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夏威夷王國的華人駙馬——鉅賈陳芳(圖)

2015-04-27 02:04 作者: 神策郎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芳(網路圖片)

1840-1842年的鴉片戰爭開啟了近代中華民族的近代史。

1842年6月南京條約簽訂後,英國佔據了香港。1848年,美國金山的故事傳入中國,「淘金熱」引誘著中國東南沿海的貧苦居民,赴金山者劇增。同時,太平洋中心的夏威夷群島產檀香木的傳說也吸引著商界人士,很多人赴檀香山和美國前,都在香港停留,購置一些中國用品,香港成為中西商品交易市場。

陳芳,字國芳,別號阿芳,又名國芬,清道光五年(1825年)生於下恭都楊梅斜村(今屬珠海市前山鎮梅溪村)。父陳仁昌,經商澳門,家境頗富,故陳芳自幼受過較好的教育,曾參加科舉考試。陳芳十四歲時,父親去世,家道逐漸中落。陳芳的伯父以前在香港經商,開始只是轉賣中西土特產。

1849年,他預備運一船貨物直接到檀香山銷售,要陳芳和他的一位堂兄弟同往,於是陳芳得到了一個遠涉重洋的機會。陳芳乘船抵達火奴魯魯港,在岸上受到了五十名華人的歡迎。當時島上的華人僅有一百名左右,人們歡迎陳芳是次要的,要看的主要是陳芳伯父的那一船貨物,它經過他們的手將會帶來財富。在入境登記時,陳芳習慣地說了自己的姓名:「陳芳,陳阿芳」,登記官不假思考就寫了「Chun Afong」。西人名在前,姓在後,這樣,「阿芳」(A fong)成了陳芳的姓名。入鄉隨俗,陳芳接受了倒名為姓的事實。

陳芳與堂兄弟協助伯父處理完這批貨物,伯父回國,陳芳卻愛上了這塊土地,他要在這裡伸展鴻圖。陳芳通過辛勤的努力,在很短的時間裏積累了部分資金和經驗。他先在貝父街開設了一間店舖,銷售他伯父走時留下的部分貨物,小店舖一開張,便生意興隆,貨物被搶購一空,連他穿的中國服裝也被買去。1854年,陳芳的經營範圍進一步擴大,他與陳冬合夥開設一間新店舖,店舖的租金每月就達1600美元。1857年7月店舖因鄰近劇院大火所延,產業付於一炬,一位職員拐帶他的三萬美元潛逃,他因而虧損負債。但他並不氣餒,向私人借貸利率達50%至100%的高利貸,回國購了一批新貨物,重新開業,一年後扭虧為盈。

1857年,他用1300美元買下一間新店舖,在富裕白人區購置了一間房子和地皮,同年加入夏威夷土籍。他乘坐的用兩匹馬拉的精緻馬車,完全可以同富有的白人媲美。到了六十年代,他擁有了一隻往返於香港與檀香山之間的私人貨船。中國的土特產和中國傳統傢俱源源不斷運來,供商業貿易和裝飾他的居屋之用。 夏威夷島的經濟開發始於農業,非凡是蔗糖業。早在1789年,中國珠江三角洲的移民就在這裡定居。帶來了製糖生產技術,為夏威夷蔗糖業奠定了基礎。十九世紀五十年代,英、美等國白人逐漸壟斷了這個行業。經商致富後的陳芳決心在農業種植方面與白人比個高下,於六十年代與程植合辦了一家「芳植記」公司。他大膽摒棄了中國舊式用人手或牛力牽引磨盤的工藝,引進西人的機器技術,經濟效益迅速提高。1870年,「芳植記」列名為夏威夷八大企業之一。陳芳從事蔗糖業投資時,正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南方產糖地切斷了對北方蔗糖供給。陳芳抓住這個機會,對美國北部大陸大量傾銷蔗糖,獲得巨額利潤。

