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奇聞:用魔術對抗希特勒(圖)



二戰奇聞:用魔術對抗希特勒。(網路圖片)

用魔術對抗希特勒

二次大戰期間的北非戰場上,英國魔術師賈斯帕•馬斯基林就已經做過比這個更奇幻的魔術表演--為了躲避德軍轟炸,他竟施展魔法搬走了整座亞歷山大港,而且還令蘇伊士運河徹底消失,甚至他還變出了一支多達幾個師的幽靈部隊恫嚇德軍!賈斯帕二戰期間進行了堪稱史上最盛大的魔術表演。

賈斯帕•馬斯基林是英國30年代知名魔術師,他於1902年誕生在魔術世家,其祖父約翰•馬斯基林被視為現代魔術之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的父親奈維爾•馬斯基林則為英國效力,並替阿拉伯的英軍訓練了一批懂得魔術技巧的間諜。賈斯帕9歲就開始為父親奈維爾充當表演助手。1926年他正式開始魔術表演生涯,1939年二戰爆發後,他加入英國皇家部隊打算運用魔術的力量去和希特勒對抗。

然而一開始,賈斯帕並未受到重用。因為軍方也不相信區區一個魔術師能為軍隊盡力。直至1941年,賈斯帕被調派到北非戰場的埃及後,他的魔術才終於大顯身手。賈斯帕在北非沙漠所遭遇的德軍對手,正是由赫赫有名的沙漠之狐隆美爾所統領。當時的英軍無法順利補給軍需,明顯處於劣勢,在強敵連番炮轟之下幾乎失去北非戰場。

1941年5月,英軍得到情報,德軍即將對埃及亞歷山大港進行大規模轟炸。得知這消息後,賈斯帕主動向英軍最高指揮官請纓--他可以利用魔術將亞歷山大港移走,從而使其逃過轟炸!隨即,賈斯帕在離亞歷山大港數公里外,找到了一個叫做馬約特灣的地方。當地荒無人煙,但與亞歷山大港地形外貌都極相似。在那裡,賈斯帕命令手下安置了與港口和城市都完全相同的燈光,一到晚上他就讓燈光徹夜通明,與此同時,他讓亞歷山大港的居民整晚不得開燈。就這樣,蒙在鼓裡的德軍誤將馬約特灣當成了亞歷山大港,並對那裡進行了連續8個晚上的轟炸。而亞歷山大港卻安然無恙。

這次魔術大獲成功後,令英軍指揮官大受鼓舞。接著,他又命令賈斯帕再表演一次魔術--讓蘇伊士運河也消失,從而使其受到保護。於是,賈斯帕製造了24個巨大的排風扇,安裝在運河沿岸的探照燈上,而風扇的扇葉都是用玻璃鏡製成,扇葉轉動時製造的光影偽裝效果足以迷惑任何飛行員,蘇伊士運河就這樣在他們眼中消失了,致使敵軍的戰鬥機無法做有效攻擊。

更驚人的是,在改變二戰北非戰爭格局的著名阿拉曼戰役期間,賈斯帕甚至利用魔術造出了多達幾個師的幽靈部隊,並用木板與廢棄物變出了一支潛艇艦隊,逐退氣勢高昂的德軍。不過,賈斯帕對這些魔術的秘密一直守口如瓶。但他透露稱,這不只是迷彩塗料或假人假車那麼簡單的玩意兒,而更是大範圍的視覺錯認、以光設牆,以及最高的聲東擊西。運用沙漠的氣候和天然物資,駱駝糞可以是最具掩護力的塗料,而沙粒更是憑空創造鏡子不可或缺的對象,日光則是最好用的能源。

這一切魔術技法,在當時,它們不僅瓦解了德軍的強烈攻勢,也將令人聞風喪膽的隆美爾玩弄於股掌間。希特勒的蓋世太保甚至將賈斯帕的名字列入黑名單,想要獵取他的性命。

賈斯帕於1973年去世。儘管他二戰期間進行了堪稱史上最盛大的魔術表演,但由於英軍一直將之奉為最高機密的欺敵計畫,因此他的事跡始終未獲公開,他也不曾受到褒揚。直至美國著名暢銷書作家大衛•費雪為其撰寫的傳記《戰爭魔術師》問世後,這段陳封歷史深處的秘密檔案才得以曝光。

蟻群大戰德軍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西斯德國的著名戰將沙漠之狐隆美爾節節敗退於蒙哥馬利元帥率領的英國軍隊之時,隆美爾為挽回敗局,派出一支德軍精銳部隊長途跋涉,迂迴穿越非洲原始叢林,直插英軍後方。

