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能不能正常說話

2016-02-02 10:11 作者: 羽戈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6年02月02日訊】鄢烈山先生是我尊敬的文壇前輩。有一天他發來消息:剛才見你滿口‌‌‌‌「逼格‌‌‌‌」,覺得很不好,以後能不能不要再說了?

這一天是2015年1月26日。當晚,我在朋友圈寫道:‌‌‌‌「今天被鄢烈山老師批評,此後不再使用‌‌‌‌‘逼格’一詞(包括這類詞)。立此存照,切記切記。‌‌‌‌」

一約既定,萬山無阻。這不僅出於對前輩的承諾,抵制語言的低俗化,我更想挑戰一下自己。此前持戒,最成功的是戒四國軍棋,餘者如戒酒、戒晚睡,往往半途而廢,立志戒一個月,只能苦撐大半個月。所以我要試試,此次戒‌‌‌‌「逼格‌‌‌‌」,能堅持多長時間。

這可歸入‌‌‌‌「髒話戒‌‌‌‌」。如你所知,所有戒中,髒話是最難戒的一種,因其在多數時刻,都是無意識的產物,不比戒菸、戒酒等,大抵可由意識控制。猶記當年,髒話連篇的蛋總常常發誓:‌‌‌‌「我操,我他媽再也不說髒話了!‌‌‌‌」這於是成為了我們寢室的經典笑話之一。

持戒至今,一年將近。這期間,有好幾次,‌‌‌‌「逼格‌‌‌‌」已經起於心底,奔至喉嚨,直欲噴薄而出,好在最後關頭,意識佔據了上風,未將這個詞宣之於口,而換作‌‌‌‌「格調‌‌‌‌」等。就結果而言,我把持住了;然而若論持戒在心,終歸還是犯戒。最理想的境界,則在於心中壓根不起‌‌‌‌「逼格‌‌‌‌」一念,就像這個詞誕生之前那樣。

這實在太難了。你自己可以不用‌‌‌‌「逼格‌‌‌‌」,卻無法禁止他人使用。作為這個時代的流行語和關鍵詞,‌‌‌‌「逼格‌‌‌‌」已經成功取代‌‌‌‌「格調‌‌‌‌」,飛入尋常人口,對此,沒有人能夠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但有所見,必入內心,化作雜念,破壞持戒。

詞語,尤其是新詞(舊詞生出新義,亦屬此列),正可視為時代的投影。不妨說,有什麼樣的時代,便有什麼樣的詞語,時代的性質塑造了詞語的面目,反過來,詞語的流行將改寫時代的風貌,甚至會支配時代史的書寫。從‌‌‌‌「格調‌‌‌‌」到‌‌‌‌「逼格‌‌‌‌」的轉型,當作如是觀。遙想當年,‌‌‌‌「格調‌‌‌‌」一詞隨保羅·福塞爾《格調》一書而風靡,正呈現了那個時代的格調;彼一時此一時,當‌‌‌‌「逼格‌‌‌‌」及‌‌‌‌「裝逼‌‌‌‌」‌‌‌‌「撕逼‌‌‌‌」等盤旋於今人嘴邊,則呈現了現時代的格調,不,逼格。這兩者之間,相隔還不到二十年。

以‌‌‌‌「逼格‌‌‌‌」為基點,我們將會發現,這個時代的新詞,特色之一,即不脫‌‌‌‌「逼‌‌‌‌」‌‌‌‌「屌‌‌‌‌」‌‌‌‌「婊‌‌‌‌」等字眼,尤其是‌‌‌‌「婊‌‌‌‌」字,簡直百搭,可與許多名詞配對,如‌‌‌‌「綠茶婊‌‌‌‌」‌‌‌‌「心機婊‌‌‌‌」‌‌‌‌「聖母婊‌‌‌‌」‌‌‌‌「道德婊‌‌‌‌」等。再加上傳統的‌‌‌‌「賤人‌‌‌‌」‌‌‌‌「賤貨‌‌‌‌」等,共同構成了時代話語的低俗氣質。也許有人不喜‌‌‌‌「低俗‌‌‌‌」這個詞的政治意味,那麼我們可以換一個說法:粗鄙

我不認為,說髒話就是粗鄙。這得看髒話的性質、言者的意識,以及對他人的傷害。蛋總平時滿口髒話,曾被我譏為‌‌‌‌「生殖器長在嘴上‌‌‌‌」,與之對談者大都不以為忤,因為他說‌‌‌‌「我操‌‌‌‌」‌‌‌‌「我日‌‌‌‌」等,只是為了強化語氣,並無辱罵對方之意。現在這些言必稱‌‌‌‌「屌絲‌‌‌‌」‌‌‌‌「窮逼‌‌‌‌」‌‌‌‌「綠茶婊‌‌‌‌」的人呢,幾乎每一個詞語、詞語的每一筆畫,都充滿暴力屬性,以凌辱、攻擊為目的;而且話語暴力的運行軌跡,往往不是弱者反擊強者,而是弱者內部自殘,或者說,弱者折辱更弱者。這正應了魯迅在九十年前的批判:‌‌‌‌「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們瞪眼。這些孱頭們!‌‌‌‌」

