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正新:成人不宜的「黃繼光堵槍眼」(六)(圖)

2015-04-28 10:56 作者: 穆正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黃繼光

【看中國2015年04月26日訊】編者按:本文旨在探索歷史真相,無意對在戰爭中失去生命的人說三道四。我們認為,如果他們的死被利用來服務於某個政黨的政治目的而被隨意編造,那才是對逝者最大的不敬。 

十五、為造英雄而通敵?

打仗的時候,雙方力求用最便捷的手段消滅敵人。能在一秒鐘內殺死對手,絕不等到下一秒。而拍電影的時候卻往往需要照顧敵人。特別要防止過早把主要對手弄死,導致後面沒了戲。明明一槍能打死,卻偏要搞得槍林彈雨全打歪,或者根本就忘了開槍。一切都為了最後來一場驚心動魄的徒手格鬥。黃繼光的事跡,不像作戰,更像電影。

中共宣傳故事裡每逢說到敵人地堡,都有意給人造成一種假象,好像一遇敵人地堡,「我軍」戰士手裡的槍就全都成了燒火棍。別指望用槍壓制住敵人。除非派人去把它炸掉,否則它可以一直掃射不停。這是扯淡,拍電影的幹活。實戰中哪有刀槍不入的地堡射孔?子彈既能從射孔內打出來,當然也能從外面打進去。射擊地堡射孔並不比射擊匍匐單兵目標更難。

軍訓用的「射孔靶」,面積相當於「胸環靶」去掉頭部的部分。能打中胸環靶7環以內的一槍,必定能打中射孔靶。中國高中生軍訓射擊項目,一般是射擊百米距離上的胸環靶。五發三中(6環以內)為及格。黃繼光要堵的那個槍眼,距離我方陣地才50多米(萬福來說的)。百米距離上打中6環的一槍,在50米距離上就能中8環。也就是說,達到中學生軍訓打靶成績及格線的人舉槍朝黃繼光前面那個美軍射孔開五槍,應能打進去三搶。

就算當天參戰的四十五師官兵全是菜鳥,射擊成績輸給中學生,也不該少於五發兩中吧?令五名「菜鳥」戰士持步槍每人朝那火力點射擊五發。包括瞄準、擊發、隱蔽、退殼、上膛,再觀察瞄準等動作,一分鐘可全部完成。到這時已有10發左右的子彈打入該射孔。請問什麼樣的美軍射手能夠挺住不倒?

步兵在開闊平坦的地區對抗地堡比較吃虧。但在地形起伏多變的上甘嶺地區,則是地堡火力點比較吃虧。特別是在夜間。當複雜地形、樹木草叢以及煙塵等可能擾亂視線的物體被夜幕掩蓋後,連續噴火的機槍口顯得格外耀眼。更易於瞄準。志願軍進攻部隊藉著夜幕隱蔽在崎嶇複雜的地形下。敵機槍來回掃射僅僅起到阻嚇作用。並不能造成嚴重殺傷。美軍地堡孤單且無法移動,而志願軍部隊人多、分散而且機動靈活。雙方在這種形勢下展開對射,地堡火力點最多經過一兩分鐘就會被志願軍壓制住。一旦壓製成功後,再派人前去爆破,既省時又少傷亡。而且這正是步兵在作戰中反制敵火力點的正確措施。決不應該不先行壓制敵方火力就讓戰士頂著猛烈掃射前往爆破。若當天現場志願軍指揮員能按照正常程序指揮的話,幾分鐘內就可以解決該敵火力點。輪不到黃繼光出場。