1880年前後,陳芳又收購了聞名的潑比可農場一半的股權。該農場僱用勞動力300多名,種植蔗田200畝,在夏威夷企業中名列第十二,他把大學畢業的長子、次子均安排到農場協助治理。1881年,農場失火燒掉了二十多間房子,但陳芳很快恢復了生產,補回了損失。這個時期,陳芳的資產已超過一百萬美元,在當地華僑中列名第一,被譽為「商界王子」。人們發現,陳芳經常從農場推著裝滿金子的小車,向銀行方向走去,車上的金子沒有任何遮蓋,充分表現了他的富有。

陳芳是第一位將中國花木移植於夏威夷的華僑。1870年,陳芳委託運載貨物的船工,將一棵中國荔枝樹運來,栽在他居屋四周的地方,因為土質不合,這棵荔枝樹死了。陳芳沒有灰心,第二次運來樹苗,連同樹苗生長的土壤一起運來,結果成活。這棵荔枝樹成為今天檀香山荔枝林的祖宗。其後,陳芳又成功地引進了榕樹、木蘭花、玫瑰花和雞冠花。這些花木在島上繁衍,被稱做「中國情調」,為來島觀光的各方遊客津津樂道。出入過中國科舉考場的陳芳,明白社會政治地位對其商業經營的成敗有著重大的關係。在初到檀香山的日子裡,陳芳社會活動的第一步是打聽住所的四周有多少社會名流,並把當時的貴族、部長大臣、銀行家、大律師、傳教士等數十人的名字一個個記入腦中,下決心有機會結識他們。

他出入教堂和公共場所,很快就學會了各種舞姿,以便在上層社會裏,爭得華人的地位。他在商業經營中嶄露頭角後,開始施展了他的社交才能。 1856年,夏威夷國王堪姆漢查四世新婚,皇宮新建了一座大樓。陳芳牽頭聯合了幾位華商,在這座大樓裡舉辦了一次夏威夷有史以來最大的婚禮舞會。陳芳將大樓大廳用中國式燈籠和工藝品裝飾得冠冕堂皇,自己拖著長辮子,穿著佈滿金飾的絲綢長袍,親自迎接與會者。國王夫婦和各界社會名流均來參加舞會。當地報紙報導說是「壓倒一系列事件的盛事」。舞會花去三千七百美元,大部分由陳芳支付。他在舞會上與王室某成員的妻子翩翩起舞,成為檀香山中華人中第一樁奇事。舞會舉辦的成功,為陳芳躋身高層社會預備了條件。

1857年,陳芳與夏威夷貴族公主朱麗亞結婚,對他的晉升貴族階層起了決定性作用。朱麗亞的外祖父輩是夏威夷王室成員,父親是美國移民,在夏威夷辦有榨糖廠。朱麗亞姐妹三人,她居長。1850年父母雙亡,留下大筆財產,由王國大臣當監護人,送到基加夫人家中撫養。基加夫人同時撫養另一位王室男孩,叫克拉卡瓦,與朱麗姐弟姐相當。朱麗亞上學時,常從陳芳的居屋前走過。陳芳瞭解到她的出身,並被她的美貌所誘,決心娶她為妻。1855年,朱麗亞15歲,已到當地結婚年齡,陳芳徵得朱麗亞監護人、前王國大臣朱特博士同意,與朱麗亞訂婚。陳芳花了兩年時間,在奴瓦努為朱麗亞建造了一套中西合璧的花園式別墅,於1857年6月舉行婚禮。當地報紙用醒目標題報導了他們結婚的消息。

據史料記載,陳芳的新住所是當時夏威夷最漂亮的建築物,凡在夏威夷旅遊的客人,都要把「參觀陳芳房子」列入旅遊項目。1879年,陳芳從德國購進一套西洋樂器,組成一支樂隊,專門為參觀房子的客人和在這裡舉辦的舞會演奏。 1874年,夏威夷國王堪姆漢查四世逝世。朱麗亞的義兄克拉卡瓦被親美派貴族推舉為王位繼續人。此舉為親英的王后埃瑪所反對,另推繼續人與克拉卡瓦競爭。陳芳與朱麗亞的另一妹夫戴維遜利用其強大的財力,為克拉卡瓦舉辦了一系列的競選活動,最後立法機關以39票對6票的絕對優勢通過了克拉卡瓦任新國王。這樣陳芳作為國王的義姐夫,列名為王室貴族成員,被任命為樞密院顧問。

