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曹地府 古往今來放過誰?你可來了!(圖)

2017-03-13 09:00 作者: 黃宜軒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圖片來源:Pexels)

數千年來,中國、印度、東方文化的政治、教育、道德等都植基於「因果」報應的思想基礎上。古人忠孝傳家,行善積德,對於天地神明心存敬畏,深怕言行不善會導致果報上身、天打雷劈的下場,因此皆崇尚「道德」,並傳之子孫後代。

傳說,陰曹地府有一幅寫給陽間的對聯:上聯云──「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云──「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你可來了」,聞之令人膽寒!

善惡有報是天理

《周易・坤》:「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俗諺亦云:「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可是,我們有時只看到別人行善或作惡,卻看不到相應的「果報」,怎麼會這樣?

舉例來說:某人熱心助人、造橋鋪路,是鄉里間公認的大好人,可是家中飛來橫禍,接二連三遭遇不測;某人虛偽狡詐、誆騙斂財,卻享盡富貴、逍遙法外。於是,每每有人大嘆:天理何在?蒼天無眼!

老天爺真的看不見好人的努力和惡人的可惡嗎?神明不保佑善良人卻庇護讓人恨的牙癢癢的壞人?不是這樣的,這可誤會大了!其實,人眼所見有限,「因果報應」的道理不是我們渺小的人類所能看清全貌的。

中國儒家論因果,講的是祖宗、本身、子孫三代;佛家所說的因果,則是指本身的三世,即前生、現在、後世。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什麼都報。」試問:誰看得見別人的「前世」?又或者看得見別人的「來世」?有些不信神的人,甚至不信「輪迴」之說,認為不科學、看不到「證據」,只能說「信者恆信」、「姑妄信之」,您若不信,萬一陰曹地府那對聯所言為真,人生在世一言一行都做了記錄,善惡有報是真理,到時悔之晚矣!

自古以來,不論是各行各業的尋常百姓,抑或為官之人,都希望積德行善,為子孫培養後福,讓後代昌盛。三國時期蜀漢開國皇帝劉備臨終時,殷殷叮囑,交代他兒子:「毋以善小而不為,毋以惡小而為之。惟賢惟德,能服於人。」劉備以一個帝王的高度尚且如此注重後代的教育,也給後人留下了很好的典範。

家庭教育、學校教育都是要以教人做一個「好人」為本,培養一個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才能去發展其他的知識和才能,如此,社會、國家乃至世界才會有光明美好的未來,不是嗎?

朱柏廬陰間審案

明末清初著名的理學家、教育家朱用純,字致一,自號柏廬,生於明萬曆45年(1617年),著有聞名於世的《朱子家訓》,亦稱《朱柏廬治家格言》,全篇525字,是以家庭道德為主的經典啟蒙教材。

其中有一些警句,放在現代來看,依然深具教育意義,例如:「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器具質而潔,瓦缶勝金玉。飲食約而精,園蔬勝珍饈」等。

朱柏廬一生品格端正、好道揚善,受到當代人的敬重,神明亦知他為人正直,遂有幾次被陰司請去審事。

有一次,朱柏廬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看見有很多人來迎接他,把他接到一個很大的衙門,回顧自己,身穿冠履袍服,便即升座審案。

此時,看到一個被帶來大廳的人的神識,原來是認識的一位鄉人,朱柏廬知道他本性善良,曾敬奉神明,禮誦經文,後來不知為何踏上歧途,為非作歹,造下很多惡業,卻又無善事可以彌補抵銷,按冥律判決,注定轉為畜類,投入狗胎。

朱柏廬念在他曾經信佛修道,心中不忍,便試著詢問他:「你從前學習過的經典,還記得嗎?」只要他尚且記得佛理,可見本心不惡,或許尚有挽回的餘地。但那人卻一臉茫然,回答道:「我全都不記得了。」

柏廬又在手裡寫了一個「佛」字給他看,再次問道:「這個字你還認得嗎?」那人搖搖頭:「我不認得。」柏廬不死心,仍想給他一線生機,又問:「你以前持誦過的經典,難道也忘記了嗎?」他仍然回答道:「我不知道了。」柏廬無奈,嘆了一口氣,只得命令左右把一張狗皮披在他身上,只見那人瞬間向地上一滾,就變成了一隻狗,搖頭擺尾而去。

柏廬醒來之後,十分惆悵,天一亮,就讓人速到某家去打聽,回覆說:「其人已經於半夜罹患急病而死。」柏廬感嘆不已,本來不想公開說這件事,後來為了使周圍的人引以為戒,以免墮入畜生道輪迴,才將此事說出。

侵盜賑米罪難饒

又有一天早晨,朱柏廬連呼某人好可憐,這人也是他原來認識的。學生不解其故,問他:「某人現在正得意呢!他在某地為官,聽說地方上遭遇荒年,百姓受苦,但他賑飢安邊,賺了好多錢財,您為何說他可憐呢?」柏廬說:「正是為了這件事,你看著,不久之後就有滅門之禍了。」

學生問:「何至於此?」朱柏廬告訴他:「你仔細想一想,流年不利,百姓遭受荒年,流離困苦,無以為繼。朝廷勒令發米賑濟,本是救命之舉,地方官員如能實心奉行,一家數口人多領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長了三日五日的壽命,不至於餓死了。

可是他竟然昧著良心,見死不救,只顧著自身從中牟利,該給兩口米的,減少了一口;該給一石粟的,少發他五斗;設廠施粥,逼迫大戶者要捐米捐銀,開消公用;粥中又偷工減料,和入冷水石灰,還限定一人一碗;也有來遲了吃不到的,白白的趕來又用盡力氣,忍著飢餓離開,倒弄得更多人死去。

官府對人民的死活漠不關心,沒有半點良心,甚至希望死者多,食者少,就可以從中牟利,多貪幾擔米,多賺幾萬兩銀子,害死那麼多黎民百姓!這罪孽哪得不深重?實在是人神共憤,不可原諒!

昨夜我夢中呈上來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畫押,要上奏天曹。我仔細審閱卷宗,正是這起侵盜賑米的官吏罪案。罪的輕重,按照他侵盜的多寡來定。輕者暴死,重者滅門,貶入地獄,轉世為牛馬、犬豕。今某人之罪,正犯了極重的一條。親友有幫著辦事分贓的,罪亦不能免除,不久就要勾到了,所以我深深為其嘆息!

地府有一幅對聯:『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你可來了』。冥報全視人世間所為而定,命好者必定是循天理而行,命差者更要改過遷善,不可再做傷天害理之事。你們切記,日後倘能出仕為官,總要時時存愛民之心,勿忘初衷,萬萬不可假公濟私。恐怕某人一家,很快就要有凶信傳來了。」

果然不出柏廬所料,隔了月餘,傳來消息,說某人全家染上時疫,父子四五口,不出數日,相繼死亡,朱柏廬的話果然應驗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