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顧聖嬰(組圖)

鋼琴詩人樂壇星 悲怨含屈飲恨亡

2017-09-11 03:16 作者: 美慧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顧聖嬰,首位在國際音樂比賽中獲得金獎的中國人,被譽為「中國鋼琴六聖手」。
顧聖嬰,首位在國際音樂比賽中獲得金獎的中國人,被譽為「中國鋼琴六聖手」。

顧聖嬰,首位在國際音樂比賽中獲得金獎的中國人。上世紀5、60年代,傅聰、劉詩昆、顧聖嬰、李名強、殷承宗、鮑慧蕎被譽為「中國鋼琴六聖手」,均是蜚聲海外的知名人物,顧聖嬰更是箇中翹楚。

自5歲起,顧聖嬰就展現出非凡的音樂天賦,1958年,她在第14屆國際音樂比賽中榮獲女子鋼琴最高獎。而就在人生正要起飛的2、30歲時,她卻慘遭迫害,飲恨身亡……

五十年代裏的耀眼新星

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獲奬無數的顧聖嬰是個音樂界的傳奇,她的琴音細膩真摯,風格獨特,且充滿詩意,因此被譽為「演奏蕭邦的鋼琴詩人」。

1953年,顧聖嬰開始在樂壇嶄露頭角,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演出莫札特D小調鋼琴協奏曲,獲得極高的讚賞,她的音樂之路也從此順利的展開。第二年,年僅17歲的顧聖嬰被錄取為上海交響樂團的獨奏演員,她與樂團合作演奏的蕭邦《f小調鋼琴協奏曲》備受稱譽。

1957及1958年,顧聖嬰分別獲得了第六屆莫斯科國際青年聯歡節鋼琴比賽金獎及日內瓦第14屆國際鋼琴比賽的最高獎,名揚世界。從此,顧聖嬰成了音樂界裏極為耀眼的一顆新星。

書香之家 塑造獨特的傳奇

顧聖嬰出生於書香門第,有著深厚的文學素養。
顧聖嬰出生於書香門第,有著深厚的文學素養。

顧聖嬰出生於書香門第,她的父親顧高地,是位博學儒雅之士,曾經是國軍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的秘書;抗戰時擔任國民黨軍委會國際問題研究所京滬區少將主任。母親秦慎儀是上海大同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的高材生。在家庭環境的耳濡目染之下,她自幼就喜歡音樂,愛好書法、繪畫和閱讀,有著深厚的文學素養。

顧聖嬰具有與眾不同的音樂天賦,因此,父母決定讓她接受全面正統的音樂教育和純粹性的鋼琴訓練,她3歲開始學鋼琴,5歲就上了設有鋼琴科的上海中西小學,這些啟蒙教育提供了廣闊的空間,讓顧聖嬰的音樂生涯有了很好的開始。

家住愚園路的顧家與著名翻譯家傅雷關係匪淺,傅雷還曾為顧聖嬰編寫百餘篇適合兒童教育的文章,讓她學習中國傳統的文化,這些意境高遠的經典文學,雖然不同於當時的顯學,卻讓顧聖嬰幼小的心靈,受到了中華文化的薰陶。

獲得國際權威評論家的賞識

顧聖嬰除了天資聰慧、優雅謙遜外,更是個勤奮好學的好學生,每天彈奏10多個小時鋼琴似乎是家常便飯的事。

一位曾經在莫斯科和顧聖嬰同班的同學周廣仁曾經如此描述她:

「1962年,我們一起參加了中國青年音樂家演出團赴香港和澳門演出,天天生活在一起,我常被她的勤奮所感動。每天她練完琴,就像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全身濕透了。」

「她練琴一絲不苟,在藝術上精益求精,技術要求準確無誤,音樂表現上感情投入,既有抒情詩意,又有豪邁的激情。她有一種分秒必爭的精神,有非凡的記憶力,她能做到看譜背譜,不一定要通過彈奏來背一首樂曲。所以她利用一切時間來學習,我們在火車上旅行的時候,她總在看樂譜『練琴』。」(周廣仁〈難忘鋼琴詩人顧聖嬰〉)