王后埃瑪的支持者不甘心他們的失敗,發動了一次企業推翻新國王的叛亂。克拉卡瓦在美國和陳芳等實力派的支持下,迅速平息了這場叛亂。朱麗亞的另一妹夫貝爾參與叛亂被捕,經陳芳和戴維遜規勸放棄了立場;陳芳又通過朱麗亞說情釋放了貝爾。後來,反國王派再次叛亂,華人中也有捲入者。他們曾派人活動陳芳,經陳芳反勸,中途退出叛亂。兩次叛亂的平息,陳芳都起了重要作用。

由於與陳芳的關係,克拉卡瓦國王對中國懷著友好的感情,曾於1881年啟程訪問中國,在舊金山受到華人的熱烈迎送。來中國後,李鴻章委派他熟悉英語的助手、輪船招商局總辦唐廷樞(與陳芳同鄉)負責接待。後克拉卡瓦與李鴻章在天津舉行會談,李鴻章向克拉卡瓦詢問了陳芳的情況,克拉卡瓦對陳芳極力讚賞。

陳芳雖然加入了夏威夷國籍,列名王國貴族,但他並不忘記自己是一位中國人。他在夏威夷引入眾多中國的花果樹木,在很大程度上是想把中國的東西介紹於西方。他始終保留著辮子,表示自己是一位中國人。在居屋內,他用中國的工藝品來裝飾,吃、著、穿、戴都保留著中國特色。他用中國的生活方式影響著他與朱麗亞生育的子女。報章報導,由於陳芳與朱麗亞教育子女的趣向不同,曾使家中出現了「中西矛盾」。1862年,他與朱麗亞生育的第一個男孩剛三歲,就把孩子送回老家,接受中國式傳統教育。在任樞密院顧問期間,曾經提出過若干項有利於提高華人地位的議案。 1878年,陳蘭彬、容閎受清廷任命為中國第一任駐美國正、副公使。陳蘭彬、容閎在舊金山建立了領事館,這對夏威夷的華人鼓舞很大。華商聯名向陳蘭彬、容閎上書,請求清廷在夏威夷也設立官方機構,以保障華人利益。由於當時夏威夷主權獨立,非中國駐美公使館職權範圍,且當時中國與夏威夷尚無外交關係,於是陳蘭彬、容閎上書清廷總理衙門,建議在夏威夷設立半官方機構——華商董事會,得清廷批准。在物色華商首董人選時,容閎極力推薦陳芳。為徵得夏威夷方面的同意,容閎就陳芳任華商首董問題與夏威夷駐美國公使埃倫展開談判,埃論表示支持。1880年3月,陳芳正式就任中國駐夏威夷華商首董,陳芳的居屋成為華商董事會駐地,中華帝國的龍旗第一次在這裡升起。陳芳就任華商首董後,旋即辭去夏威夷樞密院顧問職務。

1881年,「華董」升格為中國駐夏威夷領事館。陳芳被任命為首任領事。 在華商首董和領事任內,陳芳致力於議訂一些規章,以保障中國人如何同大多數優惠國公民一樣受尊重。如中國人可以自由進出夏威夷,可以自己購買土地和財產,選擇職業自由,華人子女有權進入本地公立學校,勞工契紙的簽訂出於自願等。這些規章和建議,在華人中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八十年代初,美國發生了排華運動,波及到美國勢力範圍的夏威夷。非凡是克拉卡瓦國王訪問中國後,美國政府擔心克拉卡瓦與陳芳的關係會使夏威夷成為「中國的殖民地」,親美派內閣對國王和陳芳不滿之辭越來越多。

