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摩羅什:一個對中華文明做出卓越貢獻的新疆人(圖)


克孜爾千佛洞前的鳩摩羅什像。
克孜爾千佛洞前的鳩摩羅什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國人都知道「玄奘西天取經」的故事,其實早在玄奘大師之前,還有一位鳩摩羅什大師,為翻譯佛經事業做出不朽貢獻,同為中國佛教史上屈指可數的幾個偉人中的一個。

一千六百年前,中國歷史上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人才大戰」;佛學大師鳩摩羅什被中國皇帝以最隆重的方式「搶」到長安,從此不但改寫了新疆史,而且改寫了中國的佛教史和中國文化史,由此翻開中華文明史上燦爛一頁。

那年鳩摩羅什大師58歲,幾年裡發憤苦讀,完全掌握了漢語,加上精通梵語、西域語和印度語,通曉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以及大乘佛教,鳩摩羅什大師一共翻譯了380多卷佛經,大乘佛法從此傳入中國,與世世代代的中國人結下不解之緣。他翻譯的《金剛經》在中國家喻戶曉,成為中國佛教的根本經典;《維摩經》《大智度論》《妙法蓮華經》《坐禪三昧經》等則是許多學佛者的必讀典籍,今人似乎感受不到這些經典的力量,但正是有了這些經典,深深影響了中國傳統文化,我們日常所使用的「世界」「剎那」「智慧」「意識」等等詞彙,都是來自佛經,它不光是豐富了中國的語言文化,同時也開啟了中國人的心智。尤其是唐、宋、明時期的文學、以及宋、明時期的理學等都受到這些經典的影響。可以說,如果沒有鳩摩羅什大師,中國文化和中國人的生活可能會是另外一個樣子。

就是這樣一位偉人,卻走過極其坎坷和磨難的人生,常年幽禁,三次逼婚,命運跌宕起伏,經歷傳奇不凡,鳩摩羅什大師於公元413年在長安圓寂。他在圓寂前曾發願說,如果自己所譯經典這件事做的是對的,那麼在火化時舌頭不爛。果然在法師圓寂後,他的舌頭完好如初,如今被安放在西安郊外一座宏偉的寺廟羅什寺中的舍利塔下。

毫不誇張地說,鳩摩羅什大師是千年以來古今中外知名度最高、個人影響最為廣泛的一位土生土長的新疆人。令人不解的是,長期以來,這位前無古人的大學者卻受到後人不可思議的冷落。

這樣的偉人,如果是在西方,一定有用他名字命名的城市,如果是在內地省分,各地政府一定會爭先恐後給他樹碑立傳以提升地區知名度;如果是在西藏,人們一定會給他大蓋寺廟頂禮膜拜,就像他們歷史上的蓮花生大師那樣。

但是在中國,在新疆,除了個別的研究者之外,幾乎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位智者;相比之下,東南亞各國和香港、臺灣以及日本人對他卻是如數家珍,僅日本佛教徒就捐款五百萬美金重新修復西安羅什寺,還設立鳩摩羅什研究基金會,出了許多專著。

根據歷史的真實記錄;「西域諸國,咸伏神俊。每至講說,諸王長跪高座之側,令什踐其膝以登焉。什道流西域,名被東國。」(《晉長安鳩摩羅什》)這段記載很有意思:西域那些國家對鳩摩羅什大師的學識風采無不服服帖帖。每到他開講座時,國王們都跪在那裡,請鳩摩羅什大師踩著他們的膝蓋登座講課。鳩摩羅什大師和大乘學說一時傳遍了西域,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如來藏因果文化感召下,當地民風淳樸,社會和諧,風光秀美,物產豐盛,過了幾個世紀的好日子,直到十一世紀才畫上句號。

鳩摩羅什大師七歲就跟隨母親在各地參學,先務小乘,後習大乘。最後名滿天下。龜茲王親自前往溫宿國,迎請鳩摩羅什大師母子回國教化。龜茲國原屬小乘的教法,鳩摩羅什大師廣開大乘法筵,聽聞者莫不歡喜讚嘆,大感相逢恨晚。周邊國家受其影響全部轉為大乘佛教,一直遠達高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