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子25年」母親:願賣房懸賞10萬找兒子(圖)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2月29日訊】大陸媒體報導,張雪霞23歲時與貴州都勻小夥宋懷南結婚,1988年9月10日生下兒子宋彥智。1991年12月29日,張雪霞3歲的兒子被人販子抱走。從此,她和丈夫踏上了漫漫尋子路。2006年大年初三,尋找兒子15年無果,精神完全崩潰的丈夫跳樓自殺。張雪霞獨自堅持尋找兒子。今年1月23日,張雪霞坐了30個小時火車到福州,又陸續去安溪縣、泉州、莆田、長樂等地尋找兒子。2月25日晚,還在福建尋子的張雪霞接受了記者記者的專訪。

孩子出事後,再也沒過過生日

記者:你還記得孩子被拐前的情形嗎?

張雪霞:刻骨銘心,就像昨天發生的事一樣。1991年12月29日,星期天,智智(宋彥智)不上幼兒園,丈夫出差,我還要上班,所以頭天晚上孩子被外公接去住。那天中午,智智跑到勻城電影院大樓門口花臺樹下玩雪,被一男子扛在肩膀強行抱走。事發後,我們在電視臺播出尋人啟事,當時和智智在一塊玩雪的兩個小男孩看到後,才告訴我事發經過。

記者:孩子丟的那天,好像還是你的生日?

張雪霞:是的,是我的陰曆生日。以前我過生日還會和朋友們聚一下,孩子出事後,我再也沒過過生日。每年生日,我的心情都特別沈重,逢年過節也很難過,沒有了孩子,我們家就不完整了,看到別人家團圓,我們就更思念孩子。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我丈夫患上了抑鬱症,精神崩潰了,2006年大年初三,他留下一頁寫著「我只要我兒宋彥智」的遺書,跳樓自盡。我真的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整整三年都走不出這個陰影。

記者:孩子的東西你都保留著嗎?搬過家嗎?

張雪霞:智智的玩具、衣服,所有他喜歡的東西我都保存著,就連他收到的壓歲錢,我也給他留著,幾毛幾毛的,都沒動過。孩子被拐兩年後,我們那裡拆遷了,搬家前,我們在家附近拍了很多照片,後來我把照片附在我寫的尋子文章中發在網上,想著如果孩子看到,也許能想起小時候的事。

記者:孩子被拐後,你和丈夫有沒有想過再要一個孩子?

張雪霞:沒有,從來沒有。智智是我們的獨生子,他還在時,我們就沒想過再要一個,他又乖又漂亮又聰明,有他我們就很幸福了;智智丟了後,雖然也有人勸過我們,但我們都不想再要孩子了,我們放不下智智,一定要找到他。

不能不堅強,就想支撐著有一天能再見到兒子

記者:這些年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張雪霞:孩子丟失這種骨肉分離撕心裂肺的痛,就像刀久久地插在心口上,不停地挖心流著血的那種痛,只有遭受過了才能理解。可我再痛都得沉住氣,要控制情緒,家裡老人年紀大了,我要顧及他們的心情。我就是不堅持,也沒得選擇,我不能不堅強。我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走不出這個陰影,可是當我想到如果我倒下了、瘋了、死了,就再也見不到孩子了。我現在一個人一個家,頂天立地,就想支撐著有一天能再見到兒子,我就滿足了。

記者:這25年,你們都去過哪些地方尋找?

張雪霞:丈夫在世時,他出來找孩子多一些。他本來在一家五金企業當駕駛員,孩子丟後,他開車時常走神,被調到了業務科。因此有了一些出差機會,每次出差都會在當地找孩子。我和丈夫在貴州、廣西、福建、河南、河北、浙江、江蘇、北京、四川都找過,福建和貴州找得最多。當初販賣我兒子的人販子在被槍斃前曾交代,智智被賣到了福建安溪縣。所以我丈夫立即趕赴福建安溪找,但很多人一聽是找小孩的都不理他。他只要打聽哪裡買孩子的比較多,就去哪裡尋找。

記者:你都採取什麼方式尋找兒子?有人和你聯繫嗎?

張雪霞:我2009年學會上網,開通了博客,也註冊了微博,我把我家的遭遇和智智的信息寫下來發在網上,還有孩子的照片,希望網友看到後能提供線索。出來找孩子的話,有比較具體的方位線索時就去那裡挨家挨戶打聽;沒線索時就在車站、大街上發尋人名片,正面印著智智的信息,背面印著「防拐十招」,發名片時我都是反著發,因為別人先看到宣傳防拐知識,比較容易接受。剛開始聯繫我的人不多,這兩年由於媒體的報導,很多人關注到我的事,有提供線索的,有安慰我的,當然也有惡作劇的。

記者:丈夫不在了之後,你一直是獨自尋子嗎?