1881年7月,陳芳受陳蘭彬、容閎之托調查夏威夷虐待華工情況。陳芳把調查到的情況在香港報紙上披露,點了幾位虐待華工的人的名字。夏威夷內閣出面否認,三十三名夏威夷商人聯名攻擊陳芳是「訛詐的人」,要求陳芳解釋真相,街頭貼滿反對陳芳的標語。陳芳屈於壓力,向陳蘭彬提出辭呈,為陳蘭彬拒絕。1887年,夏威夷發生政變,白人反對派強行通過不准華人參與政治,亞洲移民沒有選舉權的新憲法(「刺刀憲法」)。國王克拉卡瓦權力被架空,陳芳失去了政治靠山,在政治和經濟上陷入困境。

1879年,陳芳國內元配妻子所生的長子、最得陳芳寵愛的陳龍協助陳芳治理商務,急病逝世,對陳芳的精神更是一次重大打擊。陳龍的妻子哭著規勸家公:「是該回中國的時候了,你的兒子已經死了,你沒有理由再留在這裡。」陳芳自忖已經六十五歲,應該落葉歸根,於是做出決定:辭去領事職務,將潑比可農場股權的三分之二變賣,得款六十萬美元,其它產業和潑比可農場剩下的三分之一股權保留,交由朱麗亞及其子女。他將六十萬美元轉移到香港和澳門,於1890年返楊梅斜老家定居,隨同他一塊返中國的,有長子陳龍的兒子陳永安和女兒陳妙顏,他與朱麗亞所生的兒子陳席儒。

陳芳返鄉途經澳門,打算停留一晚。他到南灣一家當時澳門最豪華的酒店預備住下,可是卻遭到酒店人員的冷眼。侍應員告訴他,這間酒店只收白人,不收華人。陳芳二話不說,就往經理室走去,兩個小時後他在大堂上公布:從現在起他已是這家酒店的新主人。此事在澳門成為頭號新聞。經收購南灣酒店後,陳芳又在澳門引進了幾頭荷蘭牛,所產的牛奶為家用。澳門養殖荷蘭牛業是從陳芳開始的。

稍後,陳芳在港澳的生意業務均交兒子陳席儒、陳賡虞辦理,自己在家鄉安度晚年。他回鄉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將分散於香山六個村莊的歷代祖宗的屍骨遷回本鄉安葬;接著是整治村容,開闢了兩口池塘,種植椰子、檳榔樹,在村周圍種植了從夏威夷帶回的無核菠蘿,修筑了炮樓,建了一間學校和陳氏大宗祠;又從南溪引水過濾為自來水,供全村飲用。他還購置了二臺柴油發電機,直到抗戰前夕,還照明發電。陳芳的善行受到村民的一致讚譽。

民國成立後,香山縣報紙刊登了一篇《陳芳仔復興黃茅斜》的傳記故事,可見陳芳的事跡在本縣影響之深。此外,陳芳還建造了面積共達六千平方米的三間大屋,分給國內的三個兒子陳龍、陳席儒、陳賡虞,因長子陳龍早已死於美國,陳芳住在長子屋裡,與陳龍的兒子陳永安一起。

陳芳的樂施好善受到清朝光緒皇帝的表彰。陳芳一生究竟捐贈官府多少銀兩,史料沒有記載。根據清朝典章制度:「凡士民人等助賑荒歉,實於地方有裨益者……其捐銀千兩以上,請旨建坊,給‘好善樂施’字樣。」從清朝賜造的四個牌坊看,陳芳捐獻官府用於慈善事業的款項起碼達到四千兩銀子。該牌坊至今猶存,列為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1906年,陳芳在家鄉逝世,享年八十一歲,身後留下巨額財富和一個龐大的家族。他國內元配妻子李氏,生了兩個兒子,夏威夷公主朱麗亞生有四子十二女,一個兒子早夭折。其中較為著名的為曾擔任過廣東省長的次子陳席儒與香港富商三子陳賡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