。密電到達,胡適卻以籌備北大50週年校慶為由不肯起身,而接到電文的清華校長梅貽琦也磨蹭觀望。當時北平出現了一股北大將要南遷的謠言,身為北大校長的胡適為穩住師生情緒,在積極籌備校慶活動的同時再三闢謠:「北京大學如果離開北平就不能稱為北京大學了,所以決無搬遷之理。」事實上,面對共軍的咄咄進迫,胡氏曾有過把北平各大學遷往南方,再度成立像抗戰中長沙臨時大學或西南聯大的念頭,但僅僅是一個念頭而已,尚未來得及詳細籌劃,共軍便向潮水一樣湧來。胡適深覺失望和學校南遷無望。既如此,號稱平津教育界「定海神針」的他,就面臨著一個必須抉擇的急迫問題——是留,還是走?

而此時,鑒於胡適在中國政學兩界不可忽視的巨大存在,共產黨方面也加緊了對其拉攏、爭奪行動。根據中共高層指令,幾個地下黨、原胡適的弟子紛紛潛入北平,通過各種方式、方法做胡的政治思想工作。早些時候已棄教職走出清華園,秘密潛入解放區等待出任中共高官的吳晗,曾專門指派嫡系找到胡適密談,讓胡留在北大,不要無事找事地跟著國民黨亂跑找死。

當然,這次交談,吳晗的指令不再代表過去自己向國共兩黨宣稱的「我們人民」,而是代表「我們中國共產黨」。但是,胡適沒有聽從這位前愛徒,現以高官大員自命者的指令,乃冷冷地回了一句:「不要相信共產黨的那一套!」意思是我不相信,你吳弟子也不要懸在「兩渚岸之間,不辨牛馬」的陰陽界中做著美夢,還是早一點鞋底抹油——開溜的好。最後,胡適旗幟鮮明另加斬釘截鐵地讓來使告訴吳晗三句話:「在蘇俄,有麵包沒有自由;在美國,又有麵包又有自由;他們(中共)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

吳氏知胡老師心意已決,遂放棄了努力,但共產黨高層仍不死心,便以其他的方法進行心理攻勢。據時任北大教授兼東方文學系主任的季羨林回憶,當共軍包圍北平郊區時:「我到校長辦公室去見胡適,商談什麼問題。忽然闖進來一個人——我現在忘記是誰了,告訴胡適說「解放區」的廣播電臺昨天夜裡有專門給胡適的一段廣播,勸他不要跟著蔣介石集團逃跑,將來讓他當北京大學校長兼北京圖書館館長。我們在座的人聽了這個消息,都非常感興趣,都想看一看胡適怎樣反應。只見他聽了以後,既不激動,也不愉快,而是異常平靜,只微笑著說了一句:‘他們要我嗎?’短短的五個字道出了他的心聲。看樣子他已經胸有成竹,要跟國民黨跑。但又不能說他對共產黨有刻骨的仇恨。不然,他決不會如此鎮定自若,他一定會暴跳如雷,大罵一通,來表示自己對國民黨和蔣介石的忠誠。我這種推理是不是實事求是呢?我認為是的。」老季又說:「因此,說他是美帝國主義的走狗,說他‘一生追隨國民黨和蔣介石’,都是不符合實際情況。」

直到1948年12月12日,胡適接到南京教育部長朱家驊親自拍發的密電:「明天派專機到平接你與陳寅恪一家來京」,胡適才有離平的打算。當國民黨派出的飛機飛抵北平上空時,南苑機場已被共軍控制,飛機無法降落,只能空返。

14日,蔣介石兩次親自打電報摧促胡適飛南京,並派專機迎接。胡得此消息,決定乘機南飛,臨行前,他派人勸輔仁大學校長兼好友、與陳寅恪齊名的史學大師陳垣共同乘機赴京,陳垣不從。令胡適想不到的是,不但老友陳垣不從,即使他的小兒子胡思杜也表示暫留在親戚家,不隨父母南行。這一拒絕令胡適夫婦大為吃驚,心中惱怒又不知如何是好。

1941年,胡思杜投奔在美當大使的胡適進入美國學校讀書,1948年夏回到國內,8月30日到北平圖書館報到,成為北圖的一名職員。據胡適辦公室不掛名的秘書鄧廣銘回憶說:「當時胡思杜不願意隨胡適南飛,他剛從美國回北平不久,對國內這幾年的情況不熟悉。他說:我又沒有做什麼有害共產黨的事,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結果胡適夫婦就把他留下來了。」

因事涉緊急,胡適無法也無力在短時間內做通這個腦後長有反骨的兒子的政治思想工作,眼見胡思杜週身充溢著一股年輕氣盛,不知天高地厚的牛烘烘的叛逆氣味,胡適夫婦頗感無奈,只好強壓怒火,隨其便了。胡適對兒子說了幾句不要再像在美國讀書時那樣——整天出去吃喝嫖賭,正事不幹,除了工作,要好好蹲在家中照看家產與書籍之類的話,便告辭而去。想不到這一別竟成永訣。

北平和平解放後,胡思杜被派到華北人民革命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的前身)政治研究院去學習,學習會上他踴躍發言,表示要與父親劃清思想界線;1950年9月22日胡思杜在香港《大公報》上發表了《對我的父親——胡適的批判》,言辭尖銳,鋒芒直指胡適;此後,胡思杜被分配到唐山鐵道學院馬列部教文史,1957年「反右」期間,被定為「右派」分子,他不甘受辱,自殺身亡,年僅37歲。

直到1962年胡適病逝臺北,都不知道他的小兒子胡思杜在大陸已經「畏罪上吊自殺」了。

責任編輯:唐海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