試看這個時代最流行的標題:‌‌‌‌「致賤人‌‌‌‌」、‌‌‌‌「致Low逼‌‌‌‌」、‌‌‌‌「致道德婊‌‌‌‌」……當它們像蒼蠅一樣爬滿日漸華美的手機屏幕,我則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我們的漢語貧瘠到這等地步,若不用‌‌‌‌「逼‌‌‌‌」‌‌‌‌「婊‌‌‌‌」,便不足以精確表意,甚至不會正常說話?難道我們的心理疲乏到這等地步,只能在‌‌‌‌「賤人‌‌‌‌」‌‌‌‌「Low逼‌‌‌‌」的粗鄙之中尋覓施虐與受虐的快感?難道我們的思想冷酷到這等地步,必須以諷刺、羞辱的方式表達憤怒和憐憫?

這背後,還是那個老話題:相比說出了什麼道理,說理的方式,即怎麼說理,其實更為關鍵。這也正是為什麼我一直強調,閱讀胡適、王小波等,相比說理,更應該關注他們怎麼說理。

話說回來,‌‌‌‌「逼‌‌‌‌」‌‌‌‌「屌‌‌‌‌」‌‌‌‌「婊‌‌‌‌」等新詞的流行,不能單單歸罪於‌‌‌‌「致賤人‌‌‌‌」、‌‌‌‌「致Low逼‌‌‌‌」的作者,對一些作者而言,不是他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而是讀者和市場需要什麼,他才寫什麼。如果‌‌‌‌「賤人‌‌‌‌」不能吸引眼球,他可能會改寫‌‌‌‌「致聖人‌‌‌‌」,如果‌‌‌‌「Low逼‌‌‌‌」不能激起波瀾,他可能會改寫‌‌‌‌「致土豪‌‌‌‌」。所以說,漢語的粗鄙化,乃是這個社會的共同罪行,大概只有像鄢烈山先生這樣‌‌‌‌「有心挽狂瀾於既倒的悲壯之士‌‌‌‌」,能夠免責。

這一百年來,漢語所承受的苦難,累加起來,可能要重於此前千年。粗鄙化是一端,黨化官腔所帶來的戕害則有過之而無不及。儘管偉大領袖慧眼如炬,未雨綢繆,早於1942年便撰文《反對黨八股》,然而我們的政治語言,依然深陷八股的泥沼。陳雲《官腔》一文總結道:‌‌‌‌「新式官腔以合成複詞為主,舍具體而用抽象(preferring the abstract to the concrete),將天然言語變為工業程序,意圖削弱民眾的詞彙,令其思想與感情貧乏,易於擺佈。‌‌‌‌」邱科夫斯卡婭對蘇聯官腔的批判可為參照:‌‌‌‌「試讀他們的通知、決議、報告、評論,不帶前綴‌‌‌‌‘不’、‌‌‌‌‘非’或‌‌‌‌‘反’、不帶後綴‌‌‌‌‘論’、‌‌‌‌‘主義’或‌‌‌‌‘者’、‌‌‌‌‘分子’的詞,在他們簡直是沒有的。‌‌‌‌」

試舉一例。譬如‌‌‌‌「提高改革決策的科學性,增強改革措施的協調性,找準深化改革開放的突破口,明確深化改革開放的重點‌‌‌‌」這樣的官員講話與社論語言,不僅囉嗦,而且空洞無物,完全可以簡化為‌‌‌‌「改革要科學決策,協調措施,找準突破,明確重點‌‌‌‌」,雖然依舊空泛,至少讀來會順口一些。

《中國週刊》曾將這個時代定義為‌‌‌‌「粗鄙時代‌‌‌‌」,並斷言,最糟糕的粗鄙,是‌‌‌‌「強者愈粗,弱者愈鄙‌‌‌‌」。就語言而論,官腔的最大特點可謂‌‌‌‌「空‌‌‌‌」,新詞的最大特點的確是‌‌‌‌「鄙‌‌‌‌」。前者架空了漢語,後者貶低了漢語。前者使漢語淪為稻草人,後者使漢語淪為侏儒。二者合力,則使社會斷裂:上半身空虛,下半身腫脹。

當漢語江山花果飄零,支離破碎,陷入重度污染,我們能做什麼呢?我的批判,最大意義只能是反躬自省,反求諸己。基於此,我願繼續守護與鄢烈山先生的約定,並試圖證明,不用由‌‌‌‌「逼‌‌‌‌」‌‌‌‌「屌‌‌‌‌」‌‌‌‌「婊‌‌‌‌」等所構成的新詞,正如不用那些官腔,我們依然能正常說話。也許我們所缺乏的不是正常說話的能力,而是正常說話的意願。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