已故指揮家李德倫曾憶述與顧聖嬰的相識:

「1957年,顧聖嬰去莫斯科參賽,我當時在莫斯科留學,每天都從學校往中國代表團的駐地跑,我發現,顧聖嬰原來是個拼命三郎,她練琴一般從早晨開始,一直練到下午,中午不吃飯……我對她說,小顧你這樣不行呀,不吃飯怎麼行,但她不聽我的,依然沒日沒夜地練琴。我沒有辦法,只好拉她出去吃飯,或者買好飯給她吃。但飯常常是擱在那裡涼了……」(朱振威〈中國鋼琴界的流星——顧聖嬰〉)

顧聖嬰的認真勤奮是大家公認的。她一直默默的在自己熱愛的鋼琴世界裏努力的傾注生命的熱情,當然也正因為如此,她獲得了國際上的許多資深、權威評論家的讚賞。

悲怨含屈飲恨亡

以顧聖嬰的音樂天賦和勤奮,本來有望成為世界一流的鋼琴演奏家,但卻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文革風暴改變了她的人生。

文革初期,上海音樂界成為遭受迫害的重災區,顧聖嬰所在的上海交響樂團就有多位優秀人才被迫害致死,但誰也沒料到,爲國家爭取了無數榮譽的顧聖嬰也成了被批鬥的對象。

1967年,在上海交響樂團的排練廳中,造反派把顧聖嬰揪到排練大廳的舞台上,當著樂團全體工作人員的面,一個壯漢撲了上來,狠狠的抽了她一記耳光,揪住她的頭髮,要她跪下向毛澤東謝罪,宣布她已被定性為「白專典型、裏通外國的叛徒、修正主義分子、歷史反革命的子女……」並告訴她明天批鬥會的主角就是她,要她交代自己的罪行。就在這個曾經讓她展露頭角、神采飛揚的地方,羞辱如漫天的雪花般向她撒來。

被批鬥後,顧聖嬰的領導、同事和親友也都受到牽連,有的被捕,有的自殺,有些就算僥倖逃過一劫,卻再也不敢與她笑臉相視。

批鬥完,天色已黑,受盡屈辱的顧聖嬰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路邊貼滿了大字報,一個個「火燒」、「炮打」的字跡觸目驚心地映入她的眼簾,風吹著大字報破損的邊緣,發出低切而又悲涼的聲音,回到家,吃完飯後,她癱倒在沙發上,向媽媽和弟弟哭訴當天的經過。媽媽和弟弟聽完,三人抱成一團,泣不成聲。

顧聖嬰和她的媽媽及弟弟顧握奇開煤氣自殺,父親顧高地早前被誣為「歷史反革命」入獄。
顧聖嬰和她的媽媽及弟弟顧握奇開煤氣自殺,父親顧高地早前被誣為「歷史反革命」入獄。(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1967年2月1日凌晨,一輛疾駛而來的救護車在愚園路旁的一條小巷弄前停了下來,擔架上抬著兩女一男,因開煤氣自殺,已經沒有了氣息,這三個人正是顧聖嬰和她的媽媽及弟弟顧握奇。醫生匆匆寫好死亡鑒定後,屍體立刻就被推進太平間火化,遺體火化後因無人敢認領,因此,骨灰並未留下。

一家三口就這樣走了,留下的卻是還在監獄中的父親顧高地。顧高地在顧聖嬰10多歲時就被誣為「歷史反革命」而入獄;到了顧高地1975年出獄時,顧聖嬰和媽媽、弟弟早已離開人世8年了。後來顧高地雖然得到了毫無意義的「平反」,卻在極端思念家人、女兒的情形下,孤獨的過完一生。

至於,顧聖嬰遭批鬥的那天晚上,一家三口說了甚麼,做了甚麼,沒有人知道,只留下一團未解之謎。當時人生正要起飛的「天生的蕭邦作品演奏家——鋼琴詩人」顧聖嬰,那一年,還未滿30歲,她那傾盡生命的熱情所彈奏出來的音符只能留給後人無盡的想像和思念了!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