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相似一幕:債轉股再現1999年驚人局面(圖)



債轉股在實際操作層面,問題和隱憂依舊存在。(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6年10月17日訊】1999年的一天,在中國國家經貿委的樓道裡站滿了來自於各地國企的相關負責人,排隊的人群熙熙攘攘,站滿了不止一層樓。這些人中,不乏央企的總會計師,或者其他企業高管。他們面帶焦急與期待,懷揣自己所在企業的債轉股方案,以及其他厚厚的附件材料,來謀一條「好出路」。

由於前來申請債轉股等國企解困政策的人員數量較多,北京通州的一幢地方駐京辦都被臨時用作辦公用樓,在這幢別墅內,時常燈火通夜不熄,國家經貿委的相關工作人員夜以繼日地忙碌著債改股等國企解困工作。

當時的中國,正面臨著GDP連續下滑、通縮步步緊逼的艱難困境,大多數國有企業虧損不斷、負債率高企,債務危機如影隨形。危機進一步向金融體系蔓延,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不斷飆漲。看起來,當時的中國經濟危機四伏。在這樣的背景下,來自全國各地的國企負責人擠滿了1999年的國家經貿委——中國首次債轉股操作和運轉的中心。

彼時,「盤活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實現債轉股企業扭虧為盈;促進企業轉換經營機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是中國實施債轉股的三個目的。其中前兩個是為著現實突圍的眼前目標考量,而後一個則是根本。從決策層到負責債轉股實施操作的政府部門都知曉:唯有徹底轉換經營機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才是國企乃至中國經濟的根本出路。

17年後,債轉股再次站到中國經濟前臺。2016年10月10日,中共政府發布《關於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指導意見》(以下稱「《意見》」),宣布中國正式啟動新一輪債轉股。「切實降低企業槓桿率,助推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實現降本增效」等,儘管提法表述不同,但核心目的並無太大區別。

2016年的中國經濟和國有企業與1999年相比,眼下中國經濟依舊面臨下行壓力,傳統產業乏力,一些行業產能過剩嚴重、債務問題突出,國資國企領域、金融體系等諸多領域亟待突破性改革。經過十多年兼併重組的國有企業整體資產規模更大,但內部機體有待改造,尤其是鋼鐵、煤炭等行業裡的一些國有企業負債纍纍、危機頻頻,並影響到了銀行系統。

在實際操作層面,問題和隱憂依舊存在。曾親歷過上一輪債轉股的攀鋼集團原副總經理周家琮認為,如果沒有對上一輪債轉股的反思和總結,加上缺乏監督,那麼走彎路的概率就會提升。

據經濟觀察報10月15日報導,一名親歷者對自己當年在國家經貿委工作的情景歷歷在目。1999年搞債轉股是國家經貿委產業政策司專門負責這件事,來報送的企業非常多,企業都想債轉股,都來跑這件事,競爭非常激烈。在企業眼中,這是一次難得的好機會。攀鋼集團便是爭取到好機會的企業之一,經過不懈努力,終於入圍並實施了債轉股。該集團原副總經理周家琮認為,從企業角度看,當年債轉股給攀鋼帶來了「相當的好處」,貸款利息不用付了,還本壓力大幅減少,每年財務費用一下子就少了好幾個億。

17年過去後,部分國有企業再次揹負上沈重的債務包袱,面臨著沈重的財務費用負擔。債轉股,再次成為這些國有企業的心之所向。東北一家困難企業負責人便是如此,他認為的脫困辦法,「很簡單啊,國家把所有的債都給我減了,不就脫困了嗎。」

回顧十幾年前的那一輪債轉股,實施過程中一些企業和地方政府爭相實施債轉股,少數企業藉機逃廢債。最終由財政為部分債務和損失買單,繼而將損失轉嫁給全體國民。正因如此,一些地方政府以及產能過剩的企業將債轉股視為「重生良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