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美的為何都沒好下場?(圖)


反對美國的不是戰爭狂人就是專制獨裁者。
反對美國的不是戰爭狂人就是專制獨裁者。(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美國不是天堂,美國人也不是天使,美國也經常犯錯誤。但是,反對美國的不是戰爭狂人就是專制獨裁者。那些反美愚頑全都作為反面角色載入了史冊,有的被永遠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比如德國法西斯。提到美國,戈林大叫,那個流氓的國家,土匪的國家。戰爭前夕,羅斯福提出一個和平範圍,希望希特勒保證不會進攻這些國家,基本是英國勢力範圍中的國家。希特勒在國會演說中回答,德國人以前希望得到和平,但是求和的代表遭到的羞辱比蘇安族的酋長還要嚴重,藉此羞辱美國的印第安政策。最終,他和他的戰爭機器被美國為首的盟軍粉碎。再比如當年稱霸亞洲的日本,幾乎沒有對手,但最終還是被美國征服。亞太地區的國家的解放,固然得力於本土人民的頑強抵抗,但沒有美國給予的致命打擊,日本是不會乖乖投降的。

比如所謂的冷戰,一個以蘇聯紅色帝國為首的陣營,實行的是反人性的烏托邦實驗,一直把美國視為首惡,宣傳機器沒有一天停止抹黑美國,發誓要打倒美國,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但是最終,克里姆林宮塔頂上的紅星墜落,東歐一片國家倒戈。鑄就那段歷史的斯大林以及各衛星國的黨魁,除了個別的叛逆,都是血債纍纍的獨夫民賊。其中最著名的有齊奧塞斯庫、波爾布特,他們的祖師爺就是列寧。

再比如冷戰以外的中間地帶利用所謂民族解放鬥爭攀上權力頂峰的專制獨裁者,不但仇視美國的政治制度,也仇視美國自由文化的滲透力,仇視美國符合人性的生活方式,更不能容忍的是美國的強大。與其勢不兩立的有薩達姆、卡扎菲,但這兩人都死得很慘,遠沒有他們那麽大能耐的本拉登也死於非命。目前殘存的新生的反美恐怖組織的頭頭都是朝不保夕,ISIS的巴格達迪只能數著日子過活……

人們不禁要問,反美的下場如此淒慘,為什麽還要反美?答案很簡單,那是人性惡的一面決定的。希特勒自以為是人類良種中的良種,要消滅一切非良種,他給自己賦予了這個崇高使命,奉行「人人生而平等」價值觀的美國便是他難以逾越的障礙。列寧、斯大林等要讓人類拜服在他們腳下,像機器人一樣按程序指令亦步亦趨,否則就處死,或者送進勞改營改造,而主張四大自由的美國不是敵人,難道還是朋友?同樣,薩達姆、卡扎菲等人要實現個人和家族無上的權力,不與主張權力來自人民的美國打架幾乎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們看到,因為生存需要,中越古三國不反資了,也就開始容美了。

只剩下一個還在起勁反美的魔頭,這就是金三,可是他捅了大簍子。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不得不與其切割。這種動向使得體制內外五毛很緊張,很上火。環時的評論忽左忽右,出現神經官能症的症狀。如某教授說「現在我覺得如果說美國在走軍事道路的方向上一意孤行的話,其實我們中國也完全可以考慮把臺灣問題跟朝核問題可以聯繫起來看,如果說美國不排除用軍事手段來解決朝核問題,那麽我們其實在台海問題上面的一貫立場就是我們從來也沒有排除過武力手段。」

這位教授的意思就是,你美韓打朝鮮,咱們就打臺灣。人家打外戰,她主張打內戰。網民很是驚訝,認為這女人八成是中邪了。但其實不奇怪,反美與神經中樞的分泌物長期形成反應鏈,都會出現類似由此及彼的症狀,上述大人物不都是至死不悟嗎?何況脆弱型的小女人,沒發瘋撞車、跳樓、落水或割腕,就不錯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