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衛兵揪鬥彭德懷,幕後主謀竟然是他!(圖)

2016-03-03 06:00 作者: 馬雙有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彭德懷在文革期間被紅衛兵揪鬥。(網路圖片)

1966年12月下旬,北京先後有兩支紅衛兵隊伍,殺氣騰騰奔赴四川成都,不由分說將正在為國家三線建設嘔心瀝血的彭德懷揪回北京,丟進一所破爛不堪的簡易工棚裡。從此,彭德懷開始了8年痛苦不堪的被囚禁、被批鬥、被審查、被摧殘,直至生命之火熄滅的悲慘經歷。

彭德懷被從四川揪到北京,毛澤東知情嗎?多年來中共官方的說法,是江青授意中央文革主要成員戚本禹,戚本禹指示北京航空學院紅旗戰鬥隊韓愛晶、北京地質學院東方紅兵團王大賓,率紅衛兵到四川捉拿彭德懷;還有一說,林彪、康生都發過指示,要把現代「海瑞」揪回來。

不錯,這些當時紅得發紫的左派大員可能都發過揪鬥彭德懷的指示。據說中央還為此專門召開了會議,做出了揪鬥彭德懷的決議。但是,這些所有的指示和決定,都必須經過毛澤東的同意。或者說這些指示決定都要迎合毛澤東的意圖。而真正發出揪鬥彭德懷的最高指示者,必然是坐在幕後的毛澤東。試想,彭是毛親自點將派往西南的,如果毛澤東不同意,誰敢去抓彭德懷?

可能有兩種情況:一是毛澤東暗中授意江青,派人去揪彭;二是江青力主揪回彭,讓中央開會作出決定,毛表示同意。不管何種情況,毛澤東都是把彭德懷揪到北京進行批鬥的主謀。然而毛在幕後一言不發,讓江青在前臺發號施令。這樣做可以撇清自己,避免「反覆無常,狠毒無情」的嫌疑。將來一旦情況有變,自己可以進退自如,永遠保持「偉大正確」的光輝形象。

果然,後來彭德懷冤案平反,新的黨中央認定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對彭德懷的批判是完全錯誤的,但是對於把彭德懷從四川揪回來投進監牢,批鬥8年,摧殘致死的罪行,則完全劃到林彪、四人幫的頭上。毛主席的警衛秘書寫回憶文章,大都一味讚揚毛主席胸懷大度,不計前嫌,當面說「真理也許在你那邊」,又執意安排彭德懷到西南三線工作。是林彪四人幫興風作浪,將彭德懷迫害致死!

還有一件事,可以證明毛澤東對紅衛兵囚禁、批鬥彭德懷不僅完全知情,而且很可能是刻意安排的。

1966年12月25日,在耶穌誕辰紀念日裡,彭德懷被囚禁在破爛不堪、寒風刺骨的簡易工棚裡,從此失去人身自由。解放軍戰士只是執行命令,嚴加看管,而紅衛兵小將則是氣勢洶洶衝進來,讓他嘗到了「無產階級專政」的滋味。他們橫眉怒目地呵斥,提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要他老實交代,可又不耐煩聽他回答,好似專門給他來個下馬威。這些戴著紅袖章、穿著綠軍衣,模樣可愛的學生娃娃,一個個凶神惡煞,罵著「老混蛋」「老反革命」,揚言要「敲碎你的腦袋!」「揍死你!」接著亂翻他的書包,摔壞他的菸斗,拿走他的藥物,猛烈地推搡他。

彭德懷怒斥他們不講政策,他們卻哈哈笑道:「對你這樣的人,就得武鬥!」這位在戰場上指揮千軍萬馬叱吒風雲的元帥,真正嘗到了「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滋味。

在痛苦悲憤中,他想到了毛主席:毛主席啊,你把我派到了四川,剛剛一年,還沒有搞出一點名堂,就被紅衛兵抓到北京,囚禁起來,受盡屈辱,瀕臨險境,現在是死是活,全憑你老人家一句話了!於是他毫不猶豫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

「您命我去三線建委,除任第三副主任外,未擔任其它任何工作,辜負了您的期望。12月22日晚(經考證應為25日凌晨)在成都被北京航空學院紅衛兵抓到該部駐成都分部,23日轉北京地質學院東方紅紅衛兵,於27日押解到北京,現被關在中央警衛部隊與紅衛兵共同看押。向您最後一次敬禮!祝您萬壽無疆!

