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恭親王府珍寳散佚記(圖)



恭王府。(網路圖片)

恭王府的藏寳歷史可以追溯到和珅時期,所藏之豐無需贅述。及至恭親王奕訢,這座已升格為王府的建築中,不但日常所用非同一般,主人奕訢更是一位鑑賞家和收藏家。 府邸西路有一處專門存放他藏品的院落,院中正廳名為「錫晉齋」,因內中珍藏西晉陸機《平復帖》而來。西配房名為「爾爾齋」,意為與《平復帖》相比,其內存放的其他碑帖都不過爾爾。東配房存放古董,稱「樂古齋」。只可惜如今王府空空蕩蕩,不僅珍藏不知去向,就連當年的所用之物,傢俱、擺設等也絕少幸余。它們有少?是什麼?又去了哪裡?

自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後,恭王府就同其他眾多清代王府一樣一天天走向衰落。為展開復辟清廷的活動,承襲王爵的小恭王溥偉,在二十餘年的時間內幾乎賣掉所有恭王府的財產,此後溥偉的二弟溥心畬也將自己所得的府中舊藏古字畫陸續賣出,以維持生活。這些活動當時沒有留下多少文字資料,因此時隔百年後很難再瞭解到這些被賣物品的確切情況,但有關學者還是找到了一些恭王府流散文物的重要線索,透過這些線索,恭王府的文物也露出了比較清晰的輪廓。

從今天的角度看,恭王府的文物應指兩方面內容,一是恭親王真正用作收藏和鑑賞的文物,二是恭王府日常使用的物品,包括生活用品、實用藝術品及裝飾品。目前所找到的文物線索,主要包括傢俱、字畫和古玩。

傢俱

傢俱線索主要有二。

其一,《臺北故宮文物月刊》中《清代王室傢俱》一文中提到:「本院近承行政院撥列專款,向東吳大學價購前清恭親王府紫檀彫花傢俱一批,共二十項,三十三件,包括王榻、王座、平頭案……龍首像座燈等,既華麗又優美,雕工精緻,線條流暢,氣魄恢宏,不愧為王府用具。」

文中明確指明傢俱為恭王府所有,而且強調它們材質高貴,製作精美。那麼這批傢俱為什麼會到臺灣東吳大學?據瞭解這批傢俱是在民國時期由「清皇室接受委員會」 成員所得,有北京帶至上海,後又從上海進香港,最終輾轉至臺灣,被東吳大學所藏,最後由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購入藏。更為具體確切的流傳經過還需進一步調查。

其二,北京西山戒臺寺一直存有一批恭王府傢俱,至今還在寺內展覽。同治光緒年間,第一代恭親王奕訢曾先後投注大量銀兩給戒臺寺,用於修建羅漢堂、牡丹院,寺裡遂將牡丹院留為恭親王常年寓所。光緒十年(1884年),奕訢被慈禧罷免賦閑常常來此燕居,並將他大量的書畫名品收藏在這裡。直至十幾年後去世,這裡一直都是他修身養性的居所。

1911年清朝滅亡後,奕訢之孫小恭親王溥偉成立了復辟大清國的組織「宗社黨」,其政治宗旨與已登上臨時大總統寳座袁世凱發生衝突。1912年下半年,袁世凱秘密下令逮捕溥偉,於是溥偉慌忙逃往青島德國租界。他的弟弟溥心畬為避風頭也帶著母親和四弟逃到了京郊西二旗村。後來戒臺寺住持派人將他們請到戒臺寺居住,直到1925年才離開。幾十年來,戒臺寺牡丹園就相當於恭王府的別院,庇護了恭王府幾代人。在此後的風風雨雨中,恭王府早已空空如也,而遠避塵囂的戒臺寺卻幸運的保留下當年恭親王所使用過的傢俱。這批傢俱多以紅酸枝木料製作,目前還存有64件,有桌椅、長塌、多寳櫃等。

字畫

關於恭王府收藏字畫的線索,主要來自恭親王奕之孫、中國著名文人畫大師溥心畬的自敘、民國時期古玩界人物的記載以及一些學者對這一問題的研究。 

溥心畬曾這樣描述他家的收藏:「余舊藏晉陸機《平復帖》九行,字如篆籀。王右軍《遊目帖》,大令《鵝群帖》,皆廓填本。顏魯公自書《告身帖》,有蔡惠、米元暉、董文敏跋。懷素《苦筍帖》,絹本。《照夜白圖》,南唐押署,米元章、吳傅朋題名,元人題跋。定武本蘭亭,宋理宗賜賈似道本。吳傅朋游絲書王荊公詩。 張即之為《華嚴經》一紙。北宋無款山水卷,黃大痴藏印。易元吉《聚猿圖》,錢舜舉跋。宋人《散牧圖》,紙本。溫日觀《葡萄卷》,紙本。瀋石田《題米襄陽五帖》。米元暉《楚山秋霽圖》,白麻紙本,有朱子印,元饒介題詩。趙松雪《道德經》,前畫老子像。趙松雪六札冊。文待詔小楷唐詩四冊。周之冕《百花圖卷》。」

由此可知恭王府所藏字畫的份量。但其中很多在19世紀二三十年代都被溥偉或溥心畬零零散散地售出了,其中一些在當時的古玩界、收藏界引起轟動,去向可循。

前文提到的《平復帖》,是我國目前保存最早的西晉書法名跡,於光緒6年,恭親王奕訢從載治府中得到,後傳給溥心畬。1937年溥心畬因為母治喪,亟需款項,將《平復帖》以四萬銀元的代價,售給張伯駒先生。1956年張伯駒先生將《平復帖》捐給北京故宮。

