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蠍相鬥!盤點毛澤東與周恩來的十次衝突(圖)


周恩來與毛澤東面和心不和,一生都在明爭暗鬥。
周恩來與毛澤東面和心不和,一生都在明爭暗鬥。(網路圖片)

一、寧都會議

寧都會議前,1931年12月,周從上海來到瑞金,取代毛的蘇區中央局書記一職。最初這一職務就是周擔任的,但由於周不在江西,而由毛代理。1932年10月,在寧都會議上,任弼時、項英等免去了毛的紅軍總政委一職,由周接替。同一個月,周任命自己派系的劉伯承為總參謀長。周派的另一成員陳毅,之前已是江西軍區總指揮,1933年兼任西方軍總指揮。寧都會議後,毛的軍事指揮權先被朱德和周取代,後又被博古和李德接替。

二、遵義會議

1934年,長征開始後,紅一方面軍主要由林彪和彭德懷的部隊組成,兩人是毛在軍隊中的支柱。周派的劉伯承仍為參謀長,陳毅則被留在了江西。1935年,遵義會議,毛成為軍隊的實際指揮者,周保留名義上的指揮權。

經過毛兒蓋時,周重病,昏迷不醒,毛自行宣布接替周的軍事指揮權。之後,周病癒,也沒有提出反對。

三、長江局

1938年,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周和王明在武漢主持長江局,堅持「一切經過統一戰線」,與蔣合作。後來,周在整風運動中作了檢討,「一直考慮到我是否也如王明,敵我不分,這才使我猛醒。」

四、新四軍

1941年,皖南事變後,陳毅任新四軍軍長。自從在歐洲結識周之後,陳毅一直都是周派的重要成員,於是毛又派了劉少奇任政委,鄧子恢任政治部主任。劉少奇是毛培養的接班人,鄧子恢是毛在江西的嫡系。劉少奇後又兼任華中局書記,不僅是陳毅的上級,也取代了周的南方局的地位。

1942年,劉少奇回延安,饒漱石接替任政委,華中局書記,直到1949年後任華東局書記。

五、整風運動

1942年,整風運動,周作為「經驗主義」的代表受到批判。周檢討,「我連續犯了罪過」,「中心關鍵在於反毛」,「寧都篡軍為最高峰」。為此,共產國際的季米特洛夫專程向延安發信,表示不應當使周孤立於黨,毛復電季米特洛夫,表示其與周關係非常好,並無矛盾。

六、高饒事件

先是1952年的「五馬進京」,高崗、饒漱石、鄧子恢、二野政委、西北局書記五人到中央任職,分別為副總理等職務。這麼做有兩個原因,一是1949年後,形勢發生轉變,國務院的權力大增,因此毛讓五人分周的權,二是為下一步倒周作準備,可以說是先守後攻。

七、反冒進

在之前的失敗後,毛意識到,要倒周,先要翦除周在軍中的羽翼。劉伯承,擔任軍事學院院長,各級軍官都做過他的學生,儼然是新的「校長」,因此展開對他的批判。《李作鵬回憶錄》提到,彭德懷先前說,蘇聯是軍事強國,不學蘇聯學誰?後來為了批判劉伯承,又說軍事上學習蘇聯是教條主義。

八、文革

文革時期,毛利用紅衛兵打倒了劉少奇。1967年,江青讓紅衛兵包圍了周的住處,先不急著衝進去,觀察各界的反應。如果沒人來救周,就衝進去,像揪鬥劉少奇那樣揪鬥周。後來,估計是陳毅帶人把周救了出來。周對斯諾說,「我的一個朋友,把我救了出來。」

九、七二〇事件

1967年七・二〇事件之後,周讓陳再道跟他回北京,保他沒事。表面上是為了毛的安全,實際是鼓勵了那些反對毛在軍隊中文革的人。《吳法憲回憶錄》記載,陳再道到了北京,被圍著批判,周說了一句,「你這是背叛毛主席」,陳再道以為周的意思是不再保他了,嚇的暈倒。其實後來並沒有遭到嚴厲的處罰,周信守承諾,保護了陳再道。

當時,正是毛在軍隊中文革的關鍵時期,毛想讓江青插手軍隊事務,但遭到聯合抵制。毛到武漢,正是為瞭解決陳再道,從此推動軍隊文革。這一計畫被周破壞,後來江青沒能介入軍隊。

十、右傾投降主義

九一三事件後,周去見毛,說:「主席,大權還在你手裡。」此時,毛在軍隊的兩大支柱林彪、彭德懷,在行政方面的兩大支柱劉少奇、高崗,都已經損失殆盡了。再看周派,周培養的接班人陳雲並沒有被打倒,只是坐了冷板凳。賀龍、陳毅不在,劉伯承、粟裕雖被批判,但還有復出的機會,聶榮臻也只是靠邊站。周派明顯強過毛派,周的意思是說,他無意趁九一三事件奪權,希望毛和解。但毛並不理會,後來周對自己的工作人員說,「你們不明白,事情還沒有完。」

毛先反擊「右傾回潮」,又批林批孔批周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