但根據「各方仔細核查」版以及萬福來等人的敘述。現場情況極不正常。在場的志願軍大部隊奇怪地沉默著,並不開槍壓制敵人的火力。大家眼睜睜看著一批批戰士在敵火不受壓制的情況下前往爆破,全部陣亡。最後黃繼光帶傷來到地堡前剛要投彈,又被敵一梭子彈打倒在地。即便到了這個時候,敵人的纍纍罪行還是沒有引發黃繼光身後大部隊的戰友們復仇的子彈。現場志願軍部隊依然四平八穩地「全軍趴著不動,圍觀一人玩命」。黃繼光胸口中了五搶,「鮮血汨汨地流」。大部隊官兵卻殘忍無比地等著看著無動於衷。請問這是怎樣的冷血背叛?難道地堡被黃繼光承包了,你們其他人都不好意思侵權?假如不是老天實在看不下去,下起「陣陣冷雨」把黃繼光淋醒的話,大家就打算這麼一直等著看著直到天亮被美軍飛機大炮轟回去嗎?

上述場景,若在八一廠嚴寄洲導演主持下進行的話,尚可理解。但在連長萬福來、指導員馮玉慶、營參謀長張廣生手下出這等事,他們逃不了通敵罪嫌。其中以負責現場指揮的連長萬福來的嫌疑最大。無論在「各方仔細核查」版故事中,還是他本人的回憶文章中,均不見他組織過有效的火力壓制。他不顧猛烈的敵火派人直接去爆破(實際是去犧牲)。人們要問:萬福來你為什麼不組織火力壓制?為什麼故意讓命令戰士頂著敵人掃射前往爆破,以至於一批接一批地犧牲掉?

問題嚴重性還不止於此。瞭解解放軍戰鬥條令的人知道,即便沒人指揮,志願軍戰士本來也會自動向敵火力點開槍。解放軍每個戰士都知道「槍聲就是命令」的原則。當戰士在戰場上遭遇敵人射擊時,除非指揮員有相反命令,否則均應立即還擊。若他們能自行還擊的話,地堡火力點也會很快被壓制解決掉,輪不到黃繼光去炸去堵。現場大部隊長時間沉默圍觀的奇怪現象,顯示戰士們接到了「不許射擊」一類的命令。這樣看來,萬福來的問題不僅僅是不稱職。更有故意作梗,阻礙戰士正常戰鬥之嫌。推斷起來,他這個連長更可能是敵特潛伏人員,美軍的幹活。

其實本人並不真的認為萬福來等通敵。完全是「各方仔細核查」版以及萬福來們自己提供的情節太可疑。使人不能不產生這樣的推論。總之,若要成全黃繼光的英雄之舉,必要條件之一就是他萬某人等通敵,故意約束本軍火力拖延戰鬥。而如果他們拒絕通敵,則大部隊戰士早在黃繼光來到前就打掉該火力點,輪不到黃繼光當英雄。二者必居其一,二者只能選一。單看他願意選哪個了。

更怪的是,好像地堡裡的美軍射手也通敵。而且是「捨身通敵」。按照「各方仔細核查」版,當黃繼光第一次舉起手雷時,該美軍射手一口氣朝黃的胸部打進五發子彈。可是後來當黃繼光醒來再次舉起手雷時,那傢伙卻不再朝他開槍了。

這個美軍射手有問題。黃繼光躺在不到十(萬福來說是五、六)米的地方,還有照明彈幫助,該射手能夠看到他的一舉一動。要知道,黃繼光的細微舉動,甚至離他幾十米遠的志願軍戰友們都看見並「經過各方仔細核查後」寫進了故事裡。這些情節更應當被近在咫尺的美軍射手看見。特別是黃繼光「向前伸著平放在地上」的手中還有一枚大手雷。美軍射手豈敢忽略?當雨把黃繼光淋醒時,當黃繼光痛苦呼吸時,特別是當著黃繼光「掙紮著用負傷的左臂半支起身體,然後用最後的力氣舉起右臂」的時候,美軍射手理應再次朝黃繼光射擊。可他竟然無動於衷。

明明看見黃繼光有手雷,明明看到他在喘氣活動,甚至再次舉起手雷,卻再也不朝他開火了。硬是眼睜睜地讓他把手雷扔過來炸死自己?這是什麼精神?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美式白求恩?

