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國汀】共產黨沒有一個好東西(五) 秘魯共產黨的罪惡


主持人:蔡紅

16K 128K

今天接著論證共產黨暴政的罪惡,我選擇的是拉丁美洲的秘魯共產黨的血腥殘暴。這個國家有個特點,它的共產黨政權還沒有完全建立,而僅僅是部分建立,而且秘魯共產黨跟中共、跟毛澤東有關,所以選擇這個主題評論,我們可以從側面瞭解,共產黨暴政的實質。

我曾經說過,無知而狂妄的當權者是中國人的死敵。譬如說毛澤東就是一個典型的無知又非常狂妄的人。毛澤東是個自然科學盲,數學盲和法盲,這三點是確定無疑的。毛澤東在上個世紀30年代,曾經有一本口述自傳承認他經常數學考零分,而且他不懂外語。毛澤東之所以沒有赴歐洲勤工儉學,是因為他的英語太差勁,而且張口就是土腔土調的英語,他因被別人嘲笑後覺得不好意思,才放棄了赴法國勤工儉學的機會。

按照毛澤東自己的說法,他一生中幹過兩件大事,一是打敗了蔣介石;二是搞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間和歷史最公證,早就可以給毛澤東蓋棺論定了。毛澤東實際上是一個禍國殃民、罪大惡極的惡棍,而且是重罪犯。但是據我所知,在中國大陸還有非常多的毛派,還有非常多崇拜毛澤東的中國人,根本原因在於中共專制暴政長期愚民封鎖,長期強制洗腦,把眾多的中國人洗腦洗成了腦癱/白痴,對毛澤東的罪惡真相一無所知。

我讀過好些毛澤東的傳記,其中張戎女士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對毛澤東真相披露應當說是最全面的,而且可信度也是最高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張戎女士是在走訪了跟毛澤東有過交往的世界各國的主要領導人,以及政界人士、學界人士,還有阿爾巴尼亞,蘇聯及東歐國家的檔案館,從解密的檔案裡查到了很多原始的資料,中共/毛澤東跟斯大林、赫魯曉夫交往的原始電報資料,披露了非常多的真像,證明了剛才講到的,毛澤東說他幹的兩件大事,打敗蔣介石這件事姑且不論,搞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個禍國殃民的罪孽。

我們先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中國在1958年到1961年,中共所稱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實際上是四年,從58年中國就開始餓死人了。在這個期間,恰恰是中共,也就是毛澤東為了爭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導師,花了巨額的金錢,向全世界推銷毛澤東主義,這個事實在張戎女士這本書中得到充分的披露,她不是憑空想像的,而是憑蘇聯的檔案資料應證。

譬如我們再舉個簡單的例子,1960年的1月21日,外交部、外貿部以及中國對外經濟聯絡總局成立,成立這個總局的目地,就是專門負責向外國贈送現款、食品等等。而1960年是中國餓死人最多的一年,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中共對外的援助大量增加。中國本身是一個最窮的國家,但是對外援助卻是最慷慨的國家。因為毛澤東就是要推銷毛澤東思想,他要跟赫魯曉夫爭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導師,毛澤東在他當政期間,特別是在中國人大量餓死的這幾年。譬如1960年7月,古巴的領導人切格瓦拉,就是上一講我們所提到的格瓦拉訪問中國,毛澤東一口氣給了他6千萬美金的貸款,周恩來特別告訴格瓦拉,說這個錢只要你們申請就可以不用還了。同時毛澤東從1958年到1961年,這三年期間給阿爾巴尼亞的恩維爾霍查一共給了他多少錢呢?第一次1958年給了5千萬盧布,1961年1月又給了他5億盧布,也就是說一共5億5千萬的盧布,而且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

而在這幾年洽洽是中國大量餓死人,總共餓死了——按照趙紫陽說法是4千3百萬到4千6百萬之間,我個人傾向於趙紫陽的說法是真實可信的。因為趙紫陽是中共總書記,他肯定看過內部秘密資料數據,他不會信口胡說,他說的數據4千3百萬是最低數,這才是真實資料。而中共到今天為止,官方有沒有承認餓死人呢?有,從1988年以後,中共官方承認餓死了2千萬人,而在1988年以前中共否認一切,否定三年大量餓死人的事實。

那麼根據上述講述的幾個真實的情況,我們可以知道,毛澤東是個標準的無知又狂妄的人。他狂妄到什麼程度呢?他的目地是什麼呢?他為什麼要在中國人大量餓死的時候,對外玩命的推銷他「毛澤東思想」,他就是為了充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導師。

