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伊斯蘭國問題上「兩面三刀」(圖)

巴黎血色星期五

2015-11-17 08:46 作者: 林忌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11/16/20151116194531473.jpg
法國民眾悼念在巴黎恐怖襲擊中的受難者

【看中國2015年11月17日訊】2015年11月14日,中國公安部在新浪微博的官方戶口上發表「向英雄戰友致敬」,說在巴黎受到恐襲的同一日,「地球的另一邊,中國新疆警方,歷經五十六天追擊,對暴恐份子發動總攻,取得重大戰果」。

中國公安部於翌日,在新浪微博的官方戶口上發表「向英雄戰友致敬」,說在巴黎受到恐襲的同一日,「地球的另一邊,中國新疆警方,歷經五十六天追擊,對暴恐份子發動總攻,取得重大戰果」的言論,直接把新疆鎮壓伊斯蘭教徒的行動,和歐美反恐的行動掛勾,甚至用喪事來發表「喜訊」,令人震驚。

華人社會在巴黎恐襲的問題上,意見比起本身已經分裂為左右兩派的西方更亂;有些華人社會的右翼人士,把問題歸咎於難民,然而實際上法國所收容的敘利亞難民不多,其真正的死穴,是在申根公約之下歐洲人口自由流動,以及更早之前的大量移民及其下一代;而左翼人士則一如以往,抄襲西方左翼的論調,質疑大家為何只關心巴黎,卻不關心早幾日黎巴嫩的貝魯特爆炸案,以至伊拉克的爆炸案云云;這條問題本身問得很荒謬,因為巴黎是大家認識的名城,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貝魯特在甚麼地方;由近及遠,由熟識到不認識,這才是人性;而華人東施效顰就更可笑了──中共政府在新疆所取得「重大戰果」,那些口口聲聲說「大家都是中國人」的,又可有關心過嗎?今年七月泰國遣返109個維吾爾難民去中國,違反相關人士前往「血濃於水」土耳其的意願,華人社會一片沉默,同時卻在大鬧西方社會如何拒絕接收敘利亞難民,這種雙重標準,令人沮喪。

有些評論則把問題歸罪於法國,說成是「法國人被指不善待及歧視穆斯林有關」──真相是法國到今日,仍然是西方國家之中,對移民以至亞非族裔最包容頭幾名,不但擁有最好的福利制度(免費教育與醫療),以至種種政府對兒童與失業者的補貼,全國每年超過30%的GDP是用作福利開支,以至接收全西歐最高比率的穆斯林移民。

真正的問題,是以往法國太慷慨,令少數族裔的數量,特別是在大巴黎地區比率特別高,而太多少數族裔無法真正融入西方社會。在面對歐洲經濟衰退,而政府全面減少福利開支的時候,這些既無法融入社會,又缺乏競爭力的移民,就變成了恐怖份子招攬的對象。於是恐怖份子以種種荒謬的藉口,包括要干涉法國人的衣著(太曝露),挑戰法國政教分離的傳統(原本針對「國教」天主教),說法國人禁上伊斯蘭女學生帶宗教象徵的頭巾(這不是變成了特權嗎?),更把2010年立法禁止在公眾地方全面蒙面的安全措施,說成是「歧視」伊斯蘭婦女帶全臉面紗(niqab),而隻字不提這種全身密封只能見到雙眼的做法,是如何歧視女性?這些既要去別人國家做別國的公民,又不肯融入當地的文化與傳統,更反客為主,要別人改變自己的傳統,去遷就自己,意圖把法國變成「伊斯蘭法國」,究竟是誰歧視誰呢?究竟是哪一些人的責任呢?

至於中國一面說要加強反恐,一面在伊拉克油田圖利,一面出環球時報社評為伊斯蘭國開脫,一面在聯合國否決出兵派維持和平部隊,去解決敘利亞問題可謂「兩面三刀」的極致;就有如這幾年一面譴責別人填海造島,在南海一面造島,既鼓動國內外的民族主義者,然後又由中國外交部官方聲明,放棄安波那島(納土納島)的做法般,把龍門在球場四個角落到處搬運,傳媒對這些前後永遠不一致的行為,往往缺乏批判而令人擔憂。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