此外,據「各方仔細核查」版的說法,那地堡後的山上還有「兩個營一千二百多」敵人。當我軍大部隊全都趴著圍觀黃繼光在地堡前掙扎的時候,這「一千二百多」美國鬼子似乎也沒有任何動靜。好像他們的任務不是在地堡前後左右的陣地上同時阻擊志願軍,而是遠遠地坐在山上恭候志願軍上來殲滅自己。莫非是美八軍「軍黨委」剛剛通過決議,要不惜代價幫助志願軍樹立一個「中國的馬特洛索夫」?否則怎麼解釋?

這哪裡是戰爭?分明是孩童過家家。

「喝令敵軍我軍都別動,黃繼光來也!」的怪現象,全由造英雄而起,並非實際戰情。上甘嶺那種地形上,幾個固定不動的火力點並不能擋住大批志願軍從不同方向的進攻,而摧毀一座「地堡」也不可能給志願軍帶來「海濤」般湧進的便利。美軍剛剛取得這一帶的陣地,白天要忙於清剿坑道裡的志願軍部隊,晚上要對付志願軍的反攻。沒有時間也沒有必要修筑子母配套、成行成列的地堡群讓志願軍「過五關斬六將」。那天晚上美軍抗擊著多方向進攻的志願軍部隊。雙方士兵多次發生徒手格鬥,完全是一次混亂慘烈的廝殺。「黃繼光堵槍眼」故事,卻把這複雜混亂的戰鬥現場按照輸出英雄的要求公式化簡單化了:一個地堡令我全軍束手無策,一個英雄挺身堵死地堡,一次巨大勝利就此來臨。壯哉偉哉。可惜假哉!

十六、「胸膛上被射穿了五個洞」還能戰鬥

「各方仔細核查」版裡說,當黃繼光爬到離地堡八、九米處正準備投出手雷時,「一梭子機槍子彈又射進了他的胸膛,」將他的胸膛「射穿了五個洞」。這兩位新華社記者顯然沒有高速槍彈傷方面的知識。他們狠心地讓黃繼光胸中五彈,然後還要他繼續做動作。

以超音速飛行的槍彈是高速槍彈。高速槍彈傷完全不同於同等直徑的鋼筋刺穿身體所造成的創傷,也不同於手槍等低速槍彈造成的槍傷。美軍在朝鮮使用的M1918A2輕機槍,彈丸初速為853.4米/秒。高速槍彈主要以其所攜帶的動能殺傷受害人。高速槍彈遭遇人體驟然減速時,將其所攜帶的強大動能釋放於人體,造成比彈丸直徑大許多倍的嚴重破壞。

研究資料表明,高速子彈擊中人體時,動能在彈丸前端聚集形成一個數倍於彈丸直徑的球狀衝擊波。一顆7.62毫米子彈形成的球狀衝擊波直徑接近於一枚雞蛋。衝擊波高速推進,整齊切斷人體組織,受打擊的骨骼會碎成小片,臟器被搗成漿狀。遇到充滿液體的大血管、肝臟、胃部等時,動能還會沿著液體傳遞。造成臟器爆裂以及遠端傷害。這就是有人胸腹部中彈而口鼻噴血的原因。人體骨骼或者堅硬肌體的反作用力還會使彈丸出現拐彎、打橫甚至翻滾現象,此時傷害加倍嚴重。衝擊波在離開人體瞬間往往將出口處的較大塊組織搗爛噴出。在人體上留下可怕的傷口。

這還沒完。當子彈穿過人體而去時,彈道周圍組織又將剛剛吸收的動能向體內猛烈擴散,造成類似「爆炸」般的效應。它使人體內瞬間爆出一個比彈丸直徑大十幾倍的傷腔。該傷腔持續數毫秒,但所造成的破壞幾乎與球形衝擊波同樣嚴重。就是說,即便子彈從離心臟十幾厘米遠的地方通過,心臟也可能在瞬間傷腔出現時遭到強烈擠壓而破裂甚至被搗爛。子彈速度越快,上述損害越嚴重。

黃繼光在不到十米處被擊中,承受的是剛剛脫離槍口,以兩倍半音速飛行的高速子彈。此時的彈丸破壞力最大。一顆子彈即足以打爛一個拳頭大小的區域,更何堪五顆?位於胸腔內和後部的心臟、主動脈、脊椎等一旦被打壞,人還怎麼做戰鬥動作?

