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偶然實為前定的一段美滿姻緣(圖)



紅葉題詩。(網路圖片)

紅葉題詩

唐僖宗年間有一個叫於佑的儒生,某天傍晚在皇城宮牆外散步。當時萬物飄零,秋風蕭索,殘陽西落,令於佑生出無限鄉愁。看那御溝中漂浮著片片樹葉,順流而下。當他在御溝的流水中洗手時,忽然看見漂過來一片甚大的樹葉,而且上面還有墨跡。在漂浮著的一片紅葉中,似乎顯示了某種深意。他隨手將葉子從水裡拾起,那紅葉上居然題著一首詩: 

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閑。 
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於佑把詩帶回家裡,藏在書箱內。那首幽怨傷感的小詩始終讓他難以釋懷,他猜想這是宮中才女所作,自此開始思慕那個宮裡落寞的寫詩女子,儘管她的身影是虛幻飄渺的。幾天後,他也找來一片紅葉,題了兩句詩:「曾聞葉上題紅怨,葉上題詩寄阿誰?」置於御溝上游的流水中之後,又悵然地在流水邊徘徊許久才離去。於佑將此事講給幾個朋友聽,有笑他痴愚的,也有被他這片心意所感動的。 

人世艱難,命途多舛,於佑後來累次應試落第,旅情客思、倦於遊歷,只好安下心來在河中貴人韓泳家教書,「紅葉題詩」似乎也成了一場永不可及的夢。一天韓泳告訴他說:「帝禁宮人三千餘得罪,使各適人,有韓夫人者,吾同姓,久在宮,今出禁庭來居吾舍。子今未娶,年又逾壯,困苦一身,無所成就,孤生獨處,吾甚憐汝。今韓夫人篋中不下千緡,本良家女,年才三十,姿色甚麗,吾言之使聘子,何如?」於佑唯有感激下拜。很快,於佑就在韓泳的幫助下與韓氏成家了。結婚那天,於佑審見韓夫人艷若天人,以為誤入仙境。 

一天,韓氏無意間在於佑的竹書籃裡看見他珍藏多年的那片紅葉,不由大驚,說:「此吾所作之句,君何故得之?」於佑便如實告之。韓氏說:「吾於水中亦得紅葉,不知何人作也?」於是開箱取出紅葉,墨跡猶存,正是於佑當年寫下的。倆人相對驚嘆,感泣良久,同聲說道:「事豈偶然哉?莫非前定也。」韓氏說當日得到於佑題詩的那片葉子的時候,也回了首詩,現在還藏在箱子裡。於佑一看,詩是: 

獨步天溝岸,臨流得葉時。 
此情誰會得,腸斷一聯詩。 

這件事傳開後,時人莫不驚嘆,因為自紅葉題詩到他們結為夫婦,中間已隔著十年的光陰。後來有一天,韓泳宴請於佑夫妻吃飯,席上開玩笑說:「子二人今日可謝媒人也!」韓氏笑著說:「吾為佑之合乃天也,非媒氏之力也。」韓泳說何以見得,韓氏於是取筆寫下一首七絕:

一聯佳句題流水,十載幽思滿素懷。
今日卻成鸞鳳友,方知紅葉是良媒。

韓泳說自己終於知道是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因為有緣而相聚。於佑夫妻後來的生活也很美滿,受過苦的人格外惜福,何況這是一場紅葉為媒,流水為證的因緣呢?

張浚寫詩,紀念紅葉題詩

這個傳奇甚至連僖宗都耳聞。宰相張浚還為這段人間佳話做詩紀念: 

長安百萬戶,御水日東流。
水上有紅葉,於獨得佳句。 
子復題脫葉,流入宮中去。
深宮千萬人,葉歸韓氏處。 
出宮三十人,韓氏籍中數。
回首謝君恩,淚灑胭脂雨。 
寓居貴人家,方與子相遇。
通媒六禮俱,百歲為夫婦。 
兒女滿跟前,青紫盈門戶。
此事自古無,可以傳千古。 

《雲溪友議》的紅葉題詩

這段故事是幾個「紅葉題詩」故事裡內容最詳盡的一種,它來自北宋劉斧《青瑣高議·流紅記》,後來被元人白樸、李文蔚分別改編成雜劇《韓翠蘋御水流紅葉》和《金水題紅怨》。「紅葉題詩」傳奇的幾個版本中,晚唐範攄《雲溪友議》記述的可能是最早一個版本,故事說唐宣宗時中書舍人盧渥赴京應舉,偶過御溝邊,拾得紅葉一片,上題詩曰:「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閑。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後來宣宗裁減宮女,下詔將宮女許配給百官司吏,但不包括未及第的舉人,故盧渥沒有機會得配。直到盧渥任範陽令時才得配一位姓韓的宮女。一日,韓氏在盧渥書箱裡發現了那一片題詩的紅葉,嗟嘆良久,說,當時我只是偶然題詩放在水中,沒曾想到卻在郎君的箱子中收藏著。盧渥對照韓氏書跡,果然分毫不差。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