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三】白崇禧力促兩廣統一 奠定北伐基礎(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三)

2017-01-07 00:1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25年,黃埔軍校校長、東征討伐陳炯明叛軍總指揮蔣中正(蔣介石)。

志向高遠 蔣介石首先提出北伐主張  

國父孫中山生前曾經兩次率軍北伐,期望推翻北洋軍閥,統一全中國。1924年9月,孫中山從廣東韶關第2次出兵北伐,任命湘軍總司令譚延闓為北伐軍總司令,因為只有廣東一省的資源和力量,又受到廣東陳炯明等叛軍的強力阻擊和湖南趙恆惕舊湘軍的反對,這兩次北伐均告失敗。

孫中山病逝後,蔣介石繼承國父遺志,於1925年7月向最高軍事指揮機構軍事委員會(簡稱「軍委會」)提出「革命六大計畫」,指出「革命勢力西南與西北銜接一氣,合力併進,黃河、揚子江兩流域,皆不難定」,這是他首次向國民政府提出北伐主張。

但當時,廣東國民政府內部意見並不統一,國府仍然只擁有廣東一省的地盤和資源,總共只有六個軍的兵力,國民政府和軍委會均由文人汪精衛(汪兆銘)任主席。蔣介石當時是軍委會八位委員之一,尚未掌握黨政軍最高權力,蘇俄也無意支持北伐,因此廣東國府再次出兵北伐的時機和條件均不成熟。

拒絕趙恆惕利誘 桂系首領擁護廣東國民政府


早期新桂系首領(左起):總指揮李宗仁,副總指揮黃紹竑,總參謀長兼前敵總指揮白崇禧。

1925年7月,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新桂系打敗7萬雲南入侵滇軍,肅清舊桂系叛逆,平定統一廣西,引起國內各方勢力矚目。臨近的四川、貴州、湖南等省,都紛紛派員來廣西觀摩學習。湖南省長、受北洋軍閥吳佩孚節制的舊湘軍總司令趙恆惕派私人代表葉琪到廣西,企圖利用葉琪跟白崇禧、黃紹竑既為廣西同鄉,又同為保定軍校同學的關係,遊說廣西跟湖南合作。趙恆惕許諾,只要李黃白三人贊成其「聯省自治」的主張,湖南將幫助廣西打下廣東,廣東地盤任由李黃白三人支配。

1925年,桂粵湘贛閩雲桂七省軍政形勢示意圖。
1925年兩廣平叛完成統一前,中國南方七省軍政形勢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李黃白三人就廣西今後前途做了慎重討論,一致認為趙恆惕的提議無異於昔日陳炯明、瀋鴻英叛逆所為。趙恆惕其人過去就反對孫中山任臨時大總統,1922年又反對孫中山北伐軍入湘作戰。李宗仁說,近年兩廣合作的很好,廣東大元帥府派出範石生一萬援軍,幫助廣西攻打雲南唐繼堯滇軍,而廣西也派出精兵,跟李濟深粵系第四軍組成粵桂聯軍,共同南征,圍剿肅清了廣東南部的鄧本殷叛軍。李宗仁強調,最重要的一點是,廣東是國父孫中山創建的革命大本營,革命策源地,以打倒軍閥,推翻帝國主義,實現三民主義為號召,吾人既然已經許身革命,不能再逆時代潮流,開歷史倒車。於是,李黃白三人拒絕了湖南趙恆惕的提議。

葉琪來廣西,還順便帶來了湘軍師長唐生智、賀耀祖等人的信函,他們都是白崇禧在保定軍校的同學。小諸葛則乘機反過來做葉琪的工作,曉以大義和利害關係,勸說葉琪順應革命大勢,回湘後做湖南保定系軍官的工作,把湘軍中的唐生智、賀耀祖等人也拉入廣東革命陣營。李宗仁、黃紹竑也對葉琪加以勸說鼓勵。

兩廣統一大勢所趨 交換意見共同北伐

1925年9月,國民政府委任蔣介石為東征軍總指揮,率軍徹底剿滅了廣東境內的陳炯明叛軍;11月委任李濟深為南征粵桂聯軍總指揮,率軍剿滅了廣東南部的鄧本殷叛軍,廣東全省於年底實現了統一。而李宗仁和白崇禧在7月份已經平定統一了廣西。這樣,兩廣統一就成為大勢所趨。

1926年1月,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設立常務委員會,以汪精衛、譚延闓、蔣介石三人為常委;文人汪精衛為主席,任國民革命軍總黨代表;譚延闓負責軍需;蔣介石負責軍事行動、組織與訓練。

