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會所涉黃有「傳統」 中南海舞會內幕曝光(圖)

2015-09-18 11:16 作者: 晏清流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走進周恩來》書中指「中南海舞會」:有領導幹部熱烈至過頭、隨便到越軌。(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09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晏清流綜合報導)近年中共高官淫亂被大量曝光,人們為官場糜爛至極感到吃驚。不過,有資料顯示,中共高官好色有著一貫的「傳統」,早在中共延安時期就搞起了領導人舞會,到中共建政後的中南海舞會,就已走向色情化。幾年前中共官方出版社出版的《走進周恩來》一書,披露一些中南海舞會色情化內幕。

高官淫亂有「傳統」 官媒揭中南海舞會色情化內幕

中共高官權貴私生活荒淫糜爛,早就不是新聞。近期頻被曝光的高官光顧涉黃會所,已被官方證實。而這一淫亂「傳統」早在中共建政後的中南海舞會就有。

中共人民日報出版社2010年曾出版由權延赤編寫的《走進周恩來》一書。該書罕見披露了1950年代,中共高層在中南海和北京飯店舞會以及家庭舞會中色情化氾濫的內幕。

據悉,中共領導機關內組織舞會,在延安時期就開始了。中共領導人難以忍受單調的戰爭年代生活,就靠跳舞來「調劑一下生活」。

中共建政後,中共領導人和中央辦公廳機關都搬進了中南海,舉辦舞會更是有場地,有條件了。開始是每週一次,後來覺得太少,改為一週兩次。有時舉辦的地點也會在北京飯店,以及一些領導人的家中。

最早是從各部隊文工團臨時抽調人伴舞。公安部門認為不利安全,1953年,從各兵種和大軍區,抽調幾十人成立了「中南海文工團」,裡面有器樂隊和演出隊。

《走進周恩來》書中說,這個打著讓中共領導人放鬆、鍛練身體的「活動」:有領導幹部熱烈至過頭、隨便到越軌。

作者這樣描繪在北京飯店舉行的一次高層舞會:一位相當一級的負責幹部,他的跳舞,用我們當時的話講,叫做「很不嚴肅」。

「他與那個年輕的女文工團員,即便說不到磨肚皮,也摟得夠緊,貼上去了」。「隨著舞會漸漸熱烈,他跟那個年輕女團員也漸漸熾烈,他的手也開始不老實……」。

書中描寫中共前領導人高崗在跳舞中「加上了‘按摩’動作,並且也要享受舞伴的‘按摩’,」「調情的話多起來,有些甚至講得很粗俗」。

書中還說,所謂家庭舞會,「其實建國之初就有」。「當然,一般人是搞不了的,大城市裡的資本家另當別論,以共產黨的幹部講,就是那些司令、部長也沒有搞的條件,也想不到去搞。」

據悉,當年只有15歲的舞蹈演員孟錦雲,因為陪毛澤東跳舞,成為毛的「專職舞伴」。1975年更是調到中南海工作,照顧毛澤東的日常起居,獲得毛澤東的特別恩寵。

當下涉黃會所氾濫 高官趨之若鶩

從中共建政時延續的高層好色「傳統」,到當下官場淫亂更甚,在當局反腐中更多地得以曝光。一些打著高級會所旗號的商人私人會所,成為高官權貴集體淫亂之地。

據港媒《爭鳴》9月號披露,谷俊山2012年12月10日被中央軍紀委從天津一傢俬人會所帶走。軍紀委人員出示文件時,谷俊山還說:「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來一起放鬆放鬆吧。」

《中國新聞週刊》9月11日文章報導說,被查的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的獨生子趙晉,在北京設立會所,羅織一幫外籍女技師,招待各路高官顯貴,為他們提供性服務。

目前已知原濟南市委書記王敏、山東統戰部長顏世元等,都有出入趙晉在北京的豪華會所。

據港媒《動向》雜誌2015年4月號不點名提到郭文貴擁有的京城神秘「空中四合院」,「進院的要人都是副國級與正國級的,正部級的連門也摸不著」。讓那些高官權貴不寒而慄的是,該商人「擅長給圈子裡的要人錄像,拿到把柄隨時要挾」。

江派前常委李長春和現任常委劉雲山也捲入了這一涉黃會所傳聞中。劉雲山更盛傳是在某富商會所喝美女人奶的時任中共宣傳部高官。

另據海外媒體披露,中共央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也在北京巨額投資裝修秘密會所,並在舞蹈學院,電影學院藝術學院等高校招聘美貌女大學生專門侍候省長部長與銀行行長,以換取利益回報。

以上只是被媒體披露出來的部分,更多的中共權貴的醜陋黑幕仍未見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