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女血淚控訴:被中共遣返 母子分離(圖)



脫北女樸智賢(Ji-hyun Park)。(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6年06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許家棟編譯)據合眾國際社(UPI)報導,1998年,朝鮮遭遇嚴重飢荒,最終死亡人數達100萬人。樸智賢(Ji-hyun Park)的父親告訴她,讓她和弟弟一起跑出去。隨後,30歲的樸智賢逃到了中國。

中國是當今許多朝鮮人逃離濫用職權施行鎮壓的朝鮮政權的目的地。然而,樸智賢不幸成為販賣人口的受害者。她被迫結婚,生活得比奴隸好一點,時刻面臨著被遣返朝鮮的威脅。

「聯合國關於調查朝鮮人權委員會」(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Human Right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在2014年估計,很大比例孤身進入中國的朝鮮婦女和女孩最終被販賣接受強迫婚姻或性工作。這些被中共警方逮捕的朝鮮人往往會被送回朝鮮,在那裡他們將面臨一定的懲罰,包括在勞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和任意拘留。

報導稱,婦女還可能受到強迫墮胎、殺嬰和強姦。即使她們獲得釋放後,很多人也不能找到一種在朝鮮生存的方法,所以儘管冒著風險,她們還是會回到中國。

樸智賢向「Women & Girls Hub」組織講述了她的苦難和讓她提心吊膽的噩夢,她覺得有責任分享出來她的故事。

為救兄弟被賣給中國男人

採訪者:你是如何成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

樸智賢:1998年2月,由於鬧飢荒,我首次離開朝鮮。我的叔叔死於飢餓,我的父親病了,但醫院裡沒有可用的藥品。他告訴我和兄弟離開這個國家。我離開了在寒冷房間中孤獨死去的父親,因為那些是他最後的願望。

在中國,幫助我們的經紀人說:「如果你想救你的兄弟,那麼你會需要錢,為了錢你必須嫁給一個中國人。」起初,我說:「我不能嫁給一個中國男人。」他說:「如果你不能,我們只是遣返你和你的兄弟。」我很害怕。如果我們被遣返,我兄弟可能會被送到勞動營或被處決。所以我沒有選擇。

有一天,有五、六個人來看我。不同年齡段有著不同的價格,20多歲的年輕女性可以拿到1萬元人民幣(1,500美元),但30多歲的女性只能拿到5,000-8,000元(800-1,200美元)。當時我已經30歲了,所以我得到的價格並沒有這麼高,只被賣了5000塊中國人民幣(800美元)。但是,我也救不了我的兄弟。我們被分開了,因為中國人根本不需要我的兄弟。

被中共警察遣返母子分離

採訪者:你結婚之後的生活怎麼樣?

樸智賢:當朝鮮女性嫁給中國男子,我們不是一家。我們只是奴隸。

當我來到了這個村莊時,我很驚訝。房子很髒,廁所已經倒塌了,臭味都飄進了屋裡。這對我來說感覺非常糟糕。

採訪者:你在中國時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在那裡待了多久?

樸智賢:我在那裡生活了近六年,我的兒子出生於1999年。兩年後,我被村裡的公安逮捕。他們有時會因為需要錢而逮捕村裡的朝鮮婦女,但我的中國家庭沒有錢。於是公安說,「你可以賣掉你的兒子,因為很多人都希望有一個兒子。」我很震驚。我丈夫想賣我的兒子。我真的很恨他。我想離開他。但是,當我回去求助經紀人時,他告訴我:「你沒有身份證,你無法自己租個房子,所以你不能離開你的丈夫。」

2004年,我被逮捕並被遣返回朝鮮,而我的兒子則留在了中國。我在朝鮮勞動營待了半年時間,我的腿罹患了壞疽病。警方說,我的腿可能要保不住了,所以他們釋放了我。我發現自己無家可歸,無奈只好在街頭乞討,並到為流落街頭兒童服務的孤兒院尋求庇護。一位中醫醫生看到我在街上,於是開始偷偷為我診治我的腿,最終壞疽病被治癒了。

我的兒子還在中國,所以我最終找到了另外一個經紀人。我們跨越群山,走了400公里(250英里)。我的腿沒有完全恢復,但我想的只有我的兒子。我們在深夜抵達了那間房子。這位經紀人幫我聯繫到我的兒子。我是如此幸運,這次的經紀人很親切。

帶著兒子逃到英國

採訪人:你的計畫繼續在中國謀生嗎?

樸智賢:我不能留在中國。我可能再次被遣返,也許這一次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兒子了。我們希望去韓國,所以我們去了韓國駐北京大使館,但他們並沒有幫助我們。2007年,我們前往蒙古,但也沒有成功。2008年,正值北京奧運會前夕(中國將全部遣返非法移民的危險時候),我當時很害怕,但我遇到了一位幫助我們的美籍韓裔牧師。

採訪者:你最終到達了英國,你所經歷的這些創傷是怎麼仍然影響著你?

樸智賢:在我的夢中,我看到在我離開朝鮮的時候,那間冰冷的、我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房間。我也看到了被遣返回朝鮮的弟弟。我夢見自己被中國當局追逐,被遣返並被勞教。在做了這些可怕的夢之後,我滿身大汗,心中對自己不能夠在我父親去世時以及我的兄弟充滿了愧疚。我每天晚上都會做這些噩夢。

採訪者:您是否接受過諮詢或幫助以應付你所經歷過一切?

樸智賢:沒有人幫助我們。我仍然有噩夢的問題,我的腿也有問題。當我去英國醫院診治我受傷的腿並解釋發生了什麼時,他們無法理解。朝鮮婦女遇到了許多不同的健康問題。

起初,我並沒有講出自己的經歷。後來,我曾經參議了一個短記錄片的拍攝,但我掩藏了自己的名字和面孔。但後來我的兒子說:「媽媽,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那時你為什麼要拋棄我?」當我被逮捕並被遣返時,他只有5歲。周圍的中國人告訴他,我已經拋棄了他。他說,他數到了100天,但我還是沒有回來。我並不知道這一點。

開始揭露朝鮮惡劣人權

採訪者:但是你現在開始講述你的故事...

樸智賢:我改變了主意,決定要說出來:我現在要告訴全世界有關於朝鮮人權的問題,特別是朝鮮婦女的人權問題。

許多朝鮮婦女之所以不願談論在朝鮮被販賣人口的經歷,是因為她們認為這很丟人。一些朝鮮婦女在韓國或英國建立了自己的新家庭,但她們從未分享自己的過去。

許多生活在英國的朝鮮難民有語言問題,所以我在語言課程和難民問題方面提供幫助。我自己仍然在瞭解人權。我們在朝鮮並不知道自己擁有任何權利。我在朝鮮是一位教師,我的夢想是能夠再次任教。上週,我報名參加一個教學課程。我發現自己在英國獲得了真正的自由和幸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