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秘聞 四人幫被隔離後的生活狀況(圖)



在審判庭上站立的四人幫。(網路圖片)

自1976年10月6日晚8時以後,到1977年4月10日凌晨,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一直被隔離於由8341部隊管轄的同一工程的不同區段。這是一項設施完善、防範嚴密的地下工程。

四人幫」進入隔離點初期,表現焦灼不安,飲食無常,不服管教,無端滋事,尤以江青、姚文元為甚,不時地探問:「這是誰叫你們幹的?」「你們是哪個部隊的?」「這是什麼地方?」甚至借用開飯的機會,聽到汽車聲響就往室外跑,想看個究竟。一個月後,「四人幫」逐漸平靜下來,慢慢地適應了環境,生活基本正常。

當時規定他們每人每天的伙食標準略微高於機關工作人員的水平。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的伙食,由中南海東八所機關食堂供應;江青的伙食,由「八區」的機關食堂供應。開飯由專人管理,汽車送飯。早餐備有稀飯、饅頭、牛奶、小菜,中晚餐多是一葷、一素、一湯,米飯、饅頭等。水餃、麵條、大餅、油條等花樣經常調換。

張春橋曾有幾天不吃飯,只喝一點水。問他「要絕食嗎」?他說,不是絕食,有點感冒。經部隊衛生員診治,幾天後恢復正常。不苟言語的張春橋對年輕的衛生員說:「小同志不簡單,真把我的病給治好了。」他每天看書的時間不少,主要是看《毛選》,看得很仔細,點點畫畫,眉注不少,有時也翻看《列寧選集》。除看書外,每天都在室內走走轉轉,低頭或仰首長思。有幾次他往室內地漏裡倒水,問他「為什麼?」他說,氣候乾燥,地漏有臭氣,用水澆濕好一點。

王洪文進點後的兩個多月,每天每餐只喝一碗稀飯、吃一點小菜。問他為什麼?他說吃多了腸胃不舒服。兩個月後,逐漸習慣,吃飯也正常了。王洪文不看書,也不多活動,只是呆坐著。工作人員看他有時手腳不太靈便,偶爾有點幻覺反應。

姚文元一直胃口很好,能吃、能睡、能喝,有時晚飯剩下的飯菜,他自己把它留下來,午夜加熱後作夜餐吃。姚文元每天都看《毛選》或《列寧選集》;時常在室內走動,彎腰甩胳膊,活動四肢。在「四人幫」中他是話最多的一個。在隔離期間,他的健康狀況一直不錯。

江青後期飲食一直正常。她願吃洋蔥頭,喜歡吃蘋果,並提出要吃點粗糧,吃點長纖維的菜。在隔離期間,她間或看點《毛選》,躺的時間比較長,有時熟睡,有時似睡非睡。每天在室內打一兩次太極拳。江青同監護人員中的女同志有時也說幾句,比如:「小同志你困了」,「小同志我要喝點水」。有時她也問「是不是鄧小平上臺了?」「是不是鄧小平叫你們幹的?」這些都被監護人員給頂回去了。進點後兩個多月的時間,江青每天都寫日記,一次開飯時,她在吃飯,把本子敞在桌子上,馬曉先看到她寫的:「這些人對我這個樣子,連馬曉先也對我很不好,她是踩著我的肩膀往上爬的。」1976年12月26日,清晨起來,江青就坐在床上,翻開《毛選》,注視著封頁上毛澤東的像,長時間地沉思默想,不時掉下眼淚,有時淚流滿面。江青此刻在想什麼,我們不得而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