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丞相招安(圖)



張齊賢丞相畫像。(網路圖片)

宋真宗景德年間,江西虔州大旱,贛江河邊,大庾嶺中,嘯聚了一夥專劫官方運輸船隻的「盜賊」。他們本領高強,陸地上快馬馳騁,水中蛙泳鱉伏。所用劫掠辦法:在贛江灘淺水急處,投擲巨石,官船順流而下,撞上巨石,盜賊們呼嘯而來,把財物搶劫一空,隨之呼嘯而去。他們把搶劫來的財物,散發給贛江沿岸的飢民。這支隊伍平時化整為零,藏匿在村莊和深山中。地方官府多次派重兵清剿,就像舉起拳頭打跳蚤,跳蚤沒打著,拳頭卻傷得不輕。

事件呈報到宋真宗皇帝面前。這是棘手大事!大庾嶺贛江一線,是廣東廣西進入中原的交通大動脈,皇帝不敢怠慢,立即派兩名將領率東路軍、西路軍巡檢贛江兩岸。另派禁衛軍長官康懷琪坐鎮虔州,和虔州知州尹玘,通判李宿,協調兩路軍的軍事步調。

清剿行動進行了一年,官軍死傷無數,盜賊卻一根毛髮也沒抓到。官船依舊被劫。康懷琪和虔州知府尹玘一籌莫展。他們唯一的收穫是,查清了這股盜匪是一個叫劉法定的人,帶領八個本家兄弟,各領一支小分隊組成的。他們聚則一百餘人,散則各自為戰,短小精悍,各懷絕技,尤其擅長使用一種強弩,力大無比,一箭能洞穿六人胸背,且箭有毒。官軍見了他們人影就心裏發毛,兩腿篩糠。

無奈之下,真宗皇帝只能把老丞相張齊賢請出來,說:「看來,只有麻煩你老人家走一趟了,愛卿總能於危難之時力挽狂瀾。現在,我安排你以江南轉運使的身份去虔州,便宜行事。」

張齊賢確是個降服悍匪的人才。此人不同凡響。外表胖乎乎的,胖的原因是他貪吃。年輕時,他見人家殺牛,饞涎欲滴,人家丟了張牛皮給他,他竟拔毛烤煮,生生把整張牛皮獨吞下去。他還把這口腹功夫到處吹噓,期望人家還會給他第二張牛皮。

那年,他還是個求學青年,浪跡洛陽街頭,飢寒交迫,正碰上太祖皇帝趙匡胤西巡洛陽。他突然跑到路中間,一跪攔住皇上的馬隊,說要向皇上提建議,獻國策。趙匡胤一聽,便把他帶回宮裡,張齊賢不提建議,聞到了御廚飄出的肉香。他跟饞嘴貓似的,宋太祖看在眼裡,便吩咐侍衛:「讓這個人先吃飯吧。」張齊賢也不客氣,一大盤牛肉,抓起來就吃,三口兩口就解決了。旁邊的人驚得目瞪口呆,宋太祖也很吃驚,對侍衛說:「再給他端些肉來。」侍衛又端來一盤牛肉,張齊賢風捲殘雲,舔指咂舌,侍衛端來第三盤牛肉。宋太祖看張齊賢吃起來沒完,說:「你吃了我的飯,還沒有向我提建議呢。你就一邊吃,一邊說吧。」張齊賢連頭也不抬,一個勁兒往嘴裡塞牛肉,邊塞邊向皇上說了建國十策。由此,宋太祖記住了這個人物,就建議他回家苦讀,參加以後的科舉考試。

趙匡胤去世後,弟弟趙光義接位當皇帝,張齊賢也考中了進士,做起官來,政績卓著。這時,名將楊業,被遼軍包圍,箭盡糧絕而撞「李陵碑」身亡。大宋北部邊疆裂開了個大口子。張齊賢臨危受命,數次重創敵軍,使大宋的北部邊界贏得了暫時的安定。西北邊陲的黨項人建立了一個西夏國,最後採用張齊賢的計謀,交好西夏周邊國家,唆使他們對西夏邊境騷擾,西夏自顧不及而無力東向。大宋收復江南後,張齊賢又出謀劃策,出臺了一系列的便民政策,安定了江南人。張齊賢的大才大德,使他當上了宰相,一直從太宗朝當到真宗朝,當了三十多年。

張齊賢當大官後,貪吃習慣,一如既往。他在江南當地方官時,有一次,在家中內室過口腹之欲,一個叫王富生的僕人端了大魚大肉進來,出門時,偷偷把幾件銀餐具藏在懷裡。張齊賢在門帘後看見了,只當沒有看見。張齊賢做了幾十年宰相,家裡的僕人大多推薦給官府當差。只有王富生仍在張齊賢身邊伺候。一天,王富生瞅了個機會,跪在主人面前說:「我侍候相爺時間最長,比我後來的人都有了官差,您為什麼單單遺忘了我呢?」張齊賢同情地說:「還記得在江南時,你偷盜銀餐具的事嗎?我將這件事藏在心中已有三十年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我現在位居宰相,任免官員,激勵賢良,怎麼能推薦一個小偷去做官差呢?看你侍候了我很長時間,現在給你三十萬錢,你自己選擇一個地方安家吧。」王富生十分吃驚,哭著拜別而去。