張雪霞:丈夫不在了,我只能一個人家裡家外地操持著,孩子要找,工作也要做。不過有很多朋友、家人和好心人幫助我,像這次來福建找孩子,我們一共7個人,大家都是來尋找親人的。除了志願者,還有好心的網友轉發我的尋子信息,並會發給我一些線索,還有媒體記者的採訪報導也幫助我很多。

記者:你一般什麼時候出來找孩子?每次出來多久?

張雪霞:丈夫自殺後,我打擊太大,有3年哪兒都沒去,就待在家裡。這幾年才又出來找兒子,平時都是在網上發帖,排查線索,有比較確定的線索才出來。去年過年後出來找了一個多月,今年年前就到福建了,這一個多月把孩子可能在的地方都走一遍。我想,過年期間大家都要回家過年,兒子長大了,就算在外打工應該也會回來,所以想趁這個時機找找。

如果真能找到孩子,願賣房兌現懸賞10萬諾言

記者:這些年,你都靠什麼生活?

張雪霞:我以前是紡織公司的一名營業員,去年2月退休,現在每個月能領2354元退休金。2003年10月,我和丈夫為了增加經濟來源,還貸款在都勻開了一間小茶館,現在茶館也還開著,不過沒什麼生意了,幾天不開張的情況都有。我出來找兒子時,我爸爸幫我看著。

記者:你的微信和你在街上舉的宣傳牌上都寫,要懸賞10萬找孩子,有那麼多錢嗎?

張雪霞:我現在的錢不夠。但如果真能找到孩子,我願意賣掉房子兌現諾言。只要能在有生之年找到孩子,讓我付出什麼我都願意。錢財本來就是死了也帶不走的,如果找不到孩子,我死不瞑目。

記者:現在家裡還有什麼親人嗎?他們支持你找孩子嗎?

張雪霞:我的父母都還健在,我還有兄弟姐妹。他們支持我找孩子,但勸我不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找孩子上,讓我過好自己的生活。但我做不到,我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找不到孩子我真的吃不下住不安,我覺得活著也沒有意義了。找不到他,我一輩子都不會心安。

記者:現在走在路上,你會刻意觀察路人嗎?

張雪霞:無論是在老家還是到外地,只要見到和智智年齡相似的人,我都會多看兩眼,看有沒有像我兒子的。想著萬一老天眷顧我,我就這樣遇到孩子呢?遇到長得像的,我就會注意觀察他的手背,因為我兒子左手背吊針脈高一點的位置有一顆冒號點大的黑痣,即使他後來祛了痣,也會留下痕跡,應該可以看出來。有時因為我一直盯著人看,路人看我的表情也挺奇怪的。

記者:25年了,兒子肯定變了模樣,你還能認出他來嗎?

張雪霞:雖然模樣變了,但我的孩子我應該會有感覺,他的棱角、骨骼,我應該能認出來。看到長得像的我都要去證實,我也知道這是大海撈針,可是如果漏掉了,我就失去了再見到他的機會。

記者:找到過非常相像的人嗎?

張雪霞:以前也找到過幾個長得很像的人,他們還來採血和我做DNA比對,但都不是我的兒子。第一次比對時我特別激動,但結果讓我很沮喪,從期望到失望,這樣的事經歷四五次後也就習慣了,這些打擊不會影響我找孩子的決心。

只要還在找孩子的路上,活得就有意義

記者:你想像過你們相遇的情景嗎?

張雪霞:想像過,我想像過成千上萬次,就連做夢都會夢到。如果我們母子團聚,我要問他,你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過得好不好?我也想讓他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找他的,告訴他,媽媽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找你。

記者:智智就要28歲了,也許和養父母有了感情。如果找到他,他已經不記得你了,或是不願和你一起生活怎麼辦?

張雪霞:只要能找到他,讓他知道還有我這麼一個媽媽,我還愛著他,這就心滿意足了。如果他有了自己的家或不願離開養父母,不願意和我在一起,我也尊重他的意願,反正孩子大了也要有自己的生活,就當他外出打工了,他不回來,我就去看看他嘛。

記者:你已經為找孩子花了25年,如果一直找不到,要一輩子找下去嗎?

張雪霞:我就找一輩子,只要我還有口氣,會繼續找下去。只要還在找孩子的路上,我活得就有意義。而且現在有那麼多愛心人士在幫助我,我想我會找到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