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比王陽明更有文采 比曾國藩更有豪情(組圖)


提起歷史上「文武雙全」的名人,人們都會想起曾國藩,想起王陽明。

不過,曾國藩這個人總給人一種陳腐的感覺,活得太累,太憋屈,一點都沒有大英雄那種豪情;王陽明比曾國藩好點,但在「文」的方面更多的是一種思想,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文采。

其實,在歷史上還有一位文武雙全的典範,為文,比王陽明更有文采;為武,則比曾國藩更有豪情。這位文武雙全的大英雄,就是辛棄疾

「豪放派詞人」辛棄疾

首先,他的為文,自然無需多說,中國文化史上唯一一位與蘇軾並稱的豪放派大詞人,有「詞中之龍」的美譽,「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

清朝大學者陳廷焯曾有一段關於蘇軾和辛棄疾的評價:「蘇辛並稱,然兩人絕不相似:魄力之大,蘇不如辛;氣體之高,辛不逮蘇遠矣。」

確實,辛棄疾不光在詞的方面,甚至他的整個人生,都是魄力奇大,千古獨步。

看看他的那些詞,無不讓人心潮澎湃,即使坐在書齋裡,也會陡然而生一股不可遏抑的豪情,比如「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比如「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比如「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如果說蘇軾的詞體現了文人的曠達,那麼,辛棄疾的詞則完全超出了文人的範疇,體現了一種比盛唐邊塞詩更加慷慨、更加沉鬱的精神。說到底,在辛棄疾眼裡,詞之一道,並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是超脫文人之外的,或者說是給所有文人拔份的。

充溢英雄豪情的詞文

辛棄疾的詞,除了豪情,還有不少體現「愁」的地方,比如「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比如「人言頭上發,總向愁中白。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比如「此生自斷天休問,獨倚危樓。獨倚危樓,不信人間別有愁」……

在中國文化史上,「愁」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李白寫過,杜甫寫過,但跟辛棄疾的「愁」相比,他們的「愁」都顯得太小兒科了。

至於原因,就是下面要說的辛棄疾的「為武」之道。

陸游曾說辛棄疾有「管仲、蕭何之才」,陳宰也說辛棄疾有「張良、諸葛亮之謀」,可見,辛棄疾絕對是一個治國安邦的頂級人才。但可惜的是,他生錯了時代,讓他的絕頂才華無處施展,只能在詞中抒發一下感情。

正如葉嘉瑩所說,辛棄疾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以英雄豪傑手段寫詞」,卻能「表現了詞之曲折含蘊之特美」的大詞人。

滿腹未施展的報負

辛棄疾出生於山東濟南,自古山東出好漢,此言不虛。但是在他出生的時候,山東已經是金國的領土了,所以辛棄疾從小就受到了比南方宋人更特殊的教育,年僅21歲時,就組織了一支軍隊,率眾起義。

中國歷史上的文人大多有一種夢想,就是投筆從戎,征戰沙場,「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但是,大多數人都只是夢想罷了,他們的心理都太萎縮了,不足以撐起他們的夢想。而辛棄疾,卻是一個心理極其強健的人,更是一個擁有驚天才華的人,這一點,比那個一生都在按部就班、如履薄冰的曾國藩要強多了。

看看他的《美芹十論》,該書從第一論以至於第十論,無一不是精闢之論;看看他率領五十人勇闖五十萬敵軍大營,將叛徒生擒活捉,你不得不感慨,這個人太驚人了!

但是,南宋的皇帝沒有給他施展才華的機會,他夢想一生的抗金大業,總是在走走停停中消耗掉他的一生豪情。

直到他64歲那年,主張北伐的韓侂冑上臺,才終於讓辛棄疾有了用武之地,並在第二年寫下了那首著名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但可惜的是,南宋的氣數已不足以支撐他的夢想,沒多久就又遭到了彈劾。

西元1207年,68歲的辛棄疾鬱鬱而終。臨終前,辛棄疾仍在大喊:「殺賊!殺賊!」

這些年來,曾國藩成了顯學,但其實辛棄疾比他更強健,也比他更能代表中國人的熱血豪情,更加值得我們研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