回頭說張齊賢來到虔州,虔州知州尹玘和禁衛軍長官康懷琪像見到了救命菩薩。他們急忙向他介紹這裡賊寇的囂張氣焰,官軍剿匪的英勇壯烈。康懷琪說:「當前最要緊的事,是表彰殺賊英烈,擴充官軍隊伍。賊寇即使像藏在草野的虱子,我們也能用篦子把他們篦出來。」

張齊賢接過話頭說:「我看,現在老百姓吃飽肚子最要緊。虔州旱災,老百姓餓著肚子,這好像乾柴烈火,隨便一點小火星,都能引發燎原大火。我們先把老百姓的肚子填飽了,乾柴就成了濕柴,再猛烈的火焰也燃不起來了。」於是,虔州開倉賑災,賙濟飢民。糧食物資源源不斷輸送到贛江兩岸。

張齊賢又問:「鬧匪患後,積壓在大庾嶺南的物資,還有多少?」

康懷琪說:「運輸線路不通,那邊的物資堆積如山,急著等待啟運。」

張齊賢說:「傳令下去,把那些物資立即裝運上船,押運到京。物資中,有能填飽肚子的東西,全部賙濟飢民。」

「萬一盜賊來搶劫,怎麼辦?」

「放心吧。盜賊已經剿滅了。」

康懷琪和尹知州大惑不解。如此悍匪,他們週旋了一年有餘,這個胖傢伙來了三兩天,就全部解決了,真是天方夜譚!

張齊賢說:「兵法雲,‘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調查了劉法定這幾個匪首的作為,他們遭受災荒,不得已而為匪,尚不失良知。他們又有一身武功,是我們朝廷用得著的人哪!我已經通過熟人,對他們實施招安。劉法定他們也已答應,所以,我們的運輸船隻,可以早日起程了。」

招安?尹知州想不通,康懷琪更是耿耿於懷,因為他手下許多官兵都死在這夥盜賊手上。

張齊賢用三兩天的時間,就解決了匪患。這裡邊的緣由,主要是用了他過去的家佣王富生。王富生是虔州人,張齊賢叫他去尋找劉法定一夥人,如果他們同意招安,就赦免他們的一切罪過,讓他們擔任鎮守一方的團練總兵。劉法定見官府賑災,也就同意招安,並約好,十天之後,劉法定帶領他的部下,前來投誠。

正在張齊賢等待劉法定一夥人來投誠時,皇上降旨,浙北遭水患,命張齊賢火速前往救災。

張齊賢東去浙江。康懷琪,尹玘等地方官,投其所好,送了許多牛肉、豬肉、羊肉。張齊賢一概拒收。

張齊賢前腳離開虔州,劉法定一夥人後腳就來州府投誠。康懷琪是個年少氣盛的將領,見到劉法定,氣就不打一處來。自己手下官兵,死傷纍纍,現在他站到面前來了,豈能將他放過?私下跟尹玘、李宿商議:「不殺劉法定,我們無法向死去的官兵兄弟交代。這夥盜賊非死不可。」李宿不同意,說:「這是相爺定下的大策,我們如果出爾反爾,如何取信於民?」

康懷琪不睬李宿,他和尹玘寫了封奏章,飛告皇上:「劉法定舊黨散潛山谷,以後,如有水旱災荒,他們依然會嘯聚山林,為患州郡。求皇上下令,將他們用峻法處死。」宋真宗聽了這一面之詞。也就同意了他倆的請求。

劉法定和八個頭領,被活釘在虔州城鬧市區示眾。康懷琪和尹玘前去看人犯,劉法定破口大罵:「張丞相答應赦免我們死罪,你康懷琪和尹玘耍兩面三刀,將我們兄弟斬盡殺絕。我們此去陰曹地府,一定向閻王爺控訴你,你們不得好死。」康懷琪大怒,叫手下兵勇用鐵錘砸爛人犯的手足,棄屍荒野。

過了幾個月,張齊賢回到虔州,聽到劉法定一夥人的遭遇,感慨唏噓。

這天,秋風蕭瑟。贛江裡,秋冬水枯,贛江水運,已經很不容易。張齊賢對康懷琪和尹玘說:「近來贛江水運的貨物銳減,我要去大庾嶺查個究竟。」尹玘說:「大庾嶺是盜寇餘黨出沒的地方,那裡極其危險,還是叫個辦事人員去瞭解情況吧。」張齊賢說:「我是江南轉運使,維護漕運暢通,責無旁貸。」康懷琪說:「我也去,沿途保護你。」張齊賢說:「不必了。你倆結怨於盜匪,去了更危險。」

張齊賢帶了個隨從,就去了大庾嶺。走了大約三十里,張齊賢猛聽得後麵人聲喧嘩,轉首一看,康懷琪和尹玘趕上來了。

當夜,他們住在大庾嶺驛站,半夜裡,康懷琪和尹玘驚呼數聲,暴病身亡。

據張齊賢向皇上報告的兩位官員死亡經過,他倆到了大庾嶺:「驚恐萬狀,面若死灰,口中只說我有罪有罪。早晨雞啼,兩人淒厲地叫了幾聲,就死了。」

張齊賢回朝廷做宰相,他胖乎乎的身體似乎瘦了一圈。王富生又回到了他身邊,還是做貼身僕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