無獨有偶,秘魯共產黨一個首腦叫戈斯曼,這個戈斯曼本身是個大學的哲學老師,他就是毛澤東思想推銷到秘魯後應運而生的一個人物,他也是狂妄得不得了,他說他就是要充當秘魯的毛澤東,秘魯的馬克思,他說他要成為馬、恩、列、思、毛之後的第五位共產主義導師。

毛澤東是如此無知而狂妄,戈斯曼也是這麼無知而狂妄。而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同樣是個狂妄無知之徒,波爾布特連毛澤東都不放在眼裡,他認為他比毛澤東更偉大。毛澤東是20世紀共產主義導師的話,他就是21世紀世界共產運動的導師。戈斯曼也要成為共產主義運動導師。所以共產黨的黨魁基本上都是無知而又狂妄的人,戈斯曼公開宣稱要準備犧牲一百萬人的生命來奪權,而秘魯整個國家也就是一千多萬人,這就是毛澤東的共產主義向全世界推銷以後產生的一個毒瘤。

現在我們言歸正傳,回到本講的主題,南美秘魯共產黨的罪惡,它們到底幹了些什麼事?秘魯共產黨由於沒有在全國掌權,按照現有證據總共屠殺了已經確認的約

3萬多人,但是秘魯國家逃亡的人至少有30萬,就是被秘魯共產黨搞得不得安生的,逃難到鄰國的人數有30萬。

1980年5月17號,秘魯舉行總統選舉,在這一天秘魯見證了第一起毛派游擊隊的武裝暴動,毛派即毛澤東派游擊隊宣布發動人民戰爭。年輕的軍人扣留,並且燒燬了在教堂裡設的投票箱。幾個星期以後,在秘魯的首都利馬大街上,街燈上吊著脖子上掛著標牌的死狗,標牌上標明鄧小平,註明「鄧小平是中國修正主義頭子,他背叛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聽眾可能會發笑,秘魯人怎麼那麼落後,怎麼會有這種觀念,實際上就是因為對外宣傳毛澤東,毛澤東思想不但毒害了中國人,也毒害了大量的秘魯人。

1977年7月份到9月份,在秘魯的一個叫做Quechua Aycaho的赤貧地區,素有「死亡之地」名聲,一共發生了六起總罷工;這個秘魯最貧窮的地區,可耕地總共只有5%,而人年均收入不足1百美元,這個地方就是秘魯共產黨毛派的發源地,「窮則思變,窮則革命」,是毛澤東的名言。果然如此,在秘魯最貧窮的地方確實誕生了毛派游擊隊,實際上回過頭來追溯的話,1959年在這個赤貧地區有一個Ayacucho大學,大學成為共產黨活動的中心,共產黨在大學生中和年輕教師中最活躍,最初正宗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全部被禁止。

1960年初,一位年輕的毛派哲學家戈斯曼就是毛派的黨魁,他就是在六零年開始出頭的。中共宣傳毛澤東思想向全世界推銷,就是六零年1月開始,這個人在1958年加入共產黨,他是一個優秀的才華橫溢的哲學教師。

1965年他協助建立共產主義的紅旗集團,也就是毛派,實際上是中蘇分裂後,秘魯共產黨內部分裂的產物。1966年秘魯政府關閉了該大學,因為其煽動起義暴亂,造成了社會危害,這個時候由戈斯曼領導的紅旗黨,從第二年開始,進行武裝鬥爭,1969年9月他他參與綁架諾查,諾查是秘魯政府的一個高官。1970年他又因為危害國家安全罪而被捕,但是數月後獲釋。

1971年另外一個共產黨派別成立,宣稱馬列主義將為革命開闢光輝前途,而戈斯曼被秘魯共產黨,稱作馬列毛戈斯曼,即第四位馬克思主義的高峰。小說家羅伊沙(Mario Vargas Llosa)分析哥斯曼的革命計畫就是秘魯的國情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因此應當採取長期的人民戰爭,以農村包圍城市的鬥爭策略,社會主義的榜樣就是斯大林的蘇聯,四人幫的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和波爾布特的紅色高棉,這就是秘魯共產黨的起源。

另外一派秘魯共產黨黨魁叫桑德羅,在學生組織中煽動組建和發展共產黨,並獲得聖馬技術大學學生的支持,亦滲透小學教師聯盟;1977年底哥斯曼秘密組織武裝鬥爭,

獲得了秘魯共產黨的正式批准。桑德羅的軍隊,由托派、以及毛派異議者的加強。

1980年12月23日秘魯的毛派實施首例的大眾司法正義,也就是像中共的人民法庭,文革中的貧下中農最高法庭之類的,像越南、柬埔寨都有這類所謂大眾司法正義法庭,最初源於蘇聯,蘇聯長期以來一直有一個叫做公檢特聯合特別法庭,就是由每個地方秘密警察頭目,公安局長和檢察長組成的聯合特別法庭。特別法庭實際上是進行政治審判,完全不按照法律,而按照共產黨的意志判決,秘魯的大眾司法正義,是80年12月設立的這個法庭。這個大眾司法正義主要進行暗殺,組織暗殺他們認為應該消滅的地主、資產階級、以及中產階級、上流社會、以及國家安全部隊的人員,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它沒有法律,也不需要法律。