1月26日,國民政府主席、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汪精衛率譚延闓、宋子文等政要,代表國民政府來廣西做慰問訪問。他們由白崇禧陪同,抵達兩廣接壤的重鎮梧州,受到廣西軍民熱烈歡迎。汪、譚等人與李黃白三人初步交換了未來兩廣合作統一及共同北伐的意見。

李黃白三人又耐心說服跟湘軍元老譚延闓、程潛有宿怨的湘軍代表葉琪,勸他拋棄過去的成見宿怨,跟汪精衛、譚延闓兩人會面。在李黃白的促成下,汪精衛、譚延闓跟葉琪初步交換了未來湘粵兩省合作的意向。梧州會議後,李宗仁又特派白崇禧作為廣西方面的代表,赴廣州跟國民政府進一步協商兩廣合作統一事宜。

虛張聲勢 小諸葛智促唐生智與廣東商談

湘軍師長唐生智是北洋軍閥吳佩孚的總參謀長蔣百裡(前保定軍校校長、著名軍事學家)的得意門生,一向自視甚高,野心勃勃。廣西統一後,唐生智致電黃紹竑,表示願意服從孫中山三民主義。這是唐生智願意歸附兩廣的最早表示。

鑒於唐生智有這樣的初步革命意願,白崇禧這次赴廣州,為了促進桂、粵、湘三方合作,特意帶上觀望時局的保定同學葉琪同去。葉琪因擔憂敵視廣東革命政府的趙恆惕打擊報復,原本只打算跟白崇禧秘密訪粵,實地瞭解廣東方面的情況,再做以後的打算。抵達羊城後,小諸葛白崇禧為了促使唐生智等人加速歸附廣東國民政府,故意讓廣東方面通過報界透露散佈消息:「唐生智已派代表抵穗」,並宣傳葉琪便是唐生智派來協商湘粵桂三方合作的代表。

唐生智早年跟孫中山任命的湘軍總司令譚延闓、湘軍元老程潛均有過節,曾在湖南打敗過譚延闓和程潛,囚禁過程潛,逼迫譚、程兩人流亡廣東,後來譚、程兩人都成為廣東國府政要。唐生智原本對廣東革命政府心存疑慮,況且吳佩孚也極力拉攏他,最欣賞他的恩師蔣百裡現在是吳大帥的總參謀長。而今,白崇禧跟廣東方面共同大造輿論,為他跟廣東國府合作牽線搭橋。唐生智迫於壓力,遂派出心腹幕僚劉文島為私人代表抵穗,與廣東國府進行試探性聯繫商談。但進展並不順利,因為譚延闓和程潛二位軍政要員尚不肯原諒接納唐生智。

白崇禧力促兩廣統一 廣西加入國民政府

國民政府於2月19日召開兩廣統一特別委員會會議,籌劃商議兩廣政治、軍事、財政統一事宜。該特委會成員有國府政要汪精衛、譚延闓、蔣介石、李濟深、宋子文和白崇禧六人。

白崇禧在廣州負有建議廣西和桂粵關係未來發展方向的重大使命。經過認真實地考察,他發現當時以汪精衛為最高領導人的廣東國民政府對廣西僅抱聯合態度,故他主動向汪精衛、譚延闓、蔣介石提出「先將兩廣軍事財政確實統一」。

白崇禧並致電李宗仁、黃紹竑,闡述兩廣統一對於完成中國革命的重要性,廣西應在政治上接受廣東中央的政策和策略。「吾省軍政前途,今後亟須上革命軌道。……欲擔負革命工作,完成革命任務,在理論與事實上,均非將軍、民、財三政與廣東溶成一片,非中央支配不為功。政治關係省內,亦關係全國,自成風氣,實不可能。軍隊更改編製,尤與財政關係密切。」「吾省若將財政自理,則於士兵生活問題必難解決。結果必有貌合神離之像。而於政治建設,結果亦將造成閉門造車之情境,將來必為革命之阻礙,而吾國家之命運,亦必因而延滯。」白崇禧鼓勵李宗仁、黃紹竑說:「禧知兩公對於革命重要,已有深刻認識,對於革命工作,已有堅確決心。歷年奮鬥,其目的在救中國,非救區區之廣西也。……兩公有何意見,速電示為禱。」