退一萬步講,就算黃繼光胸腔內地要害器官都逃過打擊。開放性氣胸也使他不可能繼續戰鬥。五彈貫胸,留下前後十個進出傷口,其總面積大大超過氣管的截面積。這意味著他的肺泡完全無法舒張,對全身的供氧終止。加上大量失血,黃繼光將在幾分鐘內因大腦缺氧而休克,再後不久即出現腦死亡。他哪裡還可能在昏迷後被「陣陣冷雨」淋醒,然後爬起來扔手雷,然後又被手雷震昏,然後再度復醒,然後看到了後面戰友首長,想起祖國親人,感覺到馬特洛索夫在鼓勵他等等,然後他爬向地堡,然後轉回身向戰友「說了句什麼」,最後完成「驚天壯舉」?

新華社兩位記者的奇文證明現場沒有發生過「黃繼光堵槍眼」的事,他們手頭沒有真實的材料。無章可循。別無選擇只好依靠想像編造。一旦編造的事情超出作者的知識範圍時就要出錯。兩位記者對高速彈傷原理一無所知。編造起來怎能不出錯?

不但是兩位記者,其他敘述「黃繼光堵槍眼」事跡的人也犯有同樣的錯誤。例如萬福來,居然告訴別人說,黃繼光犧牲後,他注意到黃繼光身上7處槍傷「竟無一處流血,地堡前也無血跡。」看來萬福來是要人們相信黃繼光在途中把血流盡,變成「干」黃繼光。堵上槍眼後再打也打不出血了。

這位大爺說法夠聳人聽聞的。他可能不知道,人不可能以沒有血液循環的身體去完成動作。其實遠在身上的血流盡之前,人早已因為血壓過低而喪失意識了。萬福來更應該清楚,「黃繼光堵槍眼」故事是不宜多講細節的。做宣傳時泛泛地說一句「黃繼光烈士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就夠了,根本沒有必要添加這種弄巧成拙的細節。但他知識貧乏,聽多了革命宣傳,竟把「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當真了。以為革命者在身上的血液都放干後還能做動作。於是有鼻子有眼地「親眼見證」了黃繼光滴血不剩而完成的任務的「壯舉」。

這個萬福來,像我們生活中常見的那種愛吹牛的人。為了使別人相信自己的說法,他們喜歡自作聰明地添加些不必要的細節以幫助「證明」他們所說不虛。不幸的是這類蛇足往往幫了倒忙。萬福來是「黃繼光堵槍眼」的首位報告者。第一版「黃繼光堵槍眼」故事中「邊堵槍眼邊觀察瞭望敵情」的神功,極有可能最先由他敘述,再由劉雲魁行文發表出來。黃繼光事跡的「見證者」是這樣一個誠信很差的人,更砸實了「黃繼光堵槍眼」故事的虛假性質。

十七、手雷

各種版本都說黃繼光在近距離向敵堡投擲手雷。那距離有多近?有的說不足十米,有的說七、八米。2000年萬福來告訴新華社記者說,「在爬到離碉堡五、六米遠處,黃繼光奮力投出一個手雷」。