1981年秘魯共產黨的毛派攻擊地方的警察局,1982年的8月,它攻擊到警察總局,也就是攻擊秘魯最高當局的警察總部。而且從警局奪取武器,襲擊礦山。因為秘魯有很多礦,像銅礦、金礦之類的,礦山都有警察,警察都有武器,所以游擊隊專門襲擊這些礦,他們還炸毀公共建築,基礎設施以及橋樑,為什麼呢?共產黨就是要把他的控制地區與世隔絕。然後使當地的人民完全得受他們的控制和恐怖統治,不得反抗,也不敢反抗。

1982年,毛派進攻城市,解放了好多政治犯和普通刑事犯,有組織、有計畫的襲擊毀壞農業研究和實驗中心,屠殺動物,放火燒燬儀器設備;襲擊研究所。隨後8年,600名在農村的工程師被殺。1988年美國公民康斯坦汀(Constemtin)被殺害;同年12月4日兩名法國援助工人被殺。所以這些游擊隊干的都是禍國殃民,傷天害理的事。

戈斯曼在1988年12月4日公然宣稱革命要成功,要付出一百萬人生命的代價,秘魯整個國家只有一千九百萬人,那換句話說戈斯曼沒有經過秘魯人的同意,擅自決定至少要拿出5%的人作為犧牲,來換取奪權。實際上這種思想並不是戈斯曼一個人所獨有,所有的共產黨黨魁在奪權過程中都是這種想法。包括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者有這種想法。

列寧奪權後,在1918年3月份跟德國簽署了一個叫布列斯特條約,列寧只要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什麼都不顧。布列斯特條約要由蘇聯割讓一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同時在這個一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34%的人口要劃歸德國,工業設施56%要劃歸德國,這個土地上58%的礦業全部要劃歸德國。而且另外蘇聯還要賠償德國三億金馬克戰爭賠償,但是列寧一切都答應,他的目地唯有保住政權,什麼都不顧。戈斯曼則是用一百萬人的生命來奪權,這個性質和所有的共產黨黨魁在奪權過程中的思路一模一樣,沒有什麼區別。

1982年1月份秘魯共產黨桑德羅的馬列派,公然在學生面前殺害兩名教師。還把秘魯共產黨內部的67名叛徒,由人民法庭隨意的公開處死。農民剛開始對他們殺死地主,政府的官員漠不關心,因為當地的地租和高利貸過高,所以農民對地主和放高利貸的人,確實比較仇恨,後來桑德羅的馬列派,不但殺地主,而且也殺中產者,侵犯了農民的部分利益,這個時候農民才開始反對。

作為革命純潔計畫,馬列派還殺誰呢?作為革命純潔計畫,馬列派還殺盜竊犯,但自1983年始,桑德羅(Sendero)便與毒品走私集團合作。在民族衝突地區,桑德羅使盡一切手段煽動人們對利馬政府的仇恨。桑德羅稱要以波爾布特保護高棉純種的方式,保護印地安人的利益,起初贏得印地安人的支持,但很快印地安人便極反感桑德羅的殘暴殺虐與恐怖策略。

秘魯共產黨的兩個派別,一個是毛派,另外一個是馬列派,兩派所奉行的都是濫殺無辜,他們屠殺的對象一開始都是地主、政府的官員、軍警,也就是離不開血腥兩個字,無論是毛派還是馬列派,目地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要用恐怖、殘暴、殘忍的手段奪權。

所以秘魯政府被迫對付這些恐怖份子。他們用特種部隊和海軍陸戰隊來圍困、圍殲這些秘魯共產黨。秘魯共產黨殘暴到什麼程度呢?我們舉個例子來看,秘魯共產黨用斧頭屠殺了32名叛徒和其它被抓、或者逃跑的人,一共67人,其中包括兒童。這個屠殺表明桑德羅馬列派的殘酷無情,共產黨為什麼要殺這些逃跑的人,它是要嚇唬其它人,免得別人也跟著逃跑。1980年底,桑德羅完全控制了Ayacucho地區,妓女被強行剃頭,不忠實和酗酒的丈夫被鞭撻,任何人表示任何反抗均被在頭髮中強制剃出

