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生——採訪「神韻」長笛演奏家李佳蓉(組圖)



「神韻紐約藝術團」長笛首席李佳蓉。

李佳蓉像所有學音樂的人一樣,從小便懂得自律,也學會了與自己獨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在琴房裡寂寞地練習著,直至每個音符都成為摯友。不為金錢而演奏,也不為競技而登台,她始終對人生的意義百思不解,茫然中一次次與自己的內心對話,一路走來哭過、笑過,卻不曾想過放棄。一些人沿著音樂的道路打開了「成功」之門,而她卻在優美的旋律中尋找著人生的真義。

影片LeConcert《交響人生》中,那場音樂會與雪夜荒野裡空手拉琴的片段相互交織,似乎是很多音樂家不懈努力的寫照,對於李佳蓉來說,音樂到底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才能讓自己的人生更有價值呢?

在一個秋日的午後,記者採訪了李佳蓉博士,傾聽她在追尋人生、音樂真義中的苦樂憂思,就像是聆聽莫札特的一個慢板樂章,溫暖、真誠、恬靜。

問:談到音樂家,人們心目中常常是那些獨處琴房、在寂寞中磨練技巧的身影。那種單調和枯燥讓許多人望而卻步。作為音樂家,你覺得人生最艱辛的是什麼?

李:讀博士的最後一年對我來說是整個人生中最迷茫的一年,別人要畢業了都有一種快樂的期盼,終於要完成學業了,而我卻常常會哭,因為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樣走。找一份不錯的工作於我並非難事,但是我內心對音樂,對人生意義的思考經常折磨我。驀然回首,人生走了這麼一段路下來,卻忽然不知道自己學音樂到底是為了什麼。我覺得自己迷失了,冥冥中我總覺得學音樂是為了幫助別人,可我卻不知道怎樣去幫。

我對自己畢業後的人生規劃不是很清晰,但我想也許可以去教學,做這個我會開心,因為可以幫到別人。我也希望音樂可以令社會大眾受益,不是僅僅局限在音樂界人士或愛好者。另外,很多時候我去聽各種交響樂團的演奏會,都無法被感動,即便是世界頂級的樂團,大師級的演奏。他們的音樂處理很細膩,指揮很厲害,合奏默契也相當好,但是拋開這些,音樂本質的東西並沒有觸動我的心靈。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但有一點我是很明確的知道,我不想用音樂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在此之前,我一直努力的學習,證明了自己兒時的夢想是可以成真的。

問:什麼機緣讓你有了一個兒時的夢想呢?

李:小時候跟媽媽到街上只要聽到音樂就會隨著節拍手舞足蹈,儘管從沒有人教過我跳舞。那可能就是我和音樂的緣份。

父母為了改變我好動的天性,想用一樣樂器拴住我,於是讓我在8歲開始學鋼琴。慢慢的性格真的開始沉靜了一些,11歲那年,有一天在電視上看到台灣「長笛公主」賴英里吹奏迪士尼的主題曲,覺得真好聽啊,於是我就決定副修長笛。

剛開始學音樂時,從不會到會的過程,常常令我很有成就感,覺得自己很厲害,夢想著長大成為世界級的演奏家。而我的人生道路也一直比較順利,一步一個腳印,不斷完成既定目標,畢業後來到波士頓讀碩士,突然發現世界太大了,發現自己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然後我開始思索我的音樂道路、人生目標。剛開始學音樂時,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讀碩士博士這五年,我從新開始審視自己的價值觀。世界上各行各業的精英很多,而我為什麼要鑽在音樂裡,窮盡一生的時光是為了甚麼?多一個在音樂上技巧很厲害的人,於這個社會、這個世界又有什麼差別呢?我可以更上層樓,但是自已永遠不會是最厲害的,因為藝術的殿堂沒有止境。

我不停的追問自己為什麼要學音樂。那時回想起當年吸引自己學長笛的電視節目,想到音樂對人的感染力。如果我的音樂可以讓人們暫時忘卻俗世中的一切煩惱,沉醉其中,我也會很快樂,同時我一直覺得音樂是用來幫助別人的,當然首先自己要不停的學習,長進。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幫助別人。似乎除了教學,我能做的也不多。


李佳蓉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讓人們暫時忘卻俗世中的一切煩惱,沉醉於音符中。

問:你說博士畢業那一年很迷茫,也曾想過做音樂教學,後來為什麼選擇加盟「神韻藝術團」的?

