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修改《商業銀行法》為哪般?(圖)

2015-05-21 10:30 作者: 唐新元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2/04/20140204195001580.jpg
中共要修改《商業銀行法》以放開貸存比(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5年05月21日訊】日前,在評價大陸央行最近的一次降息時,一位老先生一針見血的指出:「上週的行動告訴我,他們的情況要糟糕得多」。這位老先生就是被媒體稱為「經濟學家中的經濟學家」的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

格林斯潘執掌美聯儲牛耳近二十年,被比喻是「一打噴嚏,全球就得下雨」的人。此前在美聯儲時為了不至於給市場帶來太大的衝擊,格林斯潘講話一直都很含蓄,但現在對大陸央行貨幣政策的評價卻很直接。

大陸央行最近宣布分別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存款基準利率各0.25個百分點。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已經三次降息、兩次降准,如此高頻的操作顯示中國經濟到了危急時刻。

其實中共政府不止降息、降准這樣的大動作,後續還有更猛的招數將要發出:銀監會已將取消貸存比這一單獨的修改意見上報至國務院法制辦。銀監會副主席周慕冰日前在國務院政策例行會議後透露,貸存比未來將由監管指標變為參考指標。

中共政府現行的《商業銀行法》規定,商業銀行貸款餘額與存款餘額的比例不得超過75%。銀監會自2011年開始實施月度日均貸存比指標考核,16家A股上市銀行2014年年報顯示,多家上市銀行貸存比突破70%。

為什麼說取消貸存比是更猛的招數,只要簡單計算一下就知道了。舉個例子:存款準備金率是18.5%,但貸存比是75%,根據存款準備金率銀行100元理論上最大放貸81.5元,因為有18.5元得交到央行。但是還有貸存比的限制,銀行能放出的貸款就更少了。

所以呢,如果不取消貸存比,存款準備金率下調的作用就被嚴重制約了。最新的研究認為,如果取消貸存比,將釋放約7萬億信貸資金,這就是更猛的「放水」。

時光追溯到2008年,一場金融危機席捲全球,中國經濟受到嚴重影響,彼時中共政府決定推出4萬億刺激計畫,並且配套資金最終有30萬億之多。根據大陸央行2009年1月的計畫,全年廣義貨幣供應(M2)增長17%,實際上2009年全年M2同比增長了27.7%。

原本4萬億計畫裡面,本身沒有包括商品房的投資,但該計畫的出臺,直接推動了房地產價格的高漲。以龍頭房企萬科為例,2009年一年,萬科就從銀行借出長期貸款80億元,把在建工程的規模增加了兩倍。如果不是信貸寬鬆,其它時候錢可是不那麼容易借到的。

房地產行業已今非昔比,樓市已經嚴重供大於求。「空城」、「鬼城」遍地,房企拿地意願都已經下降,眾多的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進入蕭條期。那麼這一輪更凶猛的貨幣洪水衝向市場,產生的影響就更難以預料。

但若取消貸存比,那麼就得修改《商業銀行法》,不過這在中國不是什麼難事,按照中共政府行事風格,一旦觸及到利益,連《憲法》都可以修改,更別說一般的法律了。

不過貸存比取消有可能會導致一些銀行因過度擴張貸款業務,從而導致自身、整個行業或經濟的不良資產增多。其實銀行業早已躍躍欲試了,並嘗試過變相突破限制。比如客戶的存款,先進入非銀行機構,再以非銀行同業存款的名義存進銀行;或者,銀行利用現有存款,認購非銀行機構的各種產品,最後又回到銀行。這些方法做起來其實非常簡單,只要通過非銀行機構繞一圈就行了,這就是所謂的表外業務。

2013年6月,中國突然出現「錢荒」,隔夜拆借利率飆升,引發銀行業地震。出現這個問題的原因背後則是很多銀行做了表外業務,本來銀行所有的業務都是表內的,但是表內業務是受貸存比限制的,於是銀行就做了表外非標準業務。

中國今年是貨幣超寬鬆和資本外逃之年,在政府授意銀行配合的情況下,究竟是資本的「盛宴」還是資本的「泡沫」,投資者應擦亮雙眼分辨清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