鐮刀斧頭型,任何傳統的慶祝活動均被認定為不健康而強制禁止;社區按等級制全部被人民委員會控制,拒絕合作者被立即處死。為封閉與世隔絕,秘共還炸毀橋樑。

1984年到1985年期間,桑德羅的馬列派侵犯對象擴大到政府官員,首先暗殺了礦區地區的市長,由於秘魯政府沒有及時作出反應,結果該地區的好些市長和副市長紛紛辭職逃亡,

1982年桑德羅的馬列派屠殺了2百人,1983年屠殺了2千人。1984年發動了240次的行動,超過400名軍警被屠殺。1984年秘魯政府一共有146個省,其中有10個處於緊急狀態,然後秘魯政府採取了一個政策,是每發現游擊隊員就從當地居民中每60個人當中處死3個人,這樣的話就殺了好些農民,由此把農民趕到了桑德羅馬列派一邊。

1985年秘魯共產黨的馬列派,又殘忍的殺害了7名地主,把他們的耳朵、眼睛、舌頭全部割掉;並且還用塑料炸藥爆炸發電中心,在這種情況下,秘魯政府也實施報復措施,殺害了監獄裡2百名犯人。但是到1990年初,秘魯政府改變原先的策略,宣布農民為合作者,不再把農民當作敵人。桑德羅亦改變策略,分解成小組活動,自治組負責游擊戰,破壞,恐怖和精神心理戰。

馬列派還建立起集中營,就是把任何反叛者,抓到逃跑的人立即處死,而被關入集中營的人,全部強制學習,1987年12月有300名倖存的男女兒童,逃出這個古拉格,抵達抵達貝蘭叢林邊緣。所以秘魯共產黨毛派的戈斯曼以及馬列派的桑德羅,他們殘暴革命的事實並不能為任何窮人帶來任何幸福,大多數的農民,逐漸了拋棄了革命,桑德羅亦與共產黨內各派展開鬥爭,長期試圖清除正宗馬列主義派未果。

1990年,1584名平民和1542名暴動者因桑德羅與MRTA恐怖集團的內鬥而喪生。在政府軍和MRTA集團的雙重打擊下,桑德羅馬列派開始衰亡,1980年代末,秘魯共產黨因內鬥處決了數名關健人物,加速了共產黨的滅亡。1992年9月12日和13日,哥斯曼和他的同伴愛倫(Elena
Iparraguire)被捕;數週後,該組織的第三號人物拉密雷茲(Oscar
Albert Ramirez)落入警方手中;1993年3月2日,桑德羅的軍事領導人多米哥(Margot Dominguez)亦被捕。最後1995年3月日30名游擊隊員被安全部隊發現並捕獲。儘管消滅了其領導人,至1995年桑德羅馬列派仍有25000人,包括3000至5000名常備軍人。秘魯共產黨製造的衝突

造成200億美元的財產損失,秘魯共產黨對25000至30000人的生命負有罪責。1980-1991年1000名兒童死於秘共的恐怖行動,另外致傷殘3000餘人,由於無數家庭毀滅,還造成50000名兒童成為孤兒或被遺棄。

那這個秘魯共產黨的實現和事實造出了一個什麼問題?證明一個什麼爭議呢?凡是共產黨沒有一個好東西,它們全部都是為了個人的私利,為了一黨的私利,不顧一切,不擇手段他們根本不遵守任何的法律道義,以及任何的倫理,它們殺起人來都是野蠻至極,而且殘忍至極。所以如果說,秘魯共產黨不幸掌握了秘魯的政權,那麼可想而知,秘魯有多少人要人頭落地。

按照它的黨魁說法就是至少一百萬人,秘魯共產黨之所以如此殘暴,實際上跟毛澤東是有關係的。中共推銷毛澤東主義,毛澤東主義歸根結底是什麼呢?就是槍桿子裡出政權,就是在落後國家要實現共產主義,需要用長期的武裝鬥爭,要人民戰爭,實際上就是要恐怖戰爭,這個就是毛澤東思想奉獻給全世界的禮物。還好全世界各國的共產黨儘管有很多的毛派,但是真正奪權掌權的共產黨很少,幾乎沒有,儘管如此毛澤東帶給全世界,實際上僅僅是災難,他沒有帶給全世界任何好東西。

根本原因在於共產黨對人命的篾視,這種反人性反人類的理論根源,因為共產黨認為,共產黨要創造一個新世界。所以要用共產主義新人來取代舊人,所謂舊人,也就是在舊社會被污染的,應當被拋棄應當全部殺掉,為共產主義的新人讓路。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的國家,全部都是殺人如麻,或者說全部都不把人當人看一個很重要的根源。而這個根源要歸根究底起來實際上跟馬克思有關,但是跟列寧關係更密切。

好我們今天先暫時介紹到這裡。謝謝各位收聽,下次再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