豈料,一場毀滅性的災難驀然降臨到這支德國部隊頭上。這是進入原始叢林的第三天。希姆在隆美爾手下,他是以敢打敢拚與富有心計而聞名的常勝將軍。幾日前,當隆美爾決定派一支精兵穿越原始叢林,以奇兵突襲英軍後方時,參謀部的所有人員堅決反對,理由是非洲的原始叢林歷來無人敢於涉足。叢林中青蛇遍地,野獸眾多,猶如一口巨大的陷阱,派兵進入,無異於自蹈死地。但希姆卻不肯相信,憑他無人匹敵的常勝部隊,難道竟會在什麼叢林面前裹足不前?他力排眾議,請纓而往。在做好各種準備工作後,他率領精心挑選的1800名士兵,踏入原始叢林。

三天來,除了幾十名士兵死於或傷於青蛇、野獸的襲擊之外,並無太大損失,這自然得益於充足的準備工作及非洲土著嚮導的功勞。四名非洲嚮導教士兵們將一種氣味很大的似湯非湯的液體塗抹於全身所有裸露的皮膚表層,還告誡士兵,如果野獸們不主動攻擊,不要貿然開槍,以免激怒它們。眼下,希姆腳下踩著不知堆積了多少年的又厚又鬆的落葉,仰頭看看又高又壯遮天蔽日的樹林,呼吸著清新濕潤又帶著陣陣陳腐氣息的空氣,心裏嘲笑著參謀部那群膽小如鼠的傢伙們。

不一會希姆睡著了,睡得很香甜。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士兵們同樣不會想到,組織嚴謹、無堅不摧的龐大的螞蟻大軍正以楔形隊列向他們逼近。生物學中阜有定論,螞蟻王國中也有語言交流,嚴謹而完整的螞蟻王國體系,其組織結構絲毫不比人類社會遜色。工蟻擔當楔形前端的先鋒角色,兵蟻是主力兵團,蟻後居中調度指揮,兩翼是最強勁的食肉成蟻,弱小瘦老的螞蟻們位層最後。它們長途跋涉,浩浩蕩蕩,向希姆和他的部隊推進。

最早的信號,是由位於部隊宿營地左翼負責警戒的士兵恐怖得慘絕人寰的嚎叫聲發的。午前九時的叢林,希姆的甜夢被迫中止。他摹然聽到幾十名上百名士兵同時發出的厲聲嘶嚎。那叫聲,既淒慘,又恐怖,完全屬於那種發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絕望哀嚎。希姆的心突然收縮。傳令兵托馬斯飛奔而來。托馬斯原本紅潤的臉瞠,此刻已灰中透青,嘴巴鼻孔也錯了位,整個面孔扭曲得沒了人形,只顧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氣,說不出半句話來,一隻手哆哆嗦唆地指向身後。

希姆側目膘了一眼托馬斯身後,他的嘴巴在猛然張開之後挪了位,並再也無法還原。他看到,叢林的地面,鋪滿了厚厚的一層黑褐色螞蟻,黑壓壓一片,望不到盡頭。當時他根本來不及看清這種螞蟻的大小和形狀,大腦中只跳動著毛骨驚然的兩個字眼兒:螞蟻,蟻群。蟻群以希姆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潮水般向前推進,推進,距希姆大約只有七八米遠。轉眼間,蟻群鋪天蓋地地爬滿托馬斯全身,在一聲又一聲淒厲的尖叫聲中,托馬斯跌倒在蟻群裡,迅即被蟻群淹沒了。希姆清楚異常地看到,托馬斯被蟻群吞沒時,那兩隻目眶盡裂的眼球中射出的是怎樣恐怖絕望的神情!

希姆原本碩大的腦袋轟的一聲越發膨脹起來。他無法知道,這麼一支龐大的蟻群,緣何突然聚集起來,又為何直撲他和他的士兵?他的1800名士兵眼下還存留多少?但希姆懂得,此刻,用腿遠比用腦更為明智,更加有效,他完全顧不得什麼風度,大叫一聲,轉過頭拚命逃去......蟻群彷彿在鋪設一幅巨大無邊的地毯,伴隨著恐怖的唰唰聲,漫無邊際地洶湧而來。在無數士兵的尖叫聲中,希姆只有一個念頭:快逃,快逃......湖面近在咫尺,他不顧一切地跳進湖水中。隨即,湖面四周鋪滿了蟻群。