普通反步兵手榴彈的爆炸力不足以炸塌地堡。炸地堡必須使用威力強大的反坦克手雷。當年志願軍使用的「手雷」,是蘇制一九四三式反坦克手雷。這種手雷內裝612克TNT炸藥。用爆炸產生的高壓聚能來擊穿75毫米以下厚度的鋼板。它的強大爆炸力會使20米內的無防護人員遭受嚴重殺傷。但該手雷重1200克,普通俄羅斯人要把它扔出20米並不容易。因此此種手雷也被戲稱為「自殺彈」。而黃繼光卻在近到五、六米距離上使用它。我們不禁要質疑:黃繼光怎樣在這種手雷的爆炸後依然存活?要知道,他在此前已經胸中五彈,臂中兩彈,「鮮血汨汨地流」著昏迷過一陣了。

2003年6月2日中國東北網上刊登一則新聞,說明瞭100克TNT炸藥的破壞力有多大。該則新聞說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一住宅樓的七樓發生爆炸。「爆炸造成房屋後部混凝土預制板被破壞,八樓和九樓的樓板被毀壞。傢俱、門窗的碎片散落在方圓100米的範圍內」。「估計爆炸當量相當於100克TNT炸藥」。我們知道,九樓樓板離七樓炸點的距離約六米,這相當於黃繼光與手雷炸點的距離。但黃繼光和炸點之間並沒「八樓樓板」擋著,且承受著多出五倍的爆炸當量。請問黃繼光身軀的抗爆能力要比鋼筋水泥樓板強多少,才能保證在手雷爆炸時不出現軀幹破裂肢體斷離的後果?即便不被炸掉手腳,黃繼光至少要被爆炸氣浪向後推出數米遠。這個情節怎麼沒有被「各方仔細核查」到?

更有甚者。在2000年紀念抗美援朝50週年的專題中,《解放軍報》的一篇文章居然說黃繼光「在抵近敵火力點時連投幾枚手雷」。「各方仔細核查」版說黃繼光只投過一枚手雷。這已經遠超過黃繼光身體承受能力了。「各方仔細核查」版沒有讓黃繼光被當即炸死,至少也讓他暈過去了一陣。而解放軍報更狠,不由分說給改成「連投幾枚手雷」。且連暈都不讓黃繼光暈一下。其根據來自何處?究竟是黃繼光有一副鋼筋鐵骨的身軀,還是那些手雷全都受潮失效,只剩鞭炮般的威力?這篇文章的作者竟是一個什麼「軍事百科研究部」。我猜它的挂靠單位,應該是總政幼兒園大班故事教研組。

關於手雷,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探討。據「各方仔細核查」版,黃繼光是在「挺起胸」欲將手雷投出時胸中了五彈。然後他「昏迷了過去」。該文說他在昏迷的時候手還握著那枚手雷。但人在昏迷時能否繼續握住東西,我覺得甚可疑。因為現實中的人在昏迷時手中東西都會掉落。如果黃繼光在昏迷後也鬆手的話,這枚手雷就會起變化,使得黃繼光無法再使用它。

這種手雷在投出前已經拔掉保險銷。投擲者以手握住彈柄,不讓貼在彈柄上的保險片彈開。手雷一出手,該保險片即在彈簧作用下彈開,彈柄下部一個套筒也被彈簧推動褪離彈柄,套筒裡的兩條長1米左右的布條就會伸展出來以保持彈頭向前的飛行姿態。與此同時,手雷的碰炸引信也解脫保險進入戰鬥狀態,此時稍有碰撞即引爆手雷。

如果黃繼光在中了五彈後鬆了手(正常情況下會的),那枚手雷會自行彈開,套筒脫落,布條展開,引信進入戰鬥狀態。要麼在脫落觸地瞬間爆炸,要麼在黃繼光醒來後試圖將它投出時爆炸。無論何種情況,堵槍眼壯舉都無法實現。

我們需要在醫學上證明人在胸中五彈後還能保持手掌的有效抓握姿勢。否則黃繼光這一關過不去。千萬別跟我說用毛思想武裝起來的戰士能做到中彈昏迷而不鬆手。眾所周知該思想的所有者自己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好。如果該思想靈驗的話,他至少可以不必依賴過量安眠藥才能入睡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