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蛤蜊哀泣!蘇東坡勸吃素的諫言詩(圖)


啖肉若狂的大文豪蘇東坡何以後來止殺茹素?《我哀藍中蛤》這一首五言韻詩飽含著詩人怎樣的悲憫情懷;口腹之慾與生靈的苦難如何引發了詩人細緻深切的感懷;詩中提到的人物和典故又有著怎樣的傳奇過往。請與小編一同品讀蘇東坡留給我們的泣淚諫言,尤冀能在字裡行間讀出我們今天淡漠已久的生命思考,重新開啟早已木然塵封的心靈內省。

《我哀藍中蛤》

我哀籃中蛤,閉口護殘汁;

又哀網中魚,開口吐微濕。

刳腸彼絞痛,過分我何得;

相逢未寒溫,相勸此最急,

不見盧懷慎,蒸壺似蒸鴨;

坐客皆忍笑,髡然發其冪。

不見王武子,每食刀幾赤;

璃璃載蒸豚,中有人乳白。

盧公信寒陋,衰發得滿幘;

武子雖豪華,未死神已泣。

先生萬金璧,護此一蟻缺;

一年如一夢,百歲真過客。

君無廢此篇,嚴詩編杜集。

翻譯

可憐的蛤蜊,在籃子裡緊閉著嘴,死守著生命里最後的一滴水。

可憐的魚兒,在網子裡拚了命的吐著水泡,只想抓住最後一絲濕潤。

眼裡看著它們被開腸破肚的痛苦,你的心怎麼能無動於衷呢?

我急迫的想奉勸你(此詩是蘇東坡寫給陳季常的)

可曾聽過盧懷慎的故事?他因不捨蒸鴨就以酒代替。

當他把壺上的巾布拉開時,席上客人都忍住不敢笑他。

有否聽過王武子這個人,他每餐都弄得到處鮮血淋淋。

又常用琉璃蒸乳豬來吃,小豬身上還留著人奶的乳汁。

盧公一生廉潔簡陋,死去之時大家為之傷心懷念。

武子一生雖然奢侈豪華,未死連天神都已為他的奢侈行徑感到悲憤。

縱然你有萬貫家財,也請守護著你那顆悲憫的情懷。

人生如夢,就算能活到百歲也不過只是個過客。

請君記住我所說的這番話,千萬切記。

 

唐宋八大家中的蘇東坡不但詩文俱佳,書法繪畫也堪稱一絕,他對美食方面的研究與喜好更是眾所周知,並且寫過無數的詩文如《菜羹賦》、《食豬肉詩》、《豆粥》、《鯨魚行》以及著名的《老饞賦》,來反應他對飲食烹調的濃厚興趣和品嘗佳肴美味的豐富經驗,但在「烏台詩案」被貶黃州後,因為與佛法的接觸,又一方面與質樸的農夫、漁民為友,以大自然為家,蘇東坡的心性有了轉變。

他對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悟,在飲食上也漸由不殺豬、羊等大型動物,進而連雞、鴨、蟹、蛤等都在禁殺之列,有人送他螃蟹蛤蜊水產物,他也投還江中,雖明知蛤無復活可能,但也比放在鍋里煎烹的好。他並恨自己未能忘味,不能吃全素,只好「勉勵」自己只吃「自死物」,不為口腹操刀殺生。

在被貶黃州的那段日子,一次蘇東坡去岐亭看望他的好友陳慥(字季常),途中想起前一年去陳家時,陳家殺雞捉鴨,盛羅酒食來招待他的情形,蘇東坡不忍為口腹之慾而讓殘忍的殺生再次重演,所以一見陳慥便先聲明,千萬不要為他殺生。之後又做了這首「我哀籃中蛤」的泣字韻詩(即岐亭五首之二),寄到岐亭勸說陳慥戒殺。陳慥讀後不但接受了勸告,甚至陳慥的鄰里讀了這詩,都說「未死神已泣」太可悲了,受此感化,多人不再吃肉。

魚蛤雖小,但皆有情,被烹剎那,亦痛亦懼。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