少量螞蟻試探著爬到湖裡,不-會兒,便沉到湖中不見了。希姆在齊胸的湖水中停了步,他環視著湖邊的蟻群,突然心中一動,原來這凶猛的蟻群是怕水的!希姆暫時擺脫了生命之危,朝士兵們的宿營地望去。目力所及,一片黑褐色,除了蟻群,還是蟻群,彷彿整個世界,再沒有其他顏色,再沒有其他生靈。在浩浩蕩蕩無邊無際的螞蟻王國中,僅僅存留著的幾百名士兵還在無望中作著最後的掙扎。

零零星星的槍聲,斷斷續續的手榴彈爆炸聲,並未給這慘烈之至的畫面增加一絲亮色。恰在此時,希姆的眼前-亮。他看到,不遠處,幾名特種兵正手持火焰噴射器對準身邊的蟻群瘋狂地發泄著仇恨。在黑褐色的蟻群中,在有限的範圍內,火海籠罩,烈焰升騰,幾十萬、上百萬隻螞蟻被一簇在湖邊團聚,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轉瞬間,湖面四周就突然出現了數百上乾大大小小的蟻團,它們相繼滾下湖面,滾動著向前漂移。頃刻間,湖面上佈滿了難以數計的黑褐色的蟻團,蟻團抱得很緊,最外緣的螞蟻不時掉落水中,身死湖底,而蟻團仍一如既往地朝著希姆他們移來。希姆和士兵們的內心,此刻已被巨大的恐怖感所征服。

在非洲的幾年間,他們曾經聽說過食人蟻的殘暴,今親眼目睹,卻是開天闢地頭一回。而蟻群井然有序奮不顧身地以蟻團涉湖,更使他們心驚膽戰魂飛天外。希姆畢竟身經百戰,他朝著身邊手足無措的特種兵大聲喊道,燒死它們,快燒死它們!幾名特種兵強打精神,哆哆嗦嗦地手持火焰噴射器,對準離得最近的蟻團噴吐著火焰。熊熊火焰衝天起。蟻團在燃燒,湖面在燃燒,幾十個上百個蟻團被火焰吞噬。在人類發明的凶猛的火器面前,它們也是無能為力的弱者。然而,蟻群實在太龐大了。對於整個蟻群而言,這點損失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一簇又一簇的螞蟻又在湖邊團聚,前仆後繼源源不絕的蟻團紛紛滾下湖面,向前漂移......希姆保養很好的白淨面孔,已經如同綠中透藍的湖水,帶有幾分鬼氣,火焰噴射器已無火可噴。在頑強凶猛義無反顧的蟻團面前,希姆和他的士兵已經無計可施。大大小小的蟻團極有耐心地朝著被稱之為人的這幾個怪物緩緩漂移,靠近,散開。貼進湖面的螞蟻很快葬身湖底,而其他的同類則湧上人的身體,帶毒刺的大瞪凶狠地咬住手、胸、頸部、面頰......濃烈的蟻酸和蟻毒注入人的軀體內當成百上千的毒刺猛地刺入希姆的軀體時,他的慘叫聲,比他的士兵們更加尖厲,更為刺耳,也更加絕望和肆無忌憚。尖叫過後,一片寂靜。

希姆沉入湖水,幾名特種兵也相繼消失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湖水極不情願地顫抖了片刻,一切又復歸平靜。碧綠的水面,可見一大片一大片蠕動掙紮著的螞蟻。在預定時間,隆美爾沒有收到他的愛將希姆如期發出的無線電波。爾後,也沒有再接收到任何信號。大惑不解的隆美爾派出另一支部隊深入叢林搜尋,終於在一個不知名的湖邊,他們驚恐地看到了這樣的場景:湖面以西大約三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觸目可見一副副骷髏架,有的完整,有的散落。不僅皮肉,凡毛髮、衣物等有纖維、有蛋白質的物品,無一例外一無所剩。而骨架附近,武器、手錶、金屬紐扣。眼鏡等則完好無損。經蒐集,按骷髏計算,共計1764具。出發的1801人,共有37 人下落不明。在現場,還蒐集到部分體形巨大的蟻屍。

德國人終於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隊,毀滅於非洲黑刺大齶蟻。這種螞蟻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兩三百年有一次集團性大爆發,數以億計的螞蟻聚集成群,浩浩蕩蕩地朝著一個方向作長途遷徙,瘋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只是,有一個疑團他們始終無法破解:這麼龐大的蟻群,平時聚集在何處?在什麼情況下會突然出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