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有個小區叫中國,有個小區叫美國(圖)

舊文重溫

2016-09-19 08:04 作者: 李承鵬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6/05/01/20160501223245341.png
美國紐約自由女神像(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6年09月19日訊】編者按:原文發表於2011年,現在讀來依然有理有趣,故轉載

前些時候,我又看到歐巴馬悲催的樣子。這次不是就業、物價這些小事,而是美國政府出大事了,沒錢了,快破產了。這讓我很是看不起。這麼大一個政府怎麼會沒有錢呢,就算你沒有發改委,為什麼不去找找稅務局。

印象中,美國總統從來就一副大雪封山、揭不開鍋的樣子,里根、克林頓、大小布希……要是建一個美國總統蠟像館,每張臉一定在滴蠟。那天,歐巴馬要借80億美元修新的鐵路線,立馬有人跳出來罵他浪費、破壞環保,拉攏大選人氣。我算了一下,才500多億人民幣哪,我都不好意思透露中國鐵道部總工程師床下藏了多少錢。

美國太窮了,中國太富了。美國政府快破產時,我們的政府在過去一年稅收8萬個億,未來的一年9萬億。相信不久的將來肯定13萬億,到時每個人頭頂著「一萬」的納稅證明,是清一色的十三「一」麻將陣型,盛況空前。

我有一哥們,特別樸實的駕駛員。每當聽說美國快破產時就很高興,聽說我國航母要下水時更高興。他還糾結於航母名字到底「天津」好還是「威遠」好。我想起張小波曾給航母取的名字,就說還是「江蘇」好。他很不高興:你這人真沒意思,國家強大了,人民才有好日子過。我說我只是不太喜歡通過收每個人一萬的稅來保持國家強大。

他說:一萬怎麼了,萬一哪天開戰,沒航母怎麼辦。看著哥們激憤的樣子,忽然明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其實深藏著一份拳拳愛國之心。我試圖向他解釋「國家和政府是兩回事,政府有錢不見得人民有錢」這些道理。

他說:在中國,國家和政府分開就亂套了,反正愛政府就等於是愛國家。然後哥們就排隊買房去了。這是他第二次排隊買屋子,我知道他去年排過一次。排到一半跑旁邊買了一籠包子,回來每平米就漲了兩千元。

雖然有微博後,很少有人恨不得游過去解放水深火熱中的美國人民了。但並不是很多人都想過,美國政府雖然窮,要是歐巴馬隨便可以收點月餅稅、改名稅、擁堵費,順手再成立一發改委把所有石油公司收為合眾國長子,房產公司收為義子,把天天跟他較勁的議員們收買成犬子,這個政府就會變得很富,航母數量也堪比水母。

歐巴馬不是不敢,而是不能。美國就像一個住著很多蠻橫業主的小區,政府是業主選出來的物業公司,總統就是物業公司聘來的總經理。那些業主一會兒嚷嚷物業費太高,一會抱怨下水道堵了,一會兒命令物業經理帶著保安打外面的流氓,忽然又改主意,大肆批評經理天天打流氓花的錢太多……這挺娛樂的,美國總統在小區外跟英雄一樣,在小區內跟孫子一樣。

我並不見得喜歡美國,但我欣賞把小區、物業公司、物業經理拎得很清的關係。

可我們這兒擰巴了小區和物業公司之間的關係。我常看到一些官員動不動就對群眾說:我代表國家,來看望你們了。下面就歡呼感謝國家。雙方這不是在互相吹牛嗎,你不過物業公司聘來的項目經理,還敢代表小區?而另一方你本身就是小區,你自行感謝自己……可大家都習慣了,所以下一個故事是:就在駱家輝到成都窄巷子吃飯那晚,我碰巧也在那條街碰到一個80後女孩子。

談到中美兩國的優劣,女孩就說:即使我們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可這個機制在抗震救災時顯示了很大效率,集中辦大事。開始我以為她在說反話,這全然不像一個80後女孩兒說出來的。後來確認不是,我有點暈,只有說,要是一個物業公司只是為小區著火和捐款時才派得上用場,這機制,可就太不機智。

我就想起去年為寫一篇玉樹的文章,查閱了一下舟曲縣誌,然後對比了一下舟曲的衛星圖。發現古書上記載的舟曲是「隴上小江南」,鬱鬱蔥蔥、河水澄明,五穀豐登。可是,後來在當地政府率領下經過數十年英勇的亂砍濫伐,就成為光禿禿和硬梆梆。而這些光禿禿和硬梆梆造就舟曲英勇的80%GDP,也造就現在我們不得不英勇地用更多的生命和錢去對抗泥石流。

她也許並不知道,在集中辦大事的重建中,玉樹的政府辦公樓重建得很好,可至今不少災民還住在板房和帳蓬裡。所以,集中辦大事,卻變成集中出大事。

一個小區,如果有一個權利過大的物業公司,就要犯錯。早年有家叫秦的物業公司修了一道很長的圍牆,犯錯了。後來,有家叫隋的物業公司挖了一條很長的河,也犯錯了。再後來,有家叫清的物業公司女主管執意修了一個大園子,就灰飛了。(想看更多精彩文章請加微信號:dfdf513)

到現在,有家公司想賣地就賣地,想開發就開發,想修高鐵就修高鐵,從不徵求業主的同意,就追尾了。所以說這裡的物業公司不作為,是不對的,沒有業主監督的他們,太作為了,從一個GDP走向另一個GDP,業主從一個CPI迎來另一個CPI,漲了物業費,還得喊萬歲(萬稅)。

我很想告訴那個哥們,你不要以為是一個叫美國的小區很窮,其實是那個物業公司很窮。我想告訴那女孩,不要總想著被物業公司領導,而你才是這公司的領導。可後來發現,我們很多朋友只需要搞清官方和非官方,不需要搞清甲方和乙方,他們需要人管。若不管,半夜輾轉反側,孤枕難眠。

前年我寫過一篇《有家公司》,當時觀點是這樣的:這個國家已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家公司,你一直以為自己愛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一個國家,其實你愛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一家公司,層層級級,縣長是車間主任,縣委書記是銷售總監,市長是總經理,市委書記是法人代表,省長是CEO,省委書記是董事長。

現在想來,當時我也是擰巴的。因為從道理上,國家就是小區,政府就是物業公司,官員就是經理。所以,「有家公司」是沒問題的,問題在於:是小區聘了有家公司,還是有家公司聘了小區。以及,物業經理是否亂收物業費,物業費是否供養經理的子女去別的小區留學。

可我也覺得理想主義挺無趣的,因為現實是:這個小區,並沒有業主委員會,也沒選過物業公司,更沒正式聘過物業經理。倒是物業經理成立了物業公司,物業公司掌控了業主,視心情好壞,可規定誰可以是業主,誰不準是業主。業主只負責交費,不參加管理,不能投訴,亦不得隨意移居別的小區。保安任意抓人,每逢流氓來襲,即刻大門緊閉……

到最後,奉天承運: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個小區,誰反對物業公司,就是不愛小區。欽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