又如唐韓斡《照夜白圖》,是1935年前後被英國收藏家戴維德委託中國古董商葉叔重搜尋,葉叔重又拜託琉璃廠博韞齋經理蕭虎臣去向溥心畬請求轉讓。當時溥心畬家中正急等錢用,便以一萬銀元的價格將之轉讓給了戴維德。後來這幅中國唐代名畫又幾經周折,最終收藏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宋易元吉《聚猿圖》,1927年溥儒將該作品售於日本人,先由阿部房次郎收藏,現藏於大阪市立美術館。明文徵明《園池圖冊》,1928年時由日本齋籐悅藏收藏,現收藏地不詳。唐顏真卿《告身帖》,此作品由溥偉以高價典給日本三菱公司,後一直無力贖回。1930年7月,日本書畫家中村不折以三萬日元從三菱公司買下,該作品現藏於日本書道博物館。明祝允明《臨黃庭經卷》、《和陶飲酒詩冊》,明仇英《梅花公主圖立軸》,清方琮《設色山水圖》,清李世倬《仿趙千里聽泉圖立軸》,清張照《臨米天馬賦帖》,此六幅畫1931年時都曾藏於山本悌二郎,現收藏地不詳。北宋徽宗《五色鸚鵡圖卷》,1931年時曾藏於山本悌二郎,後被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南宋陳容《九龍圖卷》,1917年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宋無名氏《群牛散牧圖》,先由阿部房次郎收藏,現藏於大阪市立美術館。西晉王羲之《遊目帖》,義和團事件時從恭王府流出,辛亥革命後到日本,被廣島縣安達萬藏收藏,1945年被毀於原子彈轟炸。

古玩

《清代皇室寳物的流出》一書中寫到:「1912年3月一位名為山中定次郎的日本古董商,從恭王府通過小恭親王溥偉掠奪性地購走一大批恭王府舊存文物,目前下落不明。」

山中定次郎是日本山中商會創始人,19世紀末20世紀初他和他的山中商會進入中國,開始了收集並倒賣中國文物的經營活動,成為當時在中國最大的日本古董商。 山中定次郎除在北京琉璃廠收購中國文物外,還與各王府建立了以收購為目的的緊密業務關係。1912年,山中定次郎抓住小恭親王溥偉沒有生活來源,又企圖復辟滿清政權因而急需大量資金的機會,從溥偉手中收購了恭王府除書畫外的大批收藏品。這批文物被迅速運回日本分類整理,並被分為三批,一批運往美國拍賣,一批運往英國拍賣,一批留在山中商會設在日本和美國的古董店中零售。

1913年在紐約舉行的恭王府文物拍賣會的英文版拍賣圖錄,是一本印刷精美的藍色硬皮書,封面上有燙金「紐約1913年AAA恭親王競賣」字樣。書中收錄文物共計536件,每件均有定名、斷代和簡短文字說明,大部分還配有照片。

經過初步鑑賞和統計,我們得知玉器數量最多,約244件,玉材有和闐白玉、翡翠、碧玉、墨玉等,以清代製品為主,個別為漢代。器物類型包括有供器、擺件、插屏、筆筒、挂件、如意、玉山子等。雖然這批玉器時代早的不多,但它們玉質好,體量大,種類繁多,製作精美,具有很高的觀賞藝術價值。

1913年紐約被拍賣的恭親王收藏之玉質筆筒

1913年紐約被拍賣的恭親王收藏之清乾隆御製紫檀漆地嵌玉圓光座屏

瓷器約134件,其中有北宋官窯器、定窯器、鈞窯器,南宋龍泉窯產品、明代德化窯產品和清代景德鎮窯皇家御用官窯產品等,器類有壺、碗、盤、佛造像、瓶、 罐、盒等,釉彩分青花、粉彩、單色釉、影青等多個品種,其中不乏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如宋鈞窯的三足洗、康熙款的柳葉尊等都是當時的皇家御用品,級別很 高。

青銅器共99件,既有尊、爵、壺、簋、鼎等常見器類,也有一些造型奇特的動物形酒尊、酒壺等,從英文說明來看,它們有些屬於商周或春秋戰國時器物,有些則是宋以後,甚至是清代製作的仿古器。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方面是因為夏商週三代銅器確實難得,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清代自乾嘉考據學興起以來,整個社會形成了研古尚古的潮流,文人士大夫們把家中擺設仿古青銅器當作一種時尚,甚至清宮的造辦處亦在仿造,其精妙程度足以亂真。

另外藏品中還有11件象牙和犀牛角製品以及其他禮器、織物、畫像等。總體來看這批藏品具有很高的歷史、藝術價值,堪與皇家收藏相媲美。

1913 年被運往英國進行拍賣的恭王府文物圖錄(英文版),目前也已在山中商會總部的檔案室中找到,在目錄首頁寫著如下字樣:中國玉琱和其它藝術品拍賣目錄,來自北京道光皇帝后代的恭親王溥偉,於1913年3月5日至6日下午一點在倫敦準時拍賣。這批文物共計211件,以玉器為主,註明瞭尺寸大小。遺憾的是這本目錄中沒有被拍物品的照片,因而無法獲得它們的形象資料,只能根據其簡短的描述慢慢琢磨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