白崇禧的懇切長電,使尚在猶疑觀望搖擺中的李、黃二人堅定了歸附廣東國民政府,促成兩廣統一的決心。為避免通訊落後,電報往返交流耽誤時間,李宗仁當即再派黃紹竑赴廣州。

兩廣正式統一 桂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

廣西自古出猛將勇士,有道是「廣西狼兵雄於天下」。桂軍具有悠久的光榮歷史。據《續資治通鑒》記載,南宋時期,岳家軍中有一支由桂人組成的軍隊,跟隨一代戰神岳飛英勇抗金,保家衛國。據記載,明朝戚繼光抗擊倭寇,所用的精銳大部分是廣西人,袁崇煥曾經在寧遠用一萬多廣西兵對抗20萬滿洲八旗兵。美軍駐華司令史迪威將軍說:「廣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廣西新桂系原本有定桂和討賊兩個軍,統一廣西後,此時總兵力已經發展到大約4萬人。因此,李宗仁希望廣東中央給予新桂系兩個軍的編製和番號,但國民政府和軍事委員會主席汪精衛不同意,說第八軍番號已決定保留給湖南唐生智,以此為理由搪塞廣西。黃紹竑見廣東國府在軍隊編製和財政問題上為難,遂主動提議廣西放棄編為兩個軍的要求,新桂系兩個軍合編為一個軍,軍以下的建制由廣西自行決定。廣西財政,暫由廣西自收自支,廣東中央只負監督之責。 

1926年3月14日,國民政府正式頒布《實行兩廣統一之決議案》,3月23日公布《兩廣合作宣言》,宣告兩廣在政治、軍事、財政上實現統一合作:(1)廣西省政府在中國國民黨指導監督下,由國民政府直接管轄,受國民政府命令處理全省政務;(2)廣西軍隊全部改編為國民革命軍;(3)兩廣財政,受國民政府監督。這個財政方案在實際執行過程中,由於當時廣西和中央財政都十分困窘,廣西省的財政仍由廣西自理,廣西軍隊的軍餉也由廣西自籌,中央只作監督。故此,在後來的北伐初期,廣西桂軍的軍餉完全靠自己解決,沒有給廣東中央政府增加軍費負擔。


1926年3月,4萬驍勇善戰的廣西桂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圖為抗戰期間的鋼七軍。

3月26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式將新桂系兩個軍約4萬人,統一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任命李宗仁為軍長,黃紹竑為黨代表,白崇禧為參謀長。第七軍跟第一軍和其他國軍編製不同,不是僅有3個師,而是有9個旅,21個團,以及炮兵營、工兵營各一,第一至第九旅旅長按順序為:俞作柏、白崇禧(兼)、劉日福、黃旭初、伍廷颺、夏威、胡宗鐸、鐘祖培、呂煥炎。

同時,廣西參照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即黃埔軍校)規模和訓練內容,在南寧開辦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一分校。6月1日,廣西省政府依據國民政府《省政府組織法》改組成立,下設財政、民政、教育、建設四廳,推舉黃紹竑為廣西省政府主席。

示範全國 兩廣統一奠定北伐基礎

廣西正式加入國民政府,驍勇善戰的4萬新桂軍加入國民革命軍序列,使得當時廣東國民政府擁有的軍隊增加到七個軍。廣西是除了孫中山創建的廣東革命基地之外,第一個歸附加入國民政府的省份。

蔣介石當時評價說:「這次廣西統一的意義,非常重大,這是主義信仰的結果,不是革命武力的結果。以主義的力量收服人心,比之用武力去征服一省兩省的地盤,價值大得多。」(《黃紹竑 五十回憶》臺北龍文出版社)

白崇禧晚年在臺灣口述歷史說:「我為革命前途著想,希望廣西加入革命行列後,能喚醒他省覺悟,故自動提議兩廣統一。此項提議不僅粵方之同志深表贊同,幸為李、黃二人所接受。兩廣統一於國民革命史上不是一件小事,因為北伐軍能統一全國,悉賴以兩廣為基礎。」(《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

臺灣中正大學歷史系教授、國民史和軍事史專家楊維真等人認為,兩廣統一,不僅鞏固革命基地,擴大革命武裝力量,而且足以給全國其它省份做出榜樣示範,以正視聽。這給日後蔣介石領導北伐統一全中國打下重要基礎。

1937年,軍委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上將提出具體的抗日持久戰和游擊戰戰略。
1937年10月,軍委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提出具體的抗日持久戰和游擊戰戰略。(除看中國製作圖片外,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蔣介石第一時間聯繫他昔日北伐統一全中國的參謀長、遠在廣西桂林的白崇禧,要求與他當面討論抗日對策。廣西是全國第一個發表公開通電,支持蔣介石南京中央政府抗戰的省份。8月4日,白崇禧乘坐蔣介石所派的專機飛抵南京,是第一位抵達首都、以實際行動支持蔣委員長領導全國軍民抗戰的地方高級將領。白崇禧被任命為軍委會副參謀總長,再度出任蔣介石的最高軍事幕僚長。為支持白崇禧開展工作,蔣介石又特意任命黃紹竑為軍委會軍令部部長(後為徐永昌)。此為後話。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