彭德懷1967年1月1日

這封於新年元旦寫給毛澤東的信,僅100多字,看似簡單樸實,而在特定環境下內涵極為豐富:既匯報了根據毛主席的安排自己去年到現在的經歷,又交代了自己現在的危難處境,且透露了抓捕和看管自己的人;既表達了對毛主席的歉意和敬意,又暗示懇求毛澤東解救自己脫離險境的用意。他可能想到去年在頤年堂毛主席當面對他說的話:有什麼事情,可以打個電話,寫個紙條。所以這次有急難「事情」就不寫長信而寫紙條式簡訊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匯報工作、交流感情,而是十萬火急的求救信!

他總天真地認為,把他抓到北京、丟進監牢的,一定是一群無法無天的紅衛兵所為,毛主席一定不知情,毛主席見了這封信一定會發雷霆之怒,喝令紅衛兵把自己解救出來。然而毛澤東究竟看到了這封信沒有?這可是關係到毛澤東的責任、良心和人品的關鍵問題。

多年來,有關作品對此說法不一。1989年出版的傳記文學作品《國防部長浮沉記》,就說毛澤東沒有見到這封信。該書這樣寫道:「遺憾的是,毛澤東根本沒有看到他的同鄉戰友最後一次寫給他的這封信。信到了江青、戚本禹手裡,被作為彭德懷反黨反毛主席的又一罪狀,由戚本禹整理存檔。直到彭德懷平反後,在清理‘五大學生領袖’之一韓愛晶迫害彭德懷一案時,才從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這封信。在後來審訊戚本禹的時候,戚供認自己‘充當了江青的狗’……」這本書把責任完全推到了江青戚本禹頭上,毛澤東則完全不知情。

而在2002年出版的由郭晨撰寫的長篇巨著《這就是彭德懷》中,則是這樣記敘的:

「彭德懷寫好信後又讀了一遍,然後把信疊好,放在眼鏡盒裡,中午吃飯時,看到沒有造反派在跟前,便悄悄交給小哨兵,請他務必轉交上去。信由監護點轉出,經層層檢查轉到周恩來手裡。周恩來怕轉交上去就石沉大海,便在中央碰頭會上公開宣讀了這封信,並在信上批示:‘碰頭會上已宣讀,即送主席、林彪同志、江青同志(先退席了)傳閱。擬退彭德懷專案組存。’毛主席看過信後,批給康生保存,最後是石沉大海……」

兩部公開出版、全國發行的著作,對這個關鍵事件的敘述竟然大相逕庭!我們該相信哪一個?

顯然,應當相信後一個。因為前一個說法產生於上世紀80年代,此時很多檔案還未解密,而不少公開的資料文獻都習慣於把毛的錯誤推到林彪四人幫身上。在一些重大錯事的定性上,都習慣說是毛澤東受了矇蔽,林彪四人幫背著毛澤東干了壞事。在這種背景下,這一種說法,很可能是某些人想像或編造出來的。

而後一種說法產生於新世紀,此時很多檔案已經公開,「避諱」現象大為減少,說真話的氛圍不斷增強,郭晨的說法一定是經過調查採訪或參閱了權威資料的結果,比較可信。

而且文中說,此信轉給了周恩來,周曾公開宣讀了此信,作了批示,要求「即送主席」。林彪、四人幫是沒有膽量截留此信的。毛澤東看過後將此信批給康生保存,則完全可信。但是此文說,「最後是石沉大海」恐怕不合事實,而《國防部長浮沉記》說,「從戚本禹的卷宗中找到了這封信」,應該說是可信的,不然的話,「石沉大海」的信,後人怎麼能準確無誤地寫出來呢?

總之,可以肯定,這封求救信毛澤東是見到過的。「向您最後一次敬禮」這句淒慘得讓人落淚的語言並沒有打動他。他不僅沒有發出解救彭德懷的指示,反而將此信批給了善於整人、心狠手辣的康生。這就充分說明,毛澤東這一次將彭德懷從四川揪到北京,是要徹底將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使其永世不得翻身!

而且又充分暴露,1965年在中南海所說的「真理也許在你身邊」,實在是施放的煙幕彈;「我讓你去西南三線是誠心誠意的」,實則是言不由衷的虛情假意。先把他放到四川,讓他在四川繼續「放毒」,再讓紅衛兵揪到北京進行無情地批鬥,完全是毛澤東精心設計和導演、由別人實施的好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