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躲不開的敏感日(圖)

2016-06-01 11:41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被中共非法關押的於世文(左)(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6月01日訊】前廣州學運領袖於世文,因兩度組織民間公祭六四死難者及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遭當局關押至今。他於六四25週年前夕遭拘捕,轉眼間,又到了六四27週年。於世文遭非法關押已經超過兩年。

說「非法關押」,不僅因為於世文無罪,而且因為,中共當局連它自己的法律都無意遵守,而一再無理延期關押於世文,不審,不判,不放。與於世文幾乎同一時期遭拘捕的北京記者高瑜、維權律師浦志強都先後獲得釋放(各以不同名義),唯獨對於世文,當局擺出一副無限期關押的態勢。

有一種判斷是,於世文涉及六四事件,也僅僅涉及六四事件,如果當局開庭審判,不知如何下手,擔心反而炒熱六四話題。但中共當局素以厚臉皮和黑心腸著稱,處事不擇手段,六四話題,怎能成為他們的開庭障礙?

最近,於世文的妻子、也是前廣州學運領袖陳衛披露,從最高人民法院獲知,在有關於世文案的「延長審理期限案件呈批表」上,延期原因及理由欄寫著:「……目前對六四事件的認識、對胡、趙的歷史評價等敏感問題沒有明確,故申請延期審理。」蓋章欄裡共有四個章,包括,鄭州市管城區人民法院、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蓋章處,還有一位負責人的簽名:「同意苗有水2016.2.18」。據知,於世文案遭四次延期,都是同一個理由。

這個延期理由,不免令人驚詫。因為,從中共的正式文件和官方口徑而言,對六四事件有定性,曰「反革命暴亂」;對胡耀邦和趙紫陽的評價有結論,曰:「犯了嚴重錯誤」,或「支持動亂、分裂黨」。各級法院對於世文案的延期理由,與當局的正式定論相牴觸。

而目前的中共當局,也並無平反六四之意。佐證之一就是,六四27週年前夕,四川青年符海陸因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的酒瓶標籤圖而遭拘捕,罪名竟然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另一方面,如果於世文案當真因此理由而無法審理,那就應該立即釋放。依據最基本的法律常識和最起碼的「依法治國」精神,做無罪推定而非有罪推定。但於世文卻遭無限期關押。

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曾在一個座談會上(2016年1月)宣稱:自己擔任公安部長五年、政法委書記三年,「從來沒有批示干預過任何一個個案!」據說,孟建柱擲地有聲的宣示,當場獲得與會專家的掌聲和讚揚。然而,孟建柱畢竟是共產黨人,當面撒謊不臉紅。因為,就在2014年,孟建柱對以於世文為首的鄭州十君子案,曾親筆批示:「固定證據,依法處理。」

綜上情況,於世文案遭一再延期,久拖不決,更可能事關中共內部鬥爭。以孟建柱為例,雖然他曾就於案做過批示,但之後,作為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孟不再發話,下面也就不知如何是好。而孟之所以不再就於案發話,大概還在於,比他更有權勢的政治局常委們,對此莫衷一是,模棱兩可,讓孟感覺詭異,自己還是免開尊口為妙。於案就此擱置,成為一樁難以了結的官司。

目前的中共高層,不僅有權力鬥爭,而且有觀念分歧。比如,針對六四事件,就可能各有看法,各懷心事,各有算盤。27年過去了,六四,仍是中南海躲不開的敏感日、放不下的心事。習近平當局應該注意到,在如何善後六四的問題上,當局一再拖延,已經帶來了一系列後果。

後果之一,就是是香港人的離心。八九,六四,幾乎是連接香港與大陸的最後一條紐帶,香港學生不再參加由老一代香港民主派(支聯會)組織的六四燭光晚會,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與其奢望大陸遙遙無期的民主化,不如阻止香港迫在眉睫的政治倒退;與其對北京抱幻想(平反六四),不如走自己的路(香港獨立)。有人說,「共產黨是港獨之父。」斯言信也!

鄧小平為一黨專政辯護,常說一句話,這個制度的優勢是「集中力量辦大事。」鄧無知的卻是,這固然是一個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舉國體制,但這個權力不受監督的一黨制度,卻必然地,導致腐敗,絕對而深重的腐敗。今日中國氾濫成災而無可救藥的官場腐敗,恐怕是鄧小平生前也始料不及的。作為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實用主義者,鄧小平不好讀書,尤其不好讀歷史書,無法明瞭歷代王朝由盛而衰、由腐敗而潰敗的規律。足為後繼者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