李:畢業後一位朋友給我發來了一份招聘信和「神韻」網站的鏈接,當我看到這個團體的宗旨是:用中國古典舞,音樂復興失落的中國傳統文化,這讓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對了!就是它!」文化復興一點就讓我很感動,很期待。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會接觸到真正的普羅大眾。後來我觀看了很多演員的視頻採訪,深深的被他們對藝術的真誠所打動。

來到「神韻」面試的那一天,他們給我一份視奏譜,是「神韻」作曲家譜寫的東方味道的曲子,那是我從未接觸過的,但我並不覺得陌生,當場就把它們吹奏出來了,音樂方面的詮釋我馬上就有自己的想法,中國味道的旋律是那麼的美。

在吹奏時,有些地方我心裡聽到的就是竹笛的聲音,我不敢說我做的多麼到位,可是我自然的就有那種對中國音樂的感受,這對我來說很神奇,因為我以前從沒吹過中國音樂。

可能因為我是東方人,雖然一路在學西洋音樂,但是我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是西方人,因為那不是我的文化,不是我骨子裡帶來的東西,我必須通過學習才可以獲得。這種東西方的融合,使我反而覺得找到自己要的了!

在西方音樂體系裡我被訓練了多年,能夠精準地把握音準、節奏、力度,以及對音樂細膩的詮釋,同時我血液裡流淌的就是東方人的文化,我覺得自己真的自由了!現在回頭看,才發現自己多年的訓練學習都是為了今天要做的事情,考試那天晚上在紐約林肯中心看了「神韻」晚會,我哭了很多次,被深深打動了。第一聲大鑼響起,大幕一拉開,整場的氣勢深深的震撼我,我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那是第一次啊!我去聽過那麼多次音樂會,當然曾經有過那種很感人的音樂會,通常都是演奏家都很老了,或許那就是他(她)的告別演奏會,以後沒有機會再聽到他們的現場演奏了。像這種管弦樂團這麼打動我,我敢說這是人生頭一次!演出中的每一個節目都讓我那麼感動。

結束後我跟身邊的男友說,我是這麼的自豪,我們的文化是這麼的美。儘管我沒有在樂池裡,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自豪感。看到自己的文化在西方社會裡可以這樣被弘揚,而且做的這麼好,很真誠,很純淨,很令我感動。因為剛考完,我還不知道自己是否會被錄用,但是我充滿期待,能參與「神韻藝術團」是我最大的榮幸,對我來說太有意義了!因為晚會中有那麼多的元素,你能看的出來,有多少人在幕後付出了多少心血,才可以完成一個這樣的大製作。

也許這近百人的團體裡只有一隻長笛,我希望那個人就是我,希望能夠加入「神韻」這個綜合了舞蹈、音樂和舞台藝術的團隊,成為其中的一員,而不是像以前一樣,夢想自己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看一台晚會看到感動落淚的地步。演出結束謝幕的時候我又哭了,舞蹈演員出來亮相,和觀眾揮手道別,連樂池裡的音樂家們都站起來,很高興地和觀眾揮手致意。對我們這些觀眾來說,很感動,因為藝術家從來沒有和觀眾那麼親近,那一刻我好希望我是那個站在樂池裡與觀眾揮手的人,和觀眾說「再見了,歡迎你們明年再來看啊!」

後來有幸加盟「神韻藝術團」後,感受到大家專注在音樂裡所產生的能量,而觀眾會聚精會神地看,台上台下的那種互動,整個劇場裡充滿了能量,我常常眼圈會紅,眼淚會流下來,但是不能哭,哭了鼻子塞住了就不能吹奏了。那種能量遠遠超越我以前所想——用自己的音樂帶給人片刻的享受。我不覺得是我,而是整個場上的那種氛圍在感動觀眾,這就是藝術的境界。藝術不是單向的,不只是我們把音樂傳達給觀眾,而是雙向的。

記得在歐洲巡演的時候,你知道歐洲的觀眾對藝術一向是非常挑剔的,在演出中間的時候會比較沉靜。我開始還以為我們不夠好,但是每次謝幕時他們的掌聲,那種被深深打動後的掌聲和全場長久的起立鼓掌常令我感動不已。演出時我都沒有想過要刻意努力去打動觀眾,就這麼自然而然地發生著。

在「神韻」這短短的兩年裡,我感受到自己在藝術上的提升,擁抱真善忍的喜悅,我找到了音樂的真諦,人生的真諦。藝術沒有完美,沒有終點,我盡情享受這個過程,不斷的向上攀登新的高度,永無止境,身心愉悅。

作為音樂家,我們都知道,藝術是無法偽裝的。音樂一出來,你的真誠加在裡面,觀眾就可以接受到。我以前當學生或沒來「神韻」之前,從沒有這麼深的感受。


李佳蓉表示,在「神韻」裡,她感受到自己在藝術上的提升,擁抱真善忍的喜悅,從而找到了音樂的真諦,人生的真諦。(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問:你說你希望是那個樂池中的人,而不一定非要站在舞台上成為焦點,但後來你隨著「神韻交響樂團」到卡內基音樂廳演奏,當時是什麼感覺?

李:那也是我第一次在卡內基演出,當時覺得:「哇,天哪,竟然會有這麼一天,而且到來的這麼早。」兩年過去了,到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是歷歷在目、珍貴無比的經歷。因為是我們的第一次,所以指揮和我們所有樂團的成員都非常的期待,我們四隻長笛配合無間,沒有你是第一長笛、你是第二長笛,相互競爭、顯示的心態。很多曲目都是由「神韻」音樂改編的,但是規模變大了好幾倍。在「神韻」晚會的樂池中伴奏不可能有那麼大的規模和氣勢。頭天晚上很興奮,有點緊張,我們知道我們在創造音樂界的傳奇,所以大家都無比珍惜,無比齊心。

演出時有個很神奇的感受,對觀眾來說,可能看到我們在全神貫注的演奏,其實有一刻,我有八個小節不需要吹奏,我輕輕的閉上眼睛,很驚異地發現音樂自己流淌出來,不是我們奏出來的。指揮與我們之間很默契,音樂自己就在流淌,真的像是神助,神的賜予。很多音樂家都感覺那個能量好強大,如此美妙,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演奏出來的,任何一次排練都沒有達到過那種狀態。

問:沒想到在卡內基演出,更沒有想到會表演長笛二重奏吧?今年的演出與往年有什麼不同嗎?

李:是的,第二年(2013年)我和同事Lana演奏了一首德國音樂家的作品,很浪漫的曲子,我們首次合作,一個東方人,一個西方面孔,我們彼此非常慶幸能與對方合作,默契無間。很多觀眾稱我們的配合精準,好像一隻長笛吹出來的,我們兩人同台很有趣,那是很令我珍惜的一段美好回憶。

2014年的「神韻交響樂團」的巡演將於10月4號從波士頓開始,佳蓉透露今年的音樂會將有一首三把二胡的協奏曲以及三把小號的協奏曲,精采可期。觀眾也會欣賞到西方交響樂的經典之作以及「神韻」著名聲樂家們所帶來的神韻經典曲目。

她說:其實,最具挑戰的是第一年,有了前兩年的合作經驗,今年保證會帶給觀眾更加美妙的音樂饗宴。

李佳蓉簡介:

「神韻紐約藝術團」長笛首席李佳蓉,畢業於台灣中山大學長笛專業,後獲全額獎學金就讀於美國波士頓大學長笛專業,取得碩士學位,後在美國奧斯汀德克薩斯大學獲長笛博士學位。她曾在台灣高雄市音樂比賽中獲一等獎,在美國國家青年藝術家大賽中南地區長笛藝術節中獲二等獎,德克薩斯大學交響樂團協奏曲大賽中獲冠軍,德克薩斯州巴特勒音樂學院認可的傑出博